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2月13日

2410-13-12-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2月13日

叙利亚局势的发展


过去一周,叙利亚“实地”局势没有发生重大变化。我们将继续推进9月17日《俄罗斯-土耳其伊德利卜问题备忘录》条款规定的复杂工作,备忘录的最终目标是以对平民的最小伤害消除恐怖分子在该地区的存在。
从恐怖份子手中解放的叙利亚地区正在重新开始构建正常生活。政府也正在加快工作步伐以恢复该地区被破坏的经济,尤其关注确保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安全,为他们自愿和非歧视地返回家园创造条件。几乎每天都有超过一千名叙利亚人从黎巴嫩和约旦返回家园。从今年7月启动俄罗斯相关倡议的那一刻起,返回的人数已经接近6万人。
我们认为,我们在叙利亚社会经济重建方面提供的援助是加强俄叙双边关系的重要因素。12月14日,俄罗斯-叙利亚贸易、经济、科学和技术合作政府间委员会第11次会议在大马士革举行。俄罗斯代表团由相关部委代表组成,并由俄罗斯联邦政府副主席、政府间委员会代表尤里•伊万诺维奇•鲍里索夫领导。在本次会议期间,俄罗斯还计划进行一系列会晤,包括与叙利亚最高领导人的会晤。
双方正在继续密切接触,以加快叙利亚的政治和解进程、形成宪法委员会,并根据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作出的决定在日内瓦开展工作。
主要由于“阿斯塔纳模式”保证人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的活动,叙利亚局势向积极方向发展的趋势得到了加强,然而不幸的是,并非所有人都满意。我们注意到,试图从阿斯塔纳夺取主动权、破坏俄土建立伊德利卜非军事区协议、企图将解决方案置于地缘政治计划中,这远非叙利亚人的愿望。
请注意美国领导的“联盟”代表布雷特•麦格克最近就叙利亚反恐行动的进展发表的声明。据他说,尽管伊斯兰国目前只占叙利亚领土的1%,但最终的胜利仍然很遥远,因为留在那里的恐怖分子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对于这样的演讲,我们看到了为在叙利亚近30%的领土上的美国非法武装辩护的嫌疑。据我们的估计,美国非法武装不仅不符合在叙利亚土地上最终消灭国际恐怖分子的需要,还会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障碍。这特别涉及美国在Zaevfratie建立冒牌国家机构的方针,我们认为这是破坏局势稳定的一个因素,阻碍了政治解决的进程。
俄罗斯外交政策正在为解决第二批联合国人道主义车队前往鲁克班(Rukban)难民营的问题做出努力,该营地位于美国在阿特坦夫(At-Tanf)非法军事基地占领的55公里专属区内。在最困难的条件下向生活在营地的5万人提供人道主义物资的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至关重要的是要确保本次援助不会被包括伊斯兰国的支持者或追随者在内的武装分子占用。否则,行动将失去其最高的人道主义意义。我们认为,保证这一条件,以及确保联合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所附货物的安全,是美方的责任。美国须在经上述机构和叙利亚官方当局都表示赞同并做出最终决定后方可在其主权领土上开展人道主义行动。

乌克兰的军事准备


在上次的新闻发布会中,我们已经谈到了乌克兰武装部队正在积极筹备在顿巴斯的武装行动。不幸的是,来自该地区令人不安的消息继续传来。根据现有资料,在未来几天,基辅打算在接壤线附近进行武装挑衅,以便利用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引入的戒严制度,迅速组织对马里乌波尔方向的攻击,以夺取顿涅茨克控制的亚速海地区并进入俄罗斯边境。乌克兰方面为了执行此次作战任务,计划部署一支集中的军事力量。过去几个月里,乌克兰武装部队一直在向欧安组织特别观察团报告,其部队和物资补给已经完成。仅在12月1日至12月7日期间,欧安组织观察员在已确定的储存区域外就发现了190台明斯克协议“禁止”的重型武器和设备。
根据基辅战略家的计划,对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来说这种急剧恶化的情况就像空气一样十分必要,因为此举可以阻止其受欢迎程度的稳定下降。其实,这种冒险失败的可能性只会对他有利。顿巴斯局势的急剧恶化将成为波罗申科延长戒严和取消总统选举的借口。

