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5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挪威王国外交大臣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会谈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和答媒体问,希尔科内斯,2019年10月25日

2184-25-10-2019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挪威王国外交大臣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会谈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和答媒体问,希尔科内斯,2019年10月25日
首先,我要感谢挪威外交大臣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邀请我造访希尔科内斯,参加纪念北挪威从纳粹侵略者手中解放75周年庆典。借此机会,我想再次向挪威的同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牺牲在挪威土地上的苏军将士的深切怀念,以及他们在军人墓地和纪念设施保护工作方面所做出的表率。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所有欧洲人的榜样。

众所周知,我们还同时庆祝了1949年签署的《苏联和挪威关于苏挪边界制度及解决边境冲突和事件的政府间条约》70周年。这条边界已经有近七百年的历史了,它是欧洲最古老的边界线,从未因各民族之间的武装冲突而蒙上阴影。

今天,尽管还存在着众所周知的矛盾,乃至在我们共同的欧洲大陆总体上所呈现出的困难局势,然而在涉及必须发展符合俄罗斯和挪威两国人民利益的互利合作方面,我们依然取得了一致的立场。

我们的政治对话势头良好,两国恢复了最高层面的接触,并定期在外交部之间进行磋商,国防部门的沟通也得以恢复。双方正在成功运作经济领域的部门合作架构,文化领域的合作也得到了显著的加强。

在国际议题上,双方特别关注了欧洲大西洋安全领域的局势。正如我已经说过的,这里正在积蓄矛盾,并且并非全是积极的态势。北约继续顽固秉持的、将军事基础设施向靠近俄罗斯边界的东部地区推进的方针,令我们感到担忧。总的来说,这对于极北地带的局势产生着非常不利的影响。我们提到了俄罗斯一再向北大西洋联盟成员提出的建议,包括根据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通过的、那些藉由庄严的宣言起草的“关于加强波罗的海乃至整个欧洲大西洋地区的稳定的措施”,以及“关于必须确保欧洲大西洋地区不可分割的安全”的建议。那个时候,没有人会以牺牲他人的安全为代价,来增强自己的安全。我们还回顾了在欧洲大西洋安全方面的许多领域所采取的具体举措,俄罗斯建议(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回应),就这些举措,与我们的北约同事展开实质性的、专业的对话。

会谈期间,外交大臣女士明确了自“冷战”以来挪威一直奉行的所谓的基本政策,迄今仍然具有充分的现实意义。我们希望,这将能够增强北欧地区的信任与安全。

与此同时,双方均强调,矛盾和分歧也许永远都不可避免,但我们希望可以减少它们,而且这些矛盾和分歧也不应在我们认为利益相符的领域阻碍我们的合作。这也涉及到了北极理事会和巴伦支海/欧洲-北极理事会,挪威从本月起开始担任该理事会的轮值主席国。

我们也谈到了乌克兰的局势。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立场存在着明显的分歧。我们的西方同事一致认为主要问题在于乌克兰东部地区,以及克里米亚绝对不接受违宪武装政变的结果。而事实上,这个政变是受到了我们一些西方同事的怂恿,有人对其忍气吞声。西方同事对我刚才提到的违宪政变发起人的姑息纵容,在今天,很遗憾,导致了新纳粹主义在乌克兰的持续猖獗。我们希望,乌克兰东部的局势能够在《明斯克协议》的基础上得以解决。我们经常听到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明确表示,他想要这样做。希望他能够做到。我们愿意尽一切可能,协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执行这些协议。

我们还讨论了叙利亚的局势,重点是该国东北部地区所发生的事情。我们通报了关于《俄罗斯联邦与土耳其之间的谅解备忘录》的执行情况,该备忘录已经于10月22日在索契获得了批准。我们还谈到了联合国支持的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的筹备工作情况,众所周知,挪威公民吉尔•彼得森是现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叙利亚问题特使。

我们重申,我们对于挪威努力组织委内瑞拉人之间的对话给予高度的评价。总的来说,这反映了挪威外交政策的悠久传统,他们一直以设法调解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各种冲突而闻名。挪威在国际社会上所发挥的一个特别重要的作用,就是达成了关于调解巴勒斯坦-以色列冲突的《奥斯陆协议》。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它们并未失去自己的意义。遗憾的是,现在,《奥斯陆协议》、《马德里准则》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关于调解巴以冲突的各项决议,正在遭到严重的篡改。有人正试图用幕后的某些秘密交易,来取代这些多边的国际法律协议。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无论是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还是在世界政治的所有其他问题上,我们大家都应当力求全面执行早先已达成的各项协议。

