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4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金砖国家外交部长视频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莫斯科,2020年9月4日

1354-04-09-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金砖国家外交部长视频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莫斯科,2020年9月4日

金砖国家外交部长以视频形式召开的全面会议已经结束。这是今年在俄罗斯主持下召开的第二次这样的会议。

在第一次会议期间,我们专门讨论了动员各方力量有效防止新冠病毒疫情扩散的任务。
今天我们讨论了广泛的全球性国际问题、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议程中的关键问题,以及我们“五国”开展务实合作的进程。

我们通过了一份内容详尽、全面的总结性公报。你们可以了解一下。我不会在这里过于详细地谈论关键的国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在公报中已经做了详细阐述。

我要指出的是,公报重申了金砖国家奉行多边主义和以国际法为依托的原则,致力于只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冲突,以及《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原则。我们再次坚定地支持联合国在寻求集体应对人类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和威胁中所发挥的核心作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5周年之际,我们指出,重要的是保留对这一悲剧教训的历史记忆,避免未来重蹈覆辙。我们一致谴责了纳粹主义、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各种表现。所有金砖国家都一如既往地支持联合国大会每年通过的相关决议。

我们商定,在金砖国家活动的所有关键领域(政治与安全、经济与金融,以及人文合作),加强和发展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

非常感谢我们的朋友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国际上的直接交流和面对面的沟通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支持俄罗斯担任“五国”轮值主席国的工作。我们利用现代技术,得以举办大部分所计划的活动。目前已经举办了50多项活动,还有差不多同样数量的活动会在年底前举办。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合作伙伴今天也提到了这一点),俄罗斯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所有涉及到金砖国家活动的计划都将得到执行。

我们达成了一系列务实协议,其中包括促进投资、支持微型、小型和中型企业有效参与国际贸易的协议。我们“五国”相关部门通过了一项支持多边贸易体系和世贸组织改革的联合声明。我们对另一份重要文件又进行了一次延期,即:《竞争政策合作备忘录》。我们的开发银行商定了创新和区块链工作组的行动计划。我们“五国”的各部委和各部门也在其他领域继续积极地开展工作。
这些倡议的大部分都在筹备当中,以期在计划于今年秋天在俄罗斯联邦举行的下一次首脑峰会期间获得批准。我们将根据疫情的进展情况另行确定峰会的确切日期。

这就是总结的主要内容。再次提请大家关注我们发布的公报,你们将从中获取很多有意思的信息。

俄罗斯联邦担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的这一年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年。大流行使人们在各个领域和方向上都进行了调整。今年在金砖国家方向上取得了什么成就?我们还可以在2020年底前期待哪些会议和声明?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在阐述我们今天会议结果的主要内容时已经涉及到了一部分这样的问题。我再强调一次,我们认为在一系列领域达成协议是至关重要的。

这是一部分关于贸易和投资的文件,关于鼓励小型、中型和微型企业参与国际贸易交流的文件,加强银行(我们五国的中央银行和开发银行)之间的合作,由金砖国家领导人创建并正在成功运作的“新开发银行”也在积极开展工作。顺便说一句,“新开发银行欧亚区域中心”计划于今年十月揭牌。该中心将设在俄罗斯联邦。

我还想指出那些涉及防止新挑战和新威胁的协议所具有的重要意义。我们商定了一份强有力的反恐文件。该文件将提交国家元首们批准。打击毒品贩运和毒品犯罪的活动已经恢复。我们正在加强网络安全领域的联合工作。这也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会议特别关注到了俄罗斯一年前提出的对金砖国家的活动增加两种新形式的倡议。我指的是“女性工商联盟”(该联盟已经成立并开始运作)和“能源研究平台”,建立该平台的目的是使科学界能够更加积极地参与制定能源资源计划的实践活动。我们在“能源研究平台”已经举办了两次大型活动。这些活动的成果也将呈报给国家元首们审议。

您多次提到在抗击新冠病毒方面开展国际合作非常重要。现在,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努力研发本国的COVID-19疫苗。中国已经正式宣布愿意在疫苗的研究和开发领域加强合作。
您对中国与俄罗斯在研发和生产疫苗方面可能进行合作的前景有何评价?两国的合作将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帮助其他需要支持的国家(包括金砖国家)获得疫苗?

