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4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分析报告《多元世界的乌托邦:历史如何继续》的展示会上发表讲话,莫斯科,2020年10月13日

1724-14-10-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分析报告《多元世界的乌托邦:历史如何继续》的展示会上发表讲话,莫斯科,2020年10月13日

尊敬的同事们,
你们对我能够参加会议感到非常荣幸,其实这不足为道——这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不能对你们放任不管,否则你们胡思乱想出其他什么东西,然后,正如你们所说的,我们将不得不在一个新现实中生存,而且还要去“解决这个麻烦”。

说正经的,感谢你们的邀请。我总是尽量参加“瓦尔代”俱乐部的各种活动,尤其是,在我看来,你们拿出的是一份非常有趣的、能够激发人们去思考的、像以往一样不平凡的报告,这样的报告值得研究、值得深思。我向本次会议的所有与会者致以问候。显然,“瓦尔代”的精神力量和创造力并未耗尽。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可以谈谈从报告的标题引申出的内容、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中,以及历史如何继续。我敢肯定地说,这份报告总体上是乐观的。

我们不仅需要谈论在可预见的未来,世界可能朝着哪个方向发生变化,还需要谈论我们能否影响这些变化。我们对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进行评估的立场,基本上与这份报告所采用的表述一致:国际生活的“波动性”和“冲动性”。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说,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全球的力量平衡正在重新分配。毫无疑问,当今时代的主要内容是形成更加民主的、多极化的世界秩序的客观过程。这是一个艰难且漫长的过程。也许,这个过程将充斥整个时代。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新的经济增长中心以及金融力量和政治影响力的新核心的崛起,这些增长中心和影响力的核心与所有其他中心建立互利和平等关系的真诚愿望,正在遭遇一些西方国家的抵制,这些国家尚未准备好,也不习惯在国际等级制度中分享自身的特权地位。这种对抗是造成该报告中所述的动荡和不确定性的原因。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新旧之间的斗争,显然,将会充斥整个历史时代。当前的迹象是,个别国家领导人极其自私的行为,正在对国际舞台上的真实事件产生越来越多的影响。例如:在疫情大流行初期,一个赫赫有名、非常富有且装备精良的国家,不仅抢购新冠病毒防护设备,还通过行政手段将指定供给其他国家的载有防护用品的货物转发给了自己。当然,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而对话、妥协的文化和整体上听取他人意见的能力的丧失,也无法令我们感到高兴。指责、发出最后通牒和要求的意愿常常占上风。在我们看来,正是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希望回到外交的起源和基础上来,回到耐心细致、持之以恒地寻找接触点、妥协点和协调立场上来,尽管有时并不是很有成效,但最终一定能够取得成果。我们已准备好开展此类工作,并愿意与无一例外的所有合作伙伴进行这项工作。

令我们感到满意的是,我们在这份报告中看到了一个预测(尽管费多尔·卢科扬诺夫称之为“乌托邦式的预测”),即:我们将在2045年顺利庆祝联合国成立100周年。虽然该组织经常受到拥有充分理由的批评,但联合国一直在履行自己的主要使命。而正是由于联合国的存在,世界才避免了大国之间爆发灾难性的冲突。当然,尽管该组织也有一些明显的缺陷(人为制造、人心创造的东西都不是完美的),但今天我们看不到能够替代联合国的选择。我们深信,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创建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架构,保留了强大韧性和尚未开发的创造潜力,这首先指的是在世界主要参与者之间维持全球平衡。

对我们来说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坚持《联合国宪章》所载的国际法的基本原则,符合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是的,许多人都正确地指出,经常发生违反这些国际法原则的情况。但是,我们不是也不能仅仅因为经常发生交通事故就放弃交通规则吗?
我认为,需要做的是与其有所不同的一些事情:努力使所有国家都能坚定、严格地遵守国际法的原则和准则,以及各国在国际公约下的义务;绝不允许侵蚀国际法,或用那些我们的西方伙伴提议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所依托的规则来替代国际法,同时避免将“尊重国际法”一词作为单纯的术语进行使用。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正如我已经多次详细讨论过的,我们看到,这些“规则”是如何在一群所谓的“志同道合者”的小圈子里发展起来的,他们没有考虑整个国际社会的意见,无视载入《联合国宪章》、众多世界公约和各专门机构宪章文件中的普遍的国际法律规范。如同交通规则一样,国际法也是用鲜血写成的。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点。包括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斗并赢得了反法西斯斗争胜利的那些人的鲜血。国际法并未因此变得不那么举足轻重——相反。