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主题。相应的诽谤已经被美国散布三年了,而且这段时间我们一直试图从先前的华盛顿政府或者其他地方获得佐证事实。每次他们都强调他们已做好准备回应任何投诉并进行专业对话,讨论他们的美国同事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遇到的任何问题。
但是我们从未见过真正的证据。他们对我们的回复就是“俄罗斯情报机构必须知道一切”,或者拿出他们提到的媒体和社交网络中流传的材料,而这些材料都无法当真。
我想回顾一下美方的一些论点。我最喜欢的声明,发表于10月20日,关于俄罗斯联邦新闻社首席会计师叶莲娜•胡夏伊诺娃通过社交网络影响美国国会选举。我认为,如果会计师可以影响美国国会的选举,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向所有情报机构(CIA,FBI,NSA) 付钱。一个女人、一个数钱的女人可以和国会选举相提并论?
缺乏确凿证据并没有阻止美国当局利用伪造的借口对俄罗斯采取新的不友好措施。在去年11月6日的国会选举之后,国务院向我们提交了来自互联网的材料,并试图将其作为对俄罗斯影响美国选举的证据,我们并不感到惊讶。
材料包括网站“usaira.ru”的打印页面和推特帐户“@ IRA_USA1”,该账户发文称在选举前几天,彼得堡互联网研究机构向美国人提到“俄罗斯人控制你的选举,你投票与否都没关系。”另外还有一篇关于这一事件情节的文章,发表在11月6日的“thinkprogress.org”资源上,文章作者试图将该网站与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中提到的Azimut LLC公司联系起来。似乎高中的孩子都可以理解,这一切都是生动又拙劣的假消息。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仔细分析了美国国务院传来的材料,并进行了网络调查。通过研究域名“usaira.ru”的元数据,我们确定它于2017年初首次注册,直到2018年11月都属于销售电子产品(电热水壶、加热器)的俄语在线商店。域名于11月2日 - 也就是选举前夕 - 被未知用户购买了一年,购买者在“注册数据”一栏中使用了Azimut LLC。然后,使用提到的域名,自动形成了一个网站,据称属于“互联网研究机构”。
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公民和组织(包括Azimut LLC)参与创建该网站。这里的一切都像是关于斯蒂尔利茨的笑话。也许美国人什么都不说,但对我们的人民来说应该很清楚了。
域名注册期间的买方验证并没有进行,因此我们只能猜测谁需要这种反俄挑衅,他出于何种原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假消息是通过thinkprogress.org资源分发的,该资源隶属于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美国进步中心”。中心是由乔治•索罗斯资助,与美国民主党的领导有密切关系。
我有一个问题。在给我们所有这些材料之前,美国是否可以在自己的特殊服务部门过一遍?前几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我们贪污纳税人的钱。如果美国外交官向高级俄罗斯官员说这样的废话,你们可以算一下你们纳税人的钱并向你的情报机构询问这些钱用来做什么了。而且,从对俄罗斯的指责来看,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但从究竟是谁准备了这些假消息的角度看,就并不是无稽之谈了。
我将非常感兴趣,例如,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知道了这个经过,他会有什么反应。 向特朗普展示他经常提到的这种假冒伪劣新闻“成长腿(俄罗斯用法,意思是谣言传开)”将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个故事的根源,以及围绕“俄罗斯干预”的整个诽谤,长期以来已经变成了“荒谬的戏剧”,必须在美国和美国的国内政治中寻求答案。现在剩下的只是建议华盛顿政治战略家结束这场闹剧,不要误导自己的公民和国际社会,并在自己应该做的事上表现得更加专业。
我想说,这项互联网调查的结果将很快通过官方渠道发送给华盛顿。

期刊《克里米亚》关于半岛媒体形势的特刊


一年前,我们用英语出版了一期《克里米亚》期刊的特刊(http://journalcrimea.ru/wp-content/uploads/2017/02/MID.pdf),以便您和我们的外国合作伙伴通过一手资料,而并非中间人了解半岛生活。我们决定将继续...。 今天,期刊《克里米亚》的特刊专门讨论了该地区的媒体状况。
我想提醒你们注意,这本期刊并不是由2014年后从俄罗斯搬到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出版或书写的,而是到2014年为止一直住在那里并将继续住在那里的克里米亚记者写的。他们准备了一篇评论,一个关于半岛媒体的故事,你们可以读读。期刊可下载。我们还打算将其发送给国际组织。联系信息也可在期刊中获得。
我们在一些“人权机构审查”中读到了很多关于克里米亚媒体的奇怪消息。与此同时,人们从未去过克里米亚,甚至从未通过电话与克里米亚人和克里米亚记者进行过沟通。现在,他们有机会直接阅读和联系克里米亚人。

卡塔尔退出欧佩克之后


在上次新闻发布会期间,我被要求发表俄罗斯对卡塔尔退出欧佩克的看法。
众所周知,俄罗斯在双边和欧佩克成员国与非成员国合作宣言的框架内积极与欧佩克国家合作。“宣言”两年来取得了切实成果 - 全球商业石油储备大幅下降,供需严重失衡减小,2018年平均价格明显高于前几年的危机时期。
作为本组织的积极成员,卡塔尔为《维也纳协定》的成功作出了巨大贡献,并在联合部长级监测委员会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认同这些努力,并对卡塔尔表示赞赏。
我们相信,卡塔尔领导人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决定不会影响俄罗斯与石油生产国伙伴之间的密切合作。“合作宣言”的参与者决心继续共同努力,旨在改善石油市场并提高其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在12月7日的石油输出国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各方达成了一项关于将“宣言”再延长六个月的协议,确定了石油减产的新目标。
总的来说,俄罗斯与卡塔尔在能源领域的双边互利合作相当密切,我们相信,这一合作将会取得成功。我们还圆满地在天然气输出国论坛(GECF)进行了合作。

关于俄日关系问题答记者问


问题1.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莫尔古洛夫与日本外务省外务审议官森健良在新机制下的磋商将在什么时间进行?

答:此类磋商的时间尚未确定。我们将继续协调关于开始就和平条约问题进行对话的事宜。

问题2.1960年1月27日,苏联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以美国军事基地撤出日本为条件的备忘录是否是缔结和平条约的关键?

答:当然是,我们将在谈判过程的框架内讨论一系列问题,包括安全问题。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考虑所有可用的外交函件,包括1960年1月27日和2月24日苏联政府的备忘录。

问题3.截止2019年夏天,缔结和平条约的前景如何?

答:目前并没有具体协议规定解决和平条约问题的时间。除此之外,在领导人商定的机制框架内的谈判也尚未开始。显然,要加强相互理解和信任,扩大务实合作,使俄日的关系更进一层,然后才能在此基础上解决更为复杂的双边问题。

问题4.关于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可能于12月27日访问俄罗斯。

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具体的时间、地点和形式。如果在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的时间表上出现了会晤信息、参与谈判、访问,那么我一定会通知你们。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410-13-12-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