谢尔盖·拉夫罗夫:今天我们重申了,这一领域依然是金砖国家活动的优先事项之一。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伙伴,我指的是印度、巴西和南非,这些国家积极支持了莫斯科和北京在这一领域所做出的努力。他们所有人都对我们的中国同事和我本人的声明表示感谢,即:我们对开展最广泛的合作感兴趣,包括在我们金砖国家的朋友们参与下的合作。我要指出的是,绝不是新冠病毒使金砖国家在该领域的合作有了动力。我们的协作很早以前就开始了。有关此议题的第一份文件是2015年在俄罗斯联邦乌法市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上通过的,当时,金砖国家元首提出了一项关于在应对传染病方面建立协作的倡议。之后,在2018年举行的南非峰会上,我们的南非伙伴提出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疫苗研发中心的倡议。因此,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五年,早在新冠病毒疫情给我们所有人造成巨大麻烦之前就开始了。

由于在之前的峰会上做出了如此具有远见的决定,金砖国家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从而能够在当前面对新冠病毒疫情时全面发挥自己的潜力。

今年俄罗斯提交的其他一些倡议也得到了审议和批准。其中一个倡议涉及建立疫情早期预警机制,第二个倡议是建议制定合法管理医疗产品的具体措施。所有这些倡议无疑都将会增强当前应对新冠病毒的能力,并为我们将来很有可能不得不多次面对类似情况做好准备。因此,金砖国家是制定预防此类流行病的措施和克服其后果措施的领先机构之一。

这两天我们从柏林听到的有关阿列克谢·纳瓦利内问题的声明将会对俄欧战略对话产生何种影响?今天我们又听到了北约发出的呼吁,要求俄罗斯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完全公开“诺维乔克”档案。现在是谁对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中毒事件的“侦探剧本”感兴趣?

谢尔盖·拉夫罗夫: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和俄罗斯外交部的发言人已经就此议题发表了意见。我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要再次提醒大家的是,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在飞机上感到不适后,机上立刻采取降落的措施。早就等在机场的救护车迅速将其送到了医院,在医院为他接上了呼吸机并采取了所有其他必要措施。据我了解,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在那里一共待了一天半多一点。在整个这段时间里,每个小时都有人要求我们立即讲述事情经过,并提供、通报和给出某些信息。

而在他抵达德国以后,在一周多的时间里,那些当他在鄂木斯克逗留时议论纷纷的人中,没有一个人关心并大声要求德国医生提供某些信息。而我们至今都不掌握这些信息。一切都是老套路,他们公开对我国提出指控,但却对我国提出的使用法律援助条约的正式请求,以及就俄罗斯总检察院提出的提供具体信息的要求仍然没有答复。德国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连续两天一直在这件事情(涉嫌投毒)上对我们横加指责,但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今天,我们已经再次向我们的欧盟和德国同事询问,安格拉·默克尔是否计划向其工作人员发出指示,让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司法部对俄罗斯总检察院的要求给予答复。

我已经不得不说出,根据我们的了解,这份答复由于德国外交部的立场被拖延了。我们指示俄罗斯驻德国大使提出相关问题,并询问拖延的原因。虽然他们今天至少向我们承诺,很快就会有答复。当我们收到含有具体事实的答复后(据我所理解,德国人认为答复中包含了具体事实),我们将对此做出回应。我再说一次,遗憾的是,所有这些都让人联想到在斯克里帕尔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其他事件,在这些事情上俄罗斯遭到无端指责,而针对斯克里帕尔案在英国进行的调查结果,他们依然秘而不宣。没人能见到斯克里帕尔本人。

