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9年1月11日

21-11-01-2019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9年1月11日

关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郞的会谈


据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11月在新加坡、12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的协议,俄日两国将于1月14日在莫斯科就签订和平条约问题举行第一轮谈判。双方代表团的负责人将分别由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担任。
双方还计划就两国关系发展中的实际层面以及全球和区域议程中若干热点问题展开讨论。

关于美国违反国际法


首先做下简短的历史回顾。从华盛顿各级政客(包括那些现任美国行政官员)的言辞中,我们经常可以听到有关俄罗斯违反国际法的指控。
新年伊始是重新梳理记忆的良好契机。毫无疑问,美国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国家。回顾其整个现代史,对外干涉与军事入侵几乎充斥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可就在其每每粗暴践踏国际法的同时,它却总能为此找到堂而皇之、甚至是司法公文上的诡辩。
起初,美国的政界人士并没有像今天这样为巧言令色而绞尽脑汁,当时的他们更喜欢“直言不讳”。特别是,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于1913年3月履新后,就曾无耻地谈论他将如何“教会南美各共和国选举好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专业辩词开始伴随人权问题的发展而登上历史舞台,并早在1922年,美国国务卿兰辛在谈及海地武装入侵时就曾有过这样的说辞:有必要“保护美国人和外国人的生命以及他们的财产”。很快,这一论调成为美国人最为青睐、“使用最广泛”的政治词语。1945年8月,为了证明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合法,美国总统杜鲁门也是使用了同样的“辩词”来通告全国。直到今日,历史学家对这次惨绝人寰的军事行动的合理性仍充满争议。然而,无可争辩的是,这是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一次在城市投放原子弹的个例。
冷战期间,美国人再次失去底线,开始使用与国际法准则不相符的各种托词为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军事侵略辩护,这些托词集中体现在意识形态领域。例如,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于1960年3月直接表示:华盛顿不会允许在西半球建立一个以“国际共产主义”为主导的政权。1961年,美国领导层以类似的借口为自己辩白,准备在越南实施血腥的军事干预,这反映在 1961年11月8日的备忘录中。1964年8月7日,美国又推出了所谓的“东京决议”,非常“优雅”地将军事入侵说成“是为了推动东南亚地区安全与国际和平”。没有任何国际法法规依据的意识形态口号还成为美国1965年4月至5月间武装推翻多米尼加共和国卡马尼奥左派政府的“推手”。
应当强调的是,联合国大会一再谴责美国的此类行为是非法的。例如,在1983年11月2日第38/7号决议中,华盛顿1983年10月在格林纳达的军事行动就被明确地审定为“严重违反国际法”,尽管里根总统在面向全民的电视转播中将其说成是“帮助弱小族群”、“保护美国公民”。同样,联合国大会在1986年11月20日第41/38号决议中谴责了美国于1986年4月发动的对利比亚的军事袭击,并将其定性为“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而美国的政客们却企图将此次事件划归成“行使自卫权”。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于1989年12月20日曾向联合国安理会主席致信,称美国军队进入巴拿马是为了行使自卫权,而联合国大会在1989年12月29日第44/240号决议中,将此次军事入侵判定为“令人发指地践踏国际法”。
越过20世纪80年代的门槛,走出冷战的阴霾,由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的诡辩术更加变本加厉,他们开始用“国际法”来为自己违反国际法的行为狡辩,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和强词夺理,他们发明的一系列术语可以汇编成一部厚重的辞书。特别是在解释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对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的血腥和破坏性袭击时,美国总统克林顿谈到了“恢复和平”、“限制军事潜力”等多个术语。而在准备入侵伊拉克时,乔治•布什总统又提出了萨达姆•侯赛因可能“给世界”带来某种不可预知的“威胁”。而在2017年4月,美国又以防止“扩散和使用致命化学武器”为由,发布了一项对叙利亚进行非法攻击的命令。
非法掠夺俄罗斯的外交财产,动辄就驱逐我国的外交代表,这本身就是在违反国际法,而美国的政客却通过所谓的捍卫国际法为此诡辩。我们不会天真地相信美国政治机构的“蛮横无理”会在可预见的未来发生变化。正如近年来发生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华盛顿正越来越积极的试图用“基于规则的秩序”来取代“国际法”。在白宫里,有可能出现致力于变革的政府,他们也许会在移民政策、医疗卫生或税收战略领域有所改变,但他们保持不变的是对“自身民族优越性”的深刻信念。而正是这种优越性,在为期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成为其可以违反国际秩序准则的“许可证”。
我们喜爱历史,但我列举这些历史上的同类事件并不是出于对历史的热爱,而是由于近日来,一些一直在违法国际法的国家却对俄罗斯横加指责。

