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2月19日

2468-19-12-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2月19日

安德烈•卡尔洛夫被谋杀案调查进展


今天,距俄罗斯联邦驻土耳其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安卡拉恐怖袭击中不幸遇害已满两年。

土耳其执法机构已经完成了对此事提起的刑事案件调查,并向法院提交了他们起草的起诉书。这些资料将由俄罗斯调查人员进行分析——他们一直在与自己的土耳其同事们进行合作。

我们期望,即将到来的审判,将彻查这一暴行的所有参与者,并依法使其得到应有的惩处。

俄罗斯外交部和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馆一直对此予以监督。

叙利亚局势进展


现在,是时候对即将过去的2018年进行总结了。在这一年,叙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局势有了重大的积极进展。这些进展的实质和规模,在该国首都大马士革及其他大城市——阿勒颇、霍姆斯和拉塔基亚——都能明显地感受到。今天,他们过着和平的生活,不再像过去那样面对恐怖袭击和轰炸而惶惶不可终日。尽管遭受了极其艰难的困苦,但人们正在筹备迎接新年。在一向包容的叙利亚,这是许多人要例行庆祝的节日。而基督徒们,还要庆祝圣诞节。今天,在叙利亚政府控制区,都洋溢着这样的节日气息。
然而,这些即将到来的节日,却可能与伊德利卜无关,那里笼罩在“努斯拉”恐怖分子的胡作非为和管控当中。他们设立的以所谓的“拯救政府”为代表的“行政当局”不厌其烦地监视着那里的一切,为的是将被认为侮辱了穆斯林教徒情感的任何新年庆祝活动从日常生活中抹去。
在被摧毁的拉卡市,情况也没有更好。在那里,没有人在一片狼藉的教堂废墟上庆祝圣诞节,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离开了这座“鬼城”。
新年前夜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刻。对于叙利亚人来说,这些希望在很大程度上与进一步推进国家主权和统一的全面恢复、实现领土完整、最终消除恐怖主义存在、重建政治和社会经济秩序,以及促使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重返家园等问题的解决方案有关,与如何克服长期危机所带来的后果有关。
在这条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步,是与叙利亚各方就宪法委员会成员名单进行磋商所取得的积极成果,作为“阿斯塔纳机制”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外交部已于昨日将这些成果提交给了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组建宪法委员会的决定,是在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上做出的。我们希望,这个重要机构能够在日内瓦完成筹备,并在2019年初开始工作,其目标是在叙利亚进行宪法改革,并在此基础上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举行大选。
我们密切关注叙利亚东北部的局势进展。那里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其主要原因是美国的非法军事存在。华盛顿继续与充斥着分裂主义思潮的库尔德政客们眉来眼去,这导致了安卡拉的担忧急剧增加,这种情况也使土耳其的国家安全面临着威胁。美国人暂时还无法驱散他们,其结果是,幼发拉底河流域(沿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地区)以及就在不久前刚刚遭受了“伊斯兰国”侵犯的地区的局势已经极度恶化,并有可能演变成一场严重的危机。库尔德人和叙利亚人正在成为事态中的人质,而蠢蠢欲动的“伊斯兰国”余孽将从中渔利。
我们一再谈到美国实际侵占叙利亚大片领土的问题,也曾多次指出,美国的非法存在正在从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由头演变为解决叙利亚危机道路上的危险障碍。我们认为,这个论点也完全适用于“卢克班难民营”的情况,该难民营位于美国在“阿特-坦夫”非法军事基地周围单方面设立的55公里“独占区”内。美国人不允许叙利亚政府代表进入这一区域,但却袒护着躲在那里的武装分子,包括与“伊斯兰国”有关的恐怖分子,并对这些人予以训练和武装。其结果是:非法武装团伙的成员现在控制着一个5万人的营地,居住在那里的大部分人早就想离开营地返回家园,但却无法按部就班地去做这件事。
目前,我们正在继续论证组织下一个“卢克班”人道主义车队的方案,无论如何,在即将到来的冬季,这样做总能减轻一些人们所面临的痛苦。向他们提供紧急援助的需求显而易见。然而,为了使这项人道主义行动得以开展,美国作为实际占据着营地所在地的一方,必须为联合国、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的人员能够安全抵达那里提供全面保障,并且有针对性地向“卢克班难民营”中有需要的人们发放人道主义物资。否则,这些本应提供给难民营居民的物资,将成为对躲藏在这片区域内的武装分子的援助。

