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0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及答记者问,莫斯科,2020年9月10日

1411-10-09-2020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及答记者问,莫斯科,2020年9月10日

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结束了,此次会议硕果累累。

各国外长在新闻公报中就共同关心的政治问题发表了一致意见,因此我不再作详细论述。

外长们特别关注了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的文件准备工作。正如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昨天在致外交部长们的问候中宣布的那样,元首理事会将于11月在线上举行。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今天讨论的主要成果都反映在了新闻公报中。

我们当然注意到一个事实,尽管本年度发生了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由此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了调整,但俄罗斯担任主席国期间,大多数活动仍都得以落实。这大概有100项活动。在我们共同努力下,成功地确保了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合作的稳步推进。

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都广泛地庆祝了伟大胜利75周年暨联合国成立75周年。我们还为今年的周年纪念活动拟定了更多举措。外长们重申了对基于联合国和联合国安理会的中心协调作用的国际关系体系的承诺。

外长们呼吁要继续努力,最大程度上落实《联合国宪章》的崇高原则,以确保形成更加稳定、公正、民主和多中心的世界秩序。

外长们还讨论了需要我们共同努力的其他合作领域,例如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毒品贩运、跨境有组织犯罪和网络犯罪。在所有这些领域中,声明及其他文件草案均已被通过,并将提交国家元首批准。

外长们还就阿富汗、叙利亚调解局势以及中东和北非持续存在的其他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意见交换。针对美国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造成的局势,外长们再次强调了我们的共同立场:继续拥护得到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批准的这一重要文件,该文件的所有参与者都必须毫无例外地予以执行。

外长们指出,上合组织愿与世界各国一道共同努力,推动世界经济稳定复苏。在此背景下,我们强调了执行《上合组织成员国至2035年多边经贸合作纲要》的重要性,以及有效解决与交通运输互联互通、相互结算中向本国货币过渡、为贸易和投资创造透明和更有利条件等其他问题的重要性。

为了维护各成员国的卫生防疫福祉,外长们同意继续加强在该领域的合作,相关建议也已提交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批准。

总的来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上合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面临的所有任务。我感谢我的同事们所做的非常富有成效的工作。峰会将于十一月举行。主席国职务将移交给塔吉克斯坦。

问:俄罗斯是否支持哈萨克斯坦有关建立欧亚金融咨询机制并增加本国货币在共同结算中所占份额的倡议?

谢尔盖·拉夫罗夫:使用本国货币结算是上合组织整体上的一项举措。今天,该举措被强调为各成员国付出努力的主要方向之一。这是国家元首理事会已经通过的一项旧决议,有关部委正在通过首先是财政和贸易部在这个方向上开展工作。

至于第二项提案,即有关建立欧亚金融咨询机制的想法,这项倡议在会议上被提及,但是我们尚未收到对该机制运行模式进行说明的具体文件。一旦我们的哈萨克斯坦朋友将自己的这一想法全面拓展,我们将对此进行积极讨论。

问:不久,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代表将举行会议。在今天的理事会上,外长们是否讨论了此次即将举行的会谈?莫斯科和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对这一进程有何期待?或许,上合组织内部正在讨论一些具体的举措或机制,以促进阿富汗地区的和解进程?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正在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的发展。最近,俄罗斯、中国和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都以各种可能的方式为尽快开始直接包容性的阿富汗人内部谈判创造条件。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方在俄罗斯的境内接待了各派别的阿富汗代表,以及所有阿富汗政治进程的参与者,并以所谓的“莫斯科模式”召集阿富汗所有邻国、该地区的相关各方以及美国参与谈判。

为了确保阿富汗谈判尽早启动,俄罗斯、美国、中国三个国家在巴基斯坦以及相关各方(其中包括:卡塔尔、乌兹别克斯坦和该地区的其他国家)的参与之下共同开展工作。

多哈会谈的日期已经多次宣布,但这些日子被一再推迟。究其原因,不能人为地调整这一政治进程以适合某一些国家的自身的地缘政治或国内政治利益。但遗憾的是,我们现在看到了一些国家试图这样做。而这些企图无助于为阿富汗人内部政治进程创造稳定的基础。

在阿富汗内部,现任领导集团有意图以某种方式限制可参加谈判的社会、政治、种族群体的数量,这样做将无法确保谈判的包容性,无助于事。

我认为,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在这一问题上都持有相同立场。我们支持阿富汗各方在未来的政治进程中都能有适当数量的代表,任何一方都不能被人为地排除在该进程之外(我再说一次,某些国家正在做这样的尝试)。外长们重申了,在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框架内制定的“路线图”有迫切的现实意义,它反映了上合组织与其具有观察员国地位的阿富汗之间的共识。该“路线图”将于付诸实施。

问:德国人将我们告到禁化武组织,而您的同事美国国务卿声称,某些身居高位的俄罗斯人可能与此案有关。您对此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已经对毫无根据的指责习以为常。当德国政府的官方代表宣布俄罗斯总检察院的质询已移交给“独立司法”机构,因此德国政府已经无能为力的时候,但同时要求我方进行调查。这与我们西方同事此前在索尔兹伯里制造的“投毒案”如出一辙。当时也是宣称一切都需要保密、一切都无法告知(我们仍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包括俄罗斯公民斯克里帕尔父女究竟身在何处)。接下来,他们又在2014年马来西亚波音飞机在乌克兰上空发生的悲剧事件中故伎重演。当时,尽管俄方率先提供了自身所拥有的一切信息,并多次提出分析所有已知事实的提议,但荷兰方面却只是反复指责俄方拒绝配合调查,而不给予任何证据。当我们提醒荷兰方面:我们的合作建议是现实存在的,而荷方却一直在采取消极的态度时,他们这样回答我们,“我方与俄罗斯进行合作意味着俄方必须首先承认自己的罪行。”如果现在我们的西方同事(主要是德国人和美国人)普遍采用此等逻辑,那么这只能证明他们将自身置于法律之上,他们高于所有的人。人人平等,但他们要比所有其他人都“更平等”,因此,我们必须要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德国和美国让人们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语,而不提供任何证据,不禁让人想起阿诺德·施瓦辛格饰演的角色的一句台词“相信我”(«trust me»),然而后者比前者可信得多。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411-10-09-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