关于安德烈•卡尔洛夫谋杀案审判的进展情况



1月8日至10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谋杀案的初步法庭听证会在安卡拉市法院举行。在这起案件中共有28名被告,其中10名被列入国际通缉名单。
众所周知,由土耳其执法机构根据调查结果起草的起诉书于2018年11月提交法院。与此同时,俄罗斯调查人员也正在研究从土方获得的材料,以期得到俄方的独立调查结果。
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审判的进展情况。根据其结果,所有参与此次暴行的人都将浮出水面,并将依法受到应有的惩处。

关于叙利亚局势的进展


最近一段时期,叙利亚局势瞬息万变。
在俄罗斯军队决定性作用的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进展顺利。来自“努斯拉阵线”和其他激进团体的恐怖分子最终被“锁定”在伊德利卜省和幼发拉底河以东的数个地区。
我们再次重申将致力于执行2018年9月17日关于稳定伊德利卜降级区的“俄土备忘录”。同时,2018年9月以来违反停火协议事件的激增引发俄方关注,而这样的事件超过了1000起。继续维护停火协议并确保极端组织和重型武器从非军事区的撤出是当前局势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应防止伊德利卜降级区成为数千名“努斯拉阵线”恐怖分子的避难所,因为建立非军事区与建立降级区一样,都具有临时的性质。
众所周知,2018年12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我们认为,华盛顿这一决定的实现将使叙利亚局势走向正确的道路,因为非法驻留在叙利亚国内的美军及其他国家的军队最终都必须撤离。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人离开后留下的领土应当由叙利亚政府军接管。在这方面,库尔德人与大马士革建立起对话关系尤为重要,毕竟库尔德人是叙利亚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叙利亚当局对库尔德居民区的重新管理还将降低叙利亚邻国发生战乱的风险。
在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背景下,俄方将继续致力于以“阿斯塔纳模式”保证国为基础,在日内瓦成立宪法委员会。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共同组建这样一个委员会将开启一个稳定、长久的政治和平进程。叙利亚各方,包括政府和反对派都对该委员会的组成表示赞同,这就意味着他们将参与到这一政治进程当中。任何其他强加的决定都可能使谈判中断。在这方面,俄方将集中全力做好与联合国秘书长新任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的建设性合作。
在叙利亚议程中同样重要的是向所有有需求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为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自愿和安全回返创造条件。在改善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方面,俄方既曾直接向该国公民提供过相关援助,也曾通过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种国际机构完成善举。自2015年9月以来,俄军方共实施了超过2000次人道主义行动(移交货物的总重量超过3000吨)。
关于叙利亚难民问题,我们正在努力为叙利亚难民回返至其常居地创造条件。为了能够有序地向叙利亚难民提供必要的帮助,俄方还积极与叙利亚政府、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以及其他有关方面做好协调工作。正是由于采取了上述措施,叙利亚难民回返工作进展迅速。自2015年9月30日以来,已有超过32万难民(其中超过9万人是在2018年7月中旬后返回叙利亚)和约13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返回其常居地。我们认为,难民的回返过程不应被某些人为条件所约束,也不应被政治化。俄罗斯的原则立场是所有难民都有权返回家园,这是叙利亚公民的基本权利。

关于阿勒颇化武事件的调查进展


我们十分满意地看到,由于叙利亚和俄罗斯双方一再向禁化武组织提出上诉,1月6日化武检测使团终于抵达叙利亚,开始调查2018年11月在阿勒颇发生的氯气袭击事件。
根据现有的消息,禁化武组织的专家准备走访医治受害者的医院和诊疗中心,并对此次化武攻击的证人和目击者进行问询。我们希望,该组织的专家能够及时赶往袭击现场进行调查。
考虑到此次化武事件已过去两个多月,我方敦促禁化武组织技术秘书处能够加紧调查,并根据结果向禁化武组织执行理事会提交相关报告。

关于“白头盔”伪人道主义组织


根据现有消息,在约旦境内仍然留有所谓的伪人道主义组织“白头盔”活动分子,他们积极参与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的挑衅事件,并与恐怖分子密切合作。
在西方国家的极力支持下,早在2018年仲夏, “白头盔分子”们就匆匆从叙利亚政府军解放区撤离到该国南部。众所周知,伪人道主义者们的靠山曾向他们许诺,在短时间内向他们提供在欧洲国家的庇护所。您已经看到在有关各国,尤其是在欧盟国家如何讨论向他们提供住所、居留许可、公民身份、保护和基础设施援助。然而,几个月后,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很显然,西方国家并不十分愿意接收这些或者参与过严重犯罪、或者至少与最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有过密切合作的人。因此,上述对约旦人的承诺不会兑现。利用地缘政治动机,在另一个国家为这些挑衅者提供庇护是一回事,而将他们带到自己的领土,对本国公民构成威胁,还要把他们奉为宾客,甚至允其入籍,就另当别论了。更何况,一部分“白头盔分子”如果置身于中东之外,很有可能在某种原因的驱使下说出他们在叙利亚的实际行动。显然,背后的资助者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关于对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的黑客攻击