鉴于此,我要再次提醒大家的是,当我们的英国同事在爆发歇斯底里的俄罗斯恐惧症的风口浪尖上强迫欧盟大多数国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当然,莫斯科也对此做出了回应)的时候,我们曾秘密询问欧盟成员国,除了英国通过媒体公开阐述的事情以外,英国人是否提供了一些事实,我们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没有提供事实,但却要求先驱逐外交官,他们承诺之后会提供具体信息。

我在每次与我的同事们见面的时候,都会不厌其烦地询问关于斯克里帕尔案的进展情况,当时他们基于伦敦的承诺响应了英国的呼吁,并驱逐了俄罗斯的外交官。我所关心的是,除了公开发布的内容以外,英国是否向他们提供了其曾经承诺过的具体信息。回答依然是“没有”。没有人向任何人提供过任何信息。

因此,我们现在抱着极大的怀疑态度对待我们西方同事的这种过于浮夸、过尚词藻的言论。他们将会提供怎样的事实,让我们拭目以待。我认为,我们的西方伙伴能够允许自己以这样的口气,提出这种傲慢无礼、目空一切的要求,这种在公开场合所做的行为本身就表明了,他们除了人为地夸大其词以外,恐怕没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

乌克兰外长发表声明称,德国和法国外长有意在九月份举行“诺曼底机制”外长会议。他还说,您不反对举行这样的会议。这在多大程度上与事实相符?

谢尔盖·拉夫罗夫:外交部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应。如果有人想要见面,那就让他们见面吧。我们这边的情况是,没有讨论过任何协议。现在的话题所涉及的是准备召开一次“诺曼底机制”领导人外交顾问的会议。没有人对举行外交部长会议提出任何具体建议。我认为,他们没有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我们的立场:首先应当执行我们这几个国家的领导人于去年十二月份在巴黎达成的共识。到目前为止,进展甚微。我们只看到由于乌克兰当局对其所承诺的执行《明斯克协议》的立场不断变化(而且是向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变化)而产生的越来越多的问题。

众所周知,昨天,美国民主党人要求立即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原因是美国即将于十一月份举行总统大选。他们援引情报部门的结论称,俄罗斯有可能干预美国大选。您对此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对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指责我们已经听了很多年。他们甚至在玩儿这样一个“游戏”:“俄罗斯、中国或者伊朗,谁干预的更多?”不久前,有人向美国国家情报局的发言人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中国比俄罗斯干预的多,也比伊朗干预的多。因此,这些成年人的游戏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它们丝毫不会令我们感到惊讶。虽然有的时候,还是不得不被惊讶到。我指的是,不久前他们发表的一个指责俄罗斯的声明,声明中称,我们正在企图为了某个候选人的利益滥用和利用美国计划的邮寄投票。我曾对这一指责感到惊讶,因为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邮寄投票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民主党人之间的矛盾问题,前者坚决不肯允许进行这样的投票,而后者想要尽可能地扩大邮寄投票的范围。

说实话,我们已经习惯了此类攻击。而无论是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在与中毒有关的事情上,或者在世界不同国家发生的其他事情上,我们都将遵循具体的事实,如果他们会向我们提供这些事实的话。我们总是对我们的伙伴、美国人和欧洲人说:如果你们产生了某种担忧,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尤其是在网络安全领域(这是现在经常对俄罗斯进行指责和非难的主题),那么让我们坐下来,认真审议你们所拥有的那些事实。我们愿意这样做。遗憾的是,我们的伙伴,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都在不断远离基于对现有事实进行专业分析的直接对话。而我们依然愿意这样做,并向我们的同事提出邀请。因此,不要继续生活在那些属于殖民时代的记忆里,不要觉得自己比所有其他人更聪明、更高明,而是根据他们在1945年签署的协议,即:依据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平等、利益平衡、集体和诚实工作)开始工作。我们愿意这样做。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354-04-09-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