2019年01月14日

就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的会谈结果,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及答媒体问,莫斯科,2019年1月14日

32-14-01-2019

就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的会谈结果,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及答媒体问,莫斯科,2019年1月14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本次谈判的目的是执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于“根据1956年《苏日和平宣言》,加快和平条约工作”的指示。
根据日方的建议,双方就今天不会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达成了谅解。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就今天发生的事情做些阐述。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也将在稍后给你们介绍一些情况。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根据两国领导人的指示,我们讨论了基于1956年《宣言》的和平条约的工作进程。我不想隐瞒,我们依然存在着显著的分歧。双方最初的立场是截然相反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不止一次有所提及。但两国领导人希望俄日关系全面正常化的政治意愿促使我们仍在积极开展这一对话。
今天,我们明确了双方愿意在1956年《宣言》的基础上开展工作,这意味着,最先开始的第一步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邻国日本需全面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包括俄罗斯联邦对南千岛群岛全部四岛的主权。特别是,这已经记录在《联合国宪章》以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框架内所签署的众多文件当中,包括1945年9月2日签署的文件,以及其他的后续文件。这是我们的基本立场,如果没有朝着这个方向所迈出的一步,那就很难指望在其他问题上取得任何进展。
我们想提醒我们的日本朋友,四岛的主权问题无需讨论。这是俄罗斯联邦的领土。我们还要提醒他们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日本的立法中,这些岛屿被标记为“北方领土”,而这当然是俄罗斯联邦所不能接受的。
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我们的日本同事打算怎样解决这个具体的问题?与日本国内法律有关的问题又该如何处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说的事情并非干涉内政,而是这些法律问题已涉及到了日本同事想要讨论,并且可能希望与俄罗斯联邦去解决的问题。我们正处在这条道路的起点。
我们有一点看法是共同的——必须从根本上改善两国关系,以讨论最为棘手的问题。总的来说,我们的关系正处在上升当中,经贸、投资和文化领域的关系都得到了发展。目前,两国正在互办“俄罗斯年”和“日本年”,这项活动在我国公民和日本居民当中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和非常积极的关注。双方已经举办了大约五百项活动,并且这些活动仍在继续。然而在经济方面,特别是在投资领域,我们本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多。两年前,俄罗斯总统和日本首相针对在南千岛群岛开展联合经济活动所达成的协议正在得到落实,但是落实的规模不大,也并未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仅仅在远非最具突破性的领域拟定了5个项目。今天,我们也向日本同事提出了这件事。我们商定,双方将通过有关部门,制定更加宏大的项目,以使联合经济活动得到显著的体现。
我们还提到了一些大型的合同文件,这些文件一直处于讨论阶段,许多年来都无法使其落在实处。特别是,我们所指的是,有必要就以下问题展开正式的谈判,如:有关贸易服务和投资的优惠协定;针对扩大《关于在和平利用原子能领域开展合作的政府间协议》的适用领域的磋商;有关“出于和平目的,对外层空间进行探索和利用”的协议;俄罗斯联邦与日本之间关于社会保障以及“克服免签制度推进过程中的障碍”的合约。
我们提请我们的同事注意——近年来,俄罗斯提出了许多旨在为各种不同类别的公民(商人、游客、体育与文化交流的参与者)的出行方式实现自由化,乃至实行免签制度的倡议。这是我们的全球目标。我们认为,俄罗斯和日本没有理由不转为免签制度,譬如可以从为萨哈林和北海道的居民提供旅行免签开始。
需要显著增加两国合作的第三个方面,是外交政策领域,以及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
今天,我们梳理了两国在全球问题和地区议程关键问题上的立场。我们指出,在联合国,在有关日本对俄罗斯所倡议的投票的事情上,我们的立场即使并非总是不一致,也是经常不一致——这并不能反映出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想要达到的信任水平。
我们一致认为——正如我们两国领导人同意在1956年《宣言》的基础上,加强有关签署和平条约的工作时所规定的那样——我们的副部长们将继续进行具体的沟通,明确彼此的立场。在即将于本月举行的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晤之前,我们将汇报对两国领导人的指示的执行情况。
我要提到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关于双方在安全领域的合作。1956年的《宣言》,是在日本尚未与美国缔结《军事同盟条约》的条件下签署的——那个条约是在1960年达成的,之后,我们的日本同事就没有履行1956年的《宣言》。现在,当我们回到基于1956年《宣言》的谈判时,我们应当考虑到,从那时起,日本的军事同盟局势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今天,我们在会谈期间还着重强调了美国为了在日本领土扩展其全球反导系统所采取的行动,其目的就是在这一地区搞军事化。与此同时,美国在名义上说,是为了必须应对朝鲜的核威胁,而实际上是在对俄罗斯联邦和中国的安全制造威胁。
我尽量简要地(我们非常详细地讨论了这方面的每个议题)指出一些问题,这些是我们与日本朋友必须要进行研究和澄清的问题,然后针对每个问题,尽量达成能够被共同接受的解决方案。我相信,我们合作的这种根本改变,其向信任伙伴方向的转变,都将促进达成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既定的目标。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在签署和平条约的问题上,他们赞成找到这样一个一定能够得到我们两国人民支持和接受的解决办法。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但我们有耐心,并愿意向着达成共识而迈进。
问:我的问题是关于承认二战结果的。您曾经说过,日本应当首先承认这些结果。您对于今天日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回应是否满意?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非常详细而详尽地阐述了我们对于二战结果的立场。我再次强调,除了《旧金山和约》等其他文件,以及与《旧金山和约》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并最终得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论的1956年《宣言》,还有这样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联合国宪章》。其中的第107条,认定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这是盟国们共同制定的、不可改变的的结果。就此问题,我们今天再次详细地提醒了我们的日本同事。我没有听到反对意见。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32-14-01-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