我们讨论了我们在联合国的协作,包括挪威提出了其作为竞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成员候选国的相关事宜。

最后,我想再次回到我们所共有的那段英雄的历史,希望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打击意识形态领域犯罪方面所获得的宝贵经验,能够应用于现在。因为,现在,正是非常需要团结各方面力量,应对我们所共同面临的全球威胁与挑战的时候。正如2010年在阿斯塔纳举行的欧安组织峰会上所宣布的,这当然还涉及到(也许应当是首先涉及到)在欧洲大西洋和欧亚大陆建立平等的、不可分割的安全与合作空间的任务。

我已经邀请我的同事,在她方便的时候造访俄罗斯联邦。我希望,这件事能在明年得以成行。

问:在此次会谈之前,俄罗斯外交部曾发表声明称,挪威发展武装力量的计划明显是反俄罗斯的,莫斯科希望挪威方面能够提供自己的理由,以解释其在俄罗斯边界活跃进行军事准备的原因。您提到了所谓的基本政策。这样的解释是否足够,或者说,您是否曾期待过其他的理由?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讨论这些问题时,我们并未指望得到彻底的满意。我们知道,在人的生活中,得到彻底的满意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们坦诚而专业地讨论了与北欧安全有关的局势。我们提出了关于北约在挪威境内开展活动的问题。令我们感到担忧的是,这是我们的邻居,并且将造成北极军事化的风险,而北极理事会的所有成员也都始终在积极反对这一点。作为回答,外交大臣女士提供了一些理由,包括在北约框架下应尽的义务,但与此同时,她也重申,“基本政策”仍然具有充分的现实意义。我们也希望如此。我们还注意到了挪威外交大臣的官方声明:挪威不将俄罗斯视为自身安全的威胁。我认为,今年已恢复的两国国防部之间的积极沟通,将促进信任的增强。我们对此尽力加以鼓励。

问:解决罗德•伯格案的条件是什么?他什么时候能返回挪威?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伊娜•埃里克森•瑟雷德之后回答):我能补充的就一点,罗德•伯格被判处了间谍罪。他提交了特赦申请,目前正在被审核。我希望,这不会占用很长的时间。而结果,你们也会知道的。

问:在挪威北部,人们对俄罗斯在边界的军事潜力有所担忧。您对此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俄罗斯从未计划、也不会计划在任何地方挑衅性地部署自己的武装部队,当然,在与挪威接壤的边境上也不会。与此同时,我们也关切地看到,北约在挪威境内的军事存在,其质量和数量都在不断加强。其中包括为了北约和接收美国核潜艇的港口码头的需要,而改建机场。这里已经驻扎了数百名美国军人,英国人也打算在这里驻军。我们应当在我们的军事规划中考虑到这一点,以防止造成真正的威胁。但是我保证,我们所做的,绝对是能够让我们感到心安的、最低限度的、必需要做的事情。正如挪威没有在俄罗斯看到安全威胁一样,俄罗斯也没有在挪威看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然而遗憾的是,有时,这一切不仅仅取决于双方具体的哪一方的意图,而是还取决于其所加入的联盟的态势将如何发展。

问:对于从土耳其边境撤出的库尔德人和库尔德平民,俄罗斯是否愿意保证他们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俄罗斯是否愿意讨论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土耳其共和国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于10月22日在索契批准的备忘录的执行情况,可以说,对于已达成了协议的所有各方的权利的执行,毫无疑问,都将受到尊重。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俄-土之间的这些协议,已得到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以及库尔德自卫队领导人的支持和批准。

至于说到关于“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安全区”的倡议,我们甚至不知道具体指的是什么。这项倡议最初是由德国国防部长提出的,但是遭到了德国政府其他部门的严厉批评。随后,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发表了一些奇怪的言论称,一些北约成员支持这个想法,一些成员不太支持。如果话题所指的,是北约想要承担这项任务,那么这个想法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必舍近求远,已经有了大马士革和库尔德人都支持的俄-土协议,去执行这些协议就是了。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184-25-10-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