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7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会谈结束后与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与侨民部长瓦立德·穆阿利姆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大马士革,2020年9月7日

1370-07-09-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会谈结束后与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与侨民部长瓦立德·穆阿利姆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大马士革,2020年9月7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国代表团此次访问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主要目的是讨论在该国、该地区乃至整个世界所形成的新形势下,进一步发展俄叙两国协作的前景。

当前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叙利亚(包括在俄罗斯联邦的支持下)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和其他意图破坏叙利亚国家体制的势力中经受住了考验。

正在继续清扫叙利亚境内遗存的恐怖分子巢穴,定会将其消灭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新的任务,这些任务首先是恢复叙利亚的社会经济以及以此为目的动员国际援助。

今天,俄叙政府间经贸和科技合作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叙利亚外交与侨民部长瓦立德·穆阿利姆和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详细讨论了我们在经济领域的共同任务,他们刚刚就此事进行了阐述。

今天,我们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期间详细讨论了现地局势。我们指出,叙利亚已经建立了相对平静的形势,需要努力巩固这一趋势。但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满意。一些外部参与者正试图挑起叙利亚的分裂倾向,并利用旨在
鉴于此,我们今天清楚、明确地重申了俄罗斯对维护叙利亚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的承诺。同时也重申了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中所载的原则,根据该原则,叙利亚人应当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自行决定自己的命运。俄罗斯将继续努力争取尊重和执行这一最重要的原则。我们将以一个国家的身份,以及在作为参与“阿斯塔纳机制”的三个担保国之一的框架下,当然,还在已经启动日内瓦“宪法委员会”工作的背景下将会做这方面的工作。

问(译自阿拉伯语):您对在莫斯科达成的协议如何评论,特别是考虑到您再次表达了对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尊重?

谢尔盖·拉夫罗夫:多年来,实际上在叙利亚当前的整个冲突中,我们始终在为叙利亚的各派政治力量提供一个“莫斯科平台”。这一次是应“叙利亚民主委员会”和所谓的“莫斯科平台”自己的提议,它们的领导人在莫斯科进行了会晤。在这两个团体之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这一切都是他们自行完成的。我们没有参与他们的沟通和协商。文件是公开的,大家可以了解一下。我们没有对其中所载的协议发表评论,但我们非常明确地指出:两个团体都确认了其对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承诺。这也是我们的立场。我们始终认为,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是不可动摇的。这也适用于叙利亚。我们在莫斯科与这两个叙利亚团体会面时重申了这一立场。

顺便说一句,对于所有人来说,莫斯科已经成为进行此类活动的公认的、舒适的平台,其作用已初具规模,这不仅得到了叙利亚代表(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莫斯科会面了)的支持和理解,而且也得到了各种愿意在俄罗斯首都进行此类会面的巴勒斯坦团体的支持和理解。还有一个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莫斯科机制”。已经不止一次在莫斯科进行了阿富汗人之间的谈判。因此,如果那些来自依然存在冲突的各个国家的我们的伙伴,对我们的好客之道感兴趣的话,我们已为此做好准备。我们还可以举出利比亚的例子。利比亚冲突各方已曾多次在莫斯科召开会议。这有助于他们“摸索”共同解决那些非常复杂的问题的办法,而这些问题都是在2011年北约在违反所有国际法原则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情况下,摧毁了利比亚的国家体制之后形成的。我们不希望在其他任何国家重蹈这种悲剧的覆辙。

问:一些西方媒体、土耳其方面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称,俄罗斯利用叙利亚作为桥头堡,特别是赫梅米姆基地,通过运输机向利比亚运送武器和支持哈利法·哈夫塔尔的雇佣军,这种说法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的且是有依据的?据说这些雇佣军是在叙利亚人中招募的。

谢尔盖·拉夫罗夫:谈到利比亚,我要再说一次我曾说过多次的事情。无论是关于利比亚还是其他国家,从非洲到欧洲,再到美国,不断针对俄罗斯联邦提出各种指责。你们也对这些了解、看到、听到了很多。但是,他们从未给我们提供过任何事实。而关于这个问题的所有声明,都会在没有动用现有的双边或多边机制以查清所关切问题的情况下,立刻发布到了媒体上,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此类声明的作者到底怀揣什么意图。

曾经,我们同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国一样,支持了一项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的特别决议。我们都记得,那件事过去几个月后,某些欧洲国家通过其总参谋部和军事代表之口,毫不避讳地公开宣布,他们支持反对卡扎菲的极端分子,并向他们提供武器。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事实。顺便说一句,在今年一月份召开的“利比亚柏林会议”期间,这种武器禁运、其重要性和遵守的必要性都得到了确认,俄罗斯联邦参加了这次会议,该会议结果也被载入另一项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中,所有人都必须执行这项决议。

我再强调一次:我们决不能忘记利比亚冲突的起源,它源于北约罪恶的侵略行动。
问(向瓦立德·穆阿利姆提问,译自阿拉伯语):俄罗斯方面是否已为您指定了“宪法委员会”工作的最后期限,以确保其工作成果能持续一段时间?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宪法委员会”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最后期限。

问:土耳其媒体指责俄罗斯在利比亚起了破坏性作用,您对此有何评论?鉴于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合作,并在伊德利卜开展联合行动和演习,您如何评价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作用?大马士革一直将土耳其的军事存在视为侵犯叙利亚主权的非法占领,为了终止其存在,安卡拉将索要的代价是什么?

