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1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莫斯科,2020年9月11日

1425-11-09-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莫斯科,2020年9月11日

尊敬的女士们和先生们,
我与我的同事、朋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相互尊重、信任的气氛中进行了内容丰富的会谈。

我们满意地注意到,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我们继续在各个领域开展密切而卓有成效的合作,深化将我们结合在一起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我们审议了国际热点问题,重申了双方在有效解决这些问题上的共同立场。我们一贯支持建立基于尊重国际法准则的更加公平和民主的多中心世界秩序。我们对两国的外交政策合作水平给予了高度评价,包括在今年迎来成立75周年的联合国框架内。俄罗斯和中国赞成加强联合国在世界事务中的核心作用。我们商定继续开展密切协作,包括在落实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关于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峰会的倡议方面,该峰会旨在审议国际安全与稳定的所有问题。

我们对昨天召开的上合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给予了积极评价,包括为本组织下一次国家元首峰会所做的准备,正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所宣布的,该峰会将于十一月份举行。我们商定,将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一道,继续努力进一步增强该机构的潜力,提高其国际威望和影响力。在已经发布了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声明中阐述了我们昨天会议的结果。

昨天我们还进行了另一项多边活动——俄印中(俄罗斯-印度-中国)外长会晤。会议结束后也发表了联合声明。

我们商定在其他多边平台上扩大协作,不仅是在联合国,而且还在“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以及“俄罗斯-印度-中国”和“俄罗斯-蒙古-中国”机制内。

我们注意到华盛顿所采取的破坏全球战略稳定的非建设性行动。其结果是加剧了世界不同地区的紧张局势,包括在俄罗斯联邦和中国的边境地区。我们当然对此感到担忧,我们也反对此类人为加剧紧张局势的企图。鉴于此,我们指出,所谓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以其倡议者所设想的形式,只会导致该地区各国越来越疏远,并因此给亚太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带来严重后果。我们在促进统一议程的问题上支持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安全架构,赞成在这些机制中保持共识工作形式和共识决策形式,而这也始终存在于东盟及那些围绕该联盟建立的机构中。我们看到,那些挑起东盟各成员国纷争的企图,都是出于相同的目的:放弃取得共识的工作方法,并使我们大家所在的这一共同区域加剧对抗。

今天,我们讨论了围绕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局势。当然,俄罗斯和中国,同联合国安理会绝大多数成员一样,不会接受美国废除这份经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批准的、对全世界而言最重要的国际协议的企图。我们也不会接受美国针对伊朗核计划局势所采取的非法的单方面行动。美国退出该协议,严重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共识决议,也因此丧失了试图禁止所有其他国家执行这一最重要决定的所有权利——法律权利、司法权利、政治权利以及道义上的权利。

我们还就双边议程上的关键问题进行了讨论。我们商定,将继续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方面开展合作。我们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这项工作必须进行到底。会谈结束后,我与王毅先生通过了一份内容详尽的联合声明,其中包括呼吁国际社会凝聚力量,共同应对全球和地区的挑战及威胁。

衷心感谢我的同事和朋友的紧密合作。

问(译自中文):不久前您提出了一项关于全球信息安全的倡议。这项倡议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对这项倡议有何反响?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王毅之后回答):我们今天讨论了中国提出的这一倡议。联合声明中也体现了这件事。在对该议题给予回应时,我们强调指出,这项倡议与联合国近年来开展的讨论是一致的:有必要从确保成员国的安全和主权出发,制定国际网络空间负责任行为准则。

俄罗斯和中国是联合国大会若干年来通过的相关倡议的共同提案国。目前,有一个工作组正在就该问题进行运作,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派出代表参与其中。该工作组的工作基于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起草并在联合国分发的网络空间负责任行为准则草案。

中国的倡议对我们共同工作中的一些非常重要的方面予以了细化。我认为,这将促进开展研究保护互联网数据机制的讨论。

问:俄罗斯是否会设法将阿列克谢·纳瓦利内案的材料移交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

谢尔盖·拉夫罗夫:需要从我们的德国同事那里获得信息。他们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早在827日,俄罗斯总检察院就在俄罗斯联邦立即开始的调查前检查的基础上,向德国发送了要求德国相关机构就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疑似中毒案提供法律援助的申请。然后,我们发现这份申请并未转发到任何地方,它被“卡”在了德国外交部,一周后(大约是93日)才最终发送给了司法机关。柏林的官方发言人公开宣布过这件事,她说:“目前司法机关正在审议这些申请,他们的工作在我国是独立的。我们无法告诉你们任何事。他们准备好的时候会自己告诉你们。”  