联合国大会就乌克兰起草的、关于所谓“克里米亚和黑海以及亚速海部分水域军事化”的决议草案的表决


联合国大会于12月17日举行全体会议,会上审议了乌克兰代表团起草的《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乌克兰),以及黑海和亚速海部分水域的军事化问题》的决议草案。
该文件具有政治化属性,建立在针对俄罗斯的不可接受的指责之上,旨在将当今乌克兰国内的所有政治和经济问题“转嫁到”子虚乌有的“俄罗斯侵略”上,并为乌克兰现任总统彼得•波罗申科创纪录的低支持率擂鼓助威。
此外,该决议草案还包含了基辅对他们在11月25日所进行的挑衅给予了歪曲而虚假的辩解。当时,三艘乌克兰军舰试图在没有事先通知俄方的情况下进入刻赤海峡,在船上发现的文件和乌克兰水手的证词都清楚地证明,这是一次经过了深思熟虑和预先谋划的行动。
此外,乌克兰的挑衅行为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包括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9条和第21条,其间规定了无害通过的秩序和规则,以及沿岸国家为确保本国领海安全而拥有的权利。
他们在决议中提出的关于俄罗斯涉嫌将克里米亚和黑海及亚速海部分水域军事化的论点,也违背了事实。俄罗斯没有在亚速海增加军事存在,那里也没有俄罗斯的海军基地。驻扎在那里的部队是用于保护克里米亚大桥和确保航行安全的。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从最初宣布建设克里米亚大桥开始,我们就听到了乌克兰官员以及依附于当今基辅政权的政客和权贵们毫不遮掩的煽动——首先是试图阻止,后来则是要摧毁这座民用基础设施。
俄罗斯方面所采取的措施(包括俄罗斯船只在内,对船只进行选择性的检查),与来自极端主义分子以及乌克兰政客们的、针对克里米亚大桥和针对我们整个国家的威胁相对应。
而乌克兰宣布在别尔江斯克建立海军基地,并系统性地关闭亚速海的某些地区以进行炮击,他们的行为才真正是为了将亚速海军事化。
遗憾的是,即便一些代表团对决议草案提出了修正案,以期更加公正地反应出11月25日乌克兰挑衅的本质,然而这也无法纠正该决议颠倒黑白的有害本质。
在此背景下,俄罗斯方面别无选择,只能将草案付诸表决并投出“反对”票。联合国成员国之间的立场差异很大,大量的弃权和大量的未参加投票非常有说服力地证明了对片面解释克里米亚和亚速海局势的抵制。与此同时,众所周知的是,许多国家都承受了要求他们投“赞成”票的直接压力。尽管如此,该决议也并未得到联合国三分之二成员国的支持。
基辅在联合国大会及其他联合国组织和机构中所采取的反俄手段适得其反,很遗憾,那只是对该国领导层失败的国内政策所做的掩饰,并且无助于乌克兰内部危机的解决。

关于“北溪-2”项目的情况


近日,华盛顿和一些欧洲国家的首都再次发表反对建设“北溪-2(Nord Stream-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声明,其理由是该项目所谓的非商业性质,以及对欧洲能源安全所构成的威胁。我们已经不止一次提醒他们注意,这种说法缺乏逻辑和常识。
无论如何,欧洲都将根据其需求的数量,从俄罗斯购买这种蓝色燃料。关于为什么由乌克兰垄断俄罗斯的天然气过境优于让供气路线多样化这个问题,我们从未听到过回答。
我们的反对者也应该看看地图并且思考一下,俄罗斯天然气的开采中心在近十年中已经转移到了北方的亚马尔地区。从那里,沿波罗的海海底的路线,比经过乌克兰的路线短了近2000公里。运输费用也不同,特别是考虑到乌克兰已经正式宣布关税比现在的关税提高三倍。
我们海外同事的行为动机非常清楚,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地将美国的液化气推向欧洲市场。但是不应与此同时还要对市场原则和公平竞争指手画脚。刚好,无论是在管道问题上,还是在液化气方面,俄罗斯都愿意进行公平的竞争。不是莫斯科,而是华盛顿一边扭着自己客户的双手,一边威胁着要对采用最佳方案向用户供应天然气的公司实施制裁。如今,华盛顿经常使用的这些制裁手段和挥舞起来的“大棒”,都是公然的政治施压。当我们在能源开采和运输领域进行内部重组时,我们的出发点是要让这一产品对于我们的伙伴来说更加具有竞争力,并且价格更有吸引力。这就是我们开展的有竞争力、有效而透明的工作。
更难解释的是一些欧洲政客的逻辑,他们试图迫使普通公民和企业为他们的“俄罗斯恐惧症”埋单。看来,对于那个欧洲消费者是否愿意按照比俄罗斯天然气价格高得多的账单付费的问题,法国发生的事件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至于说到乌克兰,我们想请大家注意的是,在对所谓的乌克兰天然气输送系统(GTS)的管理分工或“分类计价”的讨论进行了四年之后,迄今为止,那里仍未出现一个可以与之进行谈判的可靠伙伴。
我们愿意确定的是,“北溪-2”和“土耳其溪(Turk Stream)”的理念,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现有通往欧洲的天然气运输路线。这也与乌克兰有关。俄罗斯天然气经由这个国家过境可以维持,但条件是调理好相关公司的关系、乌克兰管线的利润,以及创造正常的谈判氛围。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这些领域中都未看到任何进展。
尽管如此,为了与欧洲伙伴相向而行,俄罗斯同意继续与欧盟和乌克兰就天然气过境问题进行三方磋商。而拒绝在十二月份举行下一轮会议的,正是乌克兰方面。遗憾的是,我们有理由认为,如果这样的会议被安排在一月份举行,那么它又将被基辅利用在把问题政治化和反俄宣传上,以期在乌克兰大选前给自己加分。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468-19-12-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