在上次发言中,有关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遭到黑客攻击的事实,我已经向你们做过通报。今天,我想向各位介绍的是已经掌握到的汇编数据。根据这些数据,您自己就会得出我部网站遭到大规模黑客攻击的结论。
2018年1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俄罗斯外交部门户网站共遭到超过7700万次的攻击。根据我方专家的检测,黑客是通过在日本、美国、乌克兰、罗马尼亚、德国、丹麦、意大利、英国、加拿大、荷兰、沙特阿拉伯、波兰、土耳其和中国注册的IP地址进行攻击的。
2018年4月20日,被检测到的大规模DDoS攻击不仅针对俄外交部网站本身,还侵入了我部在互联网领域所有的公共资源。此次攻击的总处理量超过每秒150千兆字节,因此我部的官方网站以及位于域名mid.ru下的俄罗斯驻外机构网站短时间内无法打开。
尽管如此,所有信息攻击都被成功击退,并没有对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的完好性和俄驻外机构的信息资源产生破坏性影响。
说到这里,我想起西方同事们常常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俄罗斯进行黑客攻击。通过以上数据,我方只想再次强调确保网络安全以及跨国联合打击网络空间威胁的必要性。
我们做好了与上述国家就网络安全问题进行合作的准备,我方将提供数据、进行磋商。如果有谁对所述数据感兴趣,则我方随时愿意进行合作。

关于第23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


根据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决定,第23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将于2019年6月6日至8日在圣彼得堡举行。
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始于1997年,于2005年受到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支持,主要讨论俄罗斯和世界经济的热点问题以及广泛的国际问题。该论坛不仅在俄罗斯被认为是年度最重要的政治经济活动之一,还赢得了国际上的高度认可。
年复一年,该论坛逐渐成为举世公认的、权威的、没有政治参与的商业与政府间非正式对话平台。在其框架下,不仅能够建立值得信赖的商业联系,各国商界精英、学术界和民间社会代表还可以就紧迫性全球问题进行公开、坦诚地讨论。
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国内外参与者的数量每年都有所增长。
我们邀请您出席2019年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并参加论坛丰富多彩的活动计划。
有关圣彼得堡论坛及其会议的详细信息,您可以通过论坛官方网站www.forumspb.com进行查询

关于俄罗斯在1月22日德法签署《亚琛条约》背景下对联合国改革的立场


计划签署的《亚琛条约》是一份法德双边文件。该文件的起草工作是在私下进行的,我方很难根据某些“段落”对尚未发表的文本发表评论。
至于巴黎会支持德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事实,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法方此前曾有过多次此种表示。特别是,早在法国总统萨科齐与英国首相布朗于2008年3月的联合声明中,法方的这种态度就有所表露。此后,法国代表团在政府间谈判过程中不止一次地谈及纽约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问题。
德法双边谈判的形式显然不能决定德国是否可以入常,这一决定应由联合国大会在纽约政府间谈判成果的基础上做出,并由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参加。
俄罗斯主张应继续在政府间谈判过程中寻求改革之路,这种改革应得到联合国最广泛的成员国的支持——应当是绝大多数,而不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三分之二选票,最好应当是“协商一致”。重要的是要使谈判具有包容性和透明度,使其针对所有现有提案来进行,并且不制定时间表和截止日期。
俄罗斯在原则上赞成通过扩大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们毫不怀疑,在这一大批国家中,有不少国家可以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做出重大贡献。在联合国目前的成员中,包括其常任理事国的“组合”,个别地区的代表性明显过高。在联合国框架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欧国家集团占据了绝大多数席位。
无论如何,不能为了使联合国安理会更具代表性而无限增补成员,影响到其工作效力与效能。无论改革采取何种方式,联合国安理会必须能够充分和迅速地应对新出现的挑战与威胁。因此,改革后的安理会仍必须保持其小巧精干的特点。
坦率地说,我们对法国及一系列其他国家提出的限制使用否决权的改革持怀疑态度。我方认为“否决权”机制是平衡与校准理事会决议以及维护少数群体利益的重要因素。因为谁都清楚,西方“阵营”无需行使“否决权”,他们很轻松就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动员出足够多的票数去制止那些对其不利的草案。
俄罗斯一贯主张建立一个和谐的国际关系体系,这种体系下的一个原则就是要通过政治解决新出现的危机,并拒绝使用暴力来完成制度更迭。对这些原则的共同忠守将会有效杜绝围绕否决权的争论走向激化。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1-11-01-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