谢尔盖·拉夫罗夫:至于说到新闻界对利比亚、叙利亚以及其他许多议题的评论,我建议去询问这些报道、文章的作者,并组织新闻讨论,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各方的许多有趣评价。
从利比亚危机爆发之初,俄罗斯是唯一一个与利比亚无一例外地所有各方开展工作的国家。之后,其他外部参与者,最重要的是利比亚各方也都逐渐意识到,不可能采用军事解决方案,而必须开始对话。

近几个月来,有人提出了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并开始谈判、开始执行“柏林会议”各项决定的倡议。最近的例子是《开罗宣言》,以及不久前利比亚驻图卜鲁格众议院主席阿基拉·萨利赫与的黎波里总统委员会主席法耶兹·萨拉杰的联合倡议。我们积极支持这些倡议。我们认为,必须立即着手落实这些倡议,开始无条件、无限期停火。

至于说到叙利亚,以及我们与土耳其乃至与伊朗在“阿斯塔纳机制”框架内的协作,那么这种协作是基于总统们在叙利亚领导层的支持下达成的协议。而这些协议并非如您所说的那样,基于某种商业关系,或某一方将会为某些事付出某种代价。

俄罗斯和土耳其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在这方面,我们有具体、清晰的职责划分协议。这些协议规定:划清有正常责任能力的反对派与恐怖分子的界限、开放M-4公路,并在该公路周边建立安全走廊。这一切正处于缓慢而稳定的执行当中。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们将把这项工作进行到底。

关于叙利亚主权的问题,所有“阿斯塔纳机制”的文件和俄土协议都无一例外地明确指出,俄罗斯和土耳其将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会鼓励任何分裂主义倾向。这个目标一定会在整个解决程序完成后得以实现。

我要指出的是,自签署了俄土协议以来,由叙利亚政府控制的“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的领土已经显著扩大。

问:有消息称,俄罗斯和伊朗并非在叙利亚议程的所有问题上都拥有一致的立场。此外,有人认为,俄罗斯正在努力使伊朗退出叙利亚。这是真的吗?您曾说过,“阿斯塔纳机制”框架下的工作进展顺利。三个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是否在所有问题上都能达成共识,还是存在分歧?

谢尔盖·拉夫罗夫:建立“阿斯塔纳机制”的时候,遗憾的是,正值联合国彻底无能为力的时候,而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经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所有各方的同意,采取了相应的举措。参与该机制的是三个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大马士革代表团和反对派代表团(包括武装团体的代表)。这是一个已获得普遍承认的机制,在制定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办法方面,该机制被公认为是最有效的机制。

至于说到分歧,任何地方都不存在百分之百的一致。这不仅体现在各个国家的立场上。无论是针对阿富汗、伊拉克,还是针对叙利亚,美国政府都没有一个统一的做法。他们要么离开这些国家,要么留下来,要么改变需要留下来的理由。思想上完全一致是不存在的。

莫斯科、安卡拉和德黑兰在对待叙利亚冲突的态度上存在着重大差异,你们可以通过官方人士发表的声明和通过现地局势观察到这些差异。但是,有一个共同意愿将我们与土耳其和伊朗团结在一起,即: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允许叙利亚重蹈伊拉克和利比亚的覆辙。

“阿斯塔纳机制”的基础是无条件地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该国内政的原则,以及绝不允许试图煽动分裂主义情绪,尤其是从外部进行这样的尝试。

关于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除了叙利亚领导层的立场以外,无论是俄罗斯的,还是其他方面的,或某人的意愿都不能对此做出决定。因此,这个问题应该交给大马士革。

问:如果“宪法委员会”在明年的总统选举之前没有就宪法达成妥协,那么总统选举是否有可能推迟?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考虑在叙利亚建立过渡政府的可能性?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瓦立德·穆阿利姆之后回答):涉及叙利亚大选的问题,这是叙利亚政府的问题。在制定出新宪法或对现行宪法进行修订之前,当前的宪法仍以其现在存在的形式继续有效。

您提到了过渡政府。我们的联合国同事曾在斯塔凡·德米斯图拉的领导下尝试过讨论该议题。在某个时刻(当时还没有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他们突然宣布要进行为期十个月的谈判隔离,然后就什么也没做。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为了摆脱这种僵局,创建了“阿斯塔纳机制”。根据该倡议,一年后,也就是2018年,召开了“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这次大会得到了所有叙利亚人的支持,并将建立“宪法委员会”确立为首要任务,而这也是我们当前所拥有的。我们应当让该委员会平静地工作。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370-07-09-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