之后他们宣称,德国方面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发出了一封官方信函,并将设法使该组织秘书处采取某些行动。我们阅读过这封信。信中称,德国专家深信,这是一起中毒事件,且使用的是所谓的“诺维乔克”毒剂。除此以外,柏林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之间没有任何其他交流。

我们希望,如果不能直接获得,那么可以通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获得那些德国方面不知为何如此刻意隐瞒的数据。

我国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常驻代表已多次询问过该组织秘书处的负责人。而每一次,包括昨天晚上,他都被告知,该组织并未收到任何包含可证明中毒事实的其他资料。这使人产生很多联想。就在昨天,在纽约,当德国驻联合国代表被问及这些资料在哪里,且为什么德国方面不愿将其提供给包括(被要求进行调查的)俄罗斯在内的广大公众时,他宣称,这些资料已经不是德国和俄罗斯双边关系的问题了,而是多边审理的主题。但是德国人却无法说出他所说的审理是什么。

我希望,他们能停止这些荒谬的行动,而德国,至少为了维护“德国守信”的声誉,会按照与俄罗斯联邦签订的条约履行其义务。

他们要求我们进行调查,而所有曾陪伴过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那些人,也都在悄无声息地前往德国。所有这些都令人感到很不愉快,引起沉重的思考。因此,捍卫自己的声誉,并提供所有必要的信息(或多或少对这些毫无根据的指责作出解释),这也符合我们德国同事的利益。

问:现在,在美国经常有人说,中国和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您对这些指责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其中被提及的有伊朗、朝鲜)被指控干涉美国内政,包括总统选举。现在正是即将于十一月初在美国举行的投票前夕,其实邮寄投票早就已经开始了,并将持续两个月。有评论员向美国政客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哪个国家干涉得最多:俄罗斯、中国还是伊朗?在这场“竞赛”中,根据美方代表的评估,中国暂时获胜。当然,我们对屈居第二感到沮丧,因为我们已经习惯总是名列第一了。

但是,认真地说,我们曾多次建议我们的美国同事采用各种方式处理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我们曾建议恢复网络安全磋商机制,因为经常有人指责俄罗斯黑客攻击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网络、入侵网站,并通过某种方式影响选民的心态。另外,我们还建议发表正式的俄美双边政治声明——双方承诺不干涉彼此的内政。我们已经持续这样做了好几年。而美国人一直回避在这些领域开展工作,并继续要求我们“停止干涉内政的非法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自己对可耻的举动却视而不见,他们不仅通过非法手段“秘密地”促进自身的利益,而且还公开这样做。例如,2014年通过了支持乌克兰的法律,根据该法律,美国国务院须每年花费2亿美元,用于直接资助乌克兰的非政府组织,以及与乌克兰民间社会的合作。

如果这不是干涉内政,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算是干涉内政。当美国人指责我们却拿不出事实的时候,我们不止一次向他们指出这些信息,这些信息甚至都不需要证明,因为这是美国的法律。他们用美国人特有的方式回答我们,称他们是“例外国家”:“是的,我们正在提供这样的支持,但这绝对跟你们正在做的事情不一样,因为俄罗斯、中国和其他类似你们的专制政权,破坏了那些你们试图进行干预的国家的民主基础。而我们美国却带来民主与繁荣,所以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引用了美国政府官方人士的言论。因此,在我看来,对于新闻工作者而言有足够的资料进行分析:谁在做什么,以及谁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可以提出有关美国此类法律的问题。我坚信,关于美国人如何试图影响与中国有关的国内事务,也有很多公开的事实。

我要再次强调,我们对坦诚的对话持开放态度。但是,为了进行坦诚的对话,需要采用一种能够让我们明白“具体在讨论什么”的方式提出自己的主张。

问:白俄罗斯共和国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不久将造访莫斯科。您对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如何评价?您是否认为,有人曾试图在白俄罗斯组织一场颜色革命?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她一直在公开地谈论自己。她呼吁对抗,呼吁国际组织对自己的国家实施制裁。总的来说,她公开声明的一切都说明了她自己、她的计划和思想。在她身上正在发生清晰可见的蜕变。也许,正因为她身处立陶宛的首都维尔纽斯,那里同样没有隐瞒其对白俄罗斯及该国未来的野心。

问:昨天,中国和印度进行了会谈。您对此有何评价?

谢尔盖·拉夫罗夫:今天,当我们问候我们的中国朋友时,我们谈到了昨天在上合组织和“俄印中”机制框架内进行的富有成效的工作。我们很高兴,莫斯科的平台为中国和印度两国的外交部长提供了机会,使双方能够进行内容丰富的会谈,并在会谈后发表了旨在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和缓解边境局势的声明。这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决定,中印声明及中印外长会晤也都非常有益。我再说一次,我们很高兴,这件事发生在俄罗斯境内。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425-11-09-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