在我看来,那些不遵守国际法的人正在冒很大的风险。

我要引用一下德米特里·门捷列夫的话,他不仅制定了化学元素周期表,据说,他还创造了非常受欢迎的饮料的配方,而且还研究过哲学。他曾谈到过非暴力、循序渐进发展的益处。他有一部1905年出版的作品《对俄罗斯的认知。内心深处的思想》,他在这本书中写道:“唯心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认为变革只有在革命时才有机会发生,而现实主义认识到,真正的变革只是通过进化手段逐步实现的”。这似乎是一个很平常的道理,但是,我认为,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现实意义。总而言之,对于政治家而言,重要的是保持现实主义立场。

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多样化,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很难不同意这个论点。不能从某一个中心去控制世界。正如费多尔·卢科扬诺夫已经说过的那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面对共同的灾难,新冠病毒大流行成为了国家平等的标志。它出乎意料地表明,在那些将自己视为自由世界“灯塔”的民主国家的人们,与所有其他人一样遭到病毒的攻击。我们也许可以希望,无论是在西方、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在我们的俄罗斯联邦,都能从这个令我们感到惊讶的“发现”中得出正确的结论。

我们不会对任何人强加任何东西,我们正在努力将这一医学挑战变成建立建设性协作的机会,而不仅仅是在与疾病做斗争方面。许多国家都对我们提出的有关新冠病毒疫苗和药物的建议给予了积极的回应(数十个国家做出了回应),对此我们表示感谢。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表明: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条件下,也有必要为团结一致而不是分道扬镳而努力,也不要试图屈服于利用当前问题获得单方面优势的诱惑。

今年是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我们深信,今天,比近几十年来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国家领导人拥有智慧、远见和政治意志等品质。我们认为,五个国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领导人首先应该表现出这些品质。大家都知道,普京总统提出了关于“五国”领导人举行面对面峰会的倡议。我们希望,一旦疫情状况允许,就会举行这样的首脑峰会。目前,在与伙伴们保持联系的同时,我们正在协商峰会的构想及其议程,包括可能达成的最终协议的内容。

还有一点,我想简要地谈一谈——保护环境和适应气候变化。这份报告也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说明。我认为,这是非常合理的内容。今天,环境和气候问题,与经济和政治问题同样重要,因为这里谈论的是人类的生存环境。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在全球化和互联互通的时代,这一点表现得极为突出。我们认为,重要的是,应当从非政治化的角度来处理这一系列任务,不是将“绿色议程”变成另一个进行对抗、相互指责和不择手段竞争的领域,而是要让它拉近各国和各国人民之间的距离。不要将其本身变成目的,也不要将其变成一些企业获利的理由(这些企业经常将民众的“生态理想主义”用于远非自然保护的目的)。

最后,我想再次指出,了解“瓦尔代”的精英们如何看待世界局势及其进一步发展的前景,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正如费多尔·卢科扬诺夫所说,这份报告的作者们都特别“不惜笔墨”,力图帮助自己和读者克服思维的惰性。这不仅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且也是从事普通的、正常的人类活动的必要条件。标题《多元世界的乌托邦》让人想起不久前互联网上流传的一个笑话:《木木》是乌托邦式的情节,而《马赛爷爷和野兔》是反乌托邦式的(原文笑话是双关语。俄语里“乌托邦”和“使沉没、淹没”发音相似。屠格涅夫《木木》小说中,主人公把小狗木木沉入河底,因此人开玩笑的说,《木木》小说是“乌托邦式”的情节。而在涅克拉索夫《马赛爷爷和野兔》儿童诗中,主人公马赛爷爷春汛时把野兔救出来,不让它们沉没,因此该作品被人们开玩笑地称为“反乌托邦式的”——编注)。也许,每个笑话里都有笑话的成分。我们的确很想选择反乌托邦的观点,因为这种观点与我们更加接近。但是,遗憾的是,人类没有“马赛爷爷”。还有一则谚语是这样说的:“拯救溺水者是溺水者双手的事”。我们愿意与其他所有“溺水者”密切合作,寻找可以相互接受的解决办法。

谢谢。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724-14-10-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