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4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2月14日

291-14-02-2019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2月14日

关于举办第十九届冬季外交运动会


2月16日,第十九届冬季外交运动会将在俄罗斯外交部下属的外交使团事务管理总局分支机构 “Moscow Country Club”举行。
按照惯例,驻俄罗斯各外交使团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俄罗斯外交部和外交使团事务管理总局的领导们,以及俄罗斯知名运动员和文化人士将参加此活动。

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奥运冠军斯维特兰娜•谢尔盖耶夫娜•茹罗娃、奥运击剑冠军索菲亚•亚历山德罗芙娜•维利卡娅、具有传奇色彩的苏联花剑运动员、奥运冠军加林娜•叶甫盖尼耶夫娜•戈罗霍娃等众多人士将观看比赛。

预计大约有40支外交使团的队伍将参加现代冬季两项、冰球、滑雪、乒乓球、台球、室内足球等项目的比赛。

“Moscow Country Club”的来宾们还将参加非常有趣的文化活动,其中品尝俄罗斯美食当然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还将邀请俄罗斯和外国的媒体代表出席新闻发布活动。

相关详细信息将发布在外交使团事务管理总局的官方网站上。


关于委内瑞拉局势


这个试图捍卫自身政治制度、捍卫独立和主权的国家,其局势正因不断增强的外部压力和越来越多的挑衅言论而继续变得愈加复杂。由于华盛顿无视国际法的准则和原则,前所未有地执着于必须推翻该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导致所谓的“考虑选项”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小。事实上,整个事情就是为了实现一个朝思暮想的理念——在一个国家实施政变、推翻人民和军队支持的合法领导人。给人的印象是,华盛顿那个“他必须离开”的论点,时常就会被摆上桌面,只不过每次的名字有所不同,但原则和模式如出一辙——它们只是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不断标注着新的地理位置。

强行构建出一个平行的国家机构,不会带来明显的结果。反政府行动的参与者数量并未达到预期的规模。尽管有人下了不少本钱,但却并没能让反对派内部团结一致。那些向自行宣布的政权提供国际支持的主权国家,他们的立场也迅速增加了许多细微的差异。一切都表明,由白宫编排的、在委内瑞拉以武力方式进行激烈对抗的剧情已经得到了赞同。

在此过程中,他们使用了所有信息的手段和心理压力的手段,从操纵媒体发表各种具有挑衅性的文章,到直接讹诈并煽动仇恨。其影响的主要对象是玻利瓦尔共和国的武装力量。他们继续对人们进行集中洗脑,公开怂恿委内瑞拉军方参与叛乱。华盛顿的一些高级官员还呼吁另一个国家的武装部队转为支持新的政治领导层。在此之后,从本质上说,美国还有什么道德资格在一个国家内部或在国际舞台上对民主和法律指手画脚?他们没有任何权利。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地步——就在几天前(2月11日),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向六名委内瑞拉将军发出了“个人最后通牒”,其中包括统领该国陆军、空军和海军的国防部长。对于委内瑞拉军队最高指挥官所谓的“投降”,美国参议员承诺,会让委内瑞拉反对派议会赦免追随他们的军人。这是某种计算机图表吗?被别人操纵的人,那是真正的傀儡,可以任由人摆布,而这只是一个试图梦想成真的虚拟的童话故事。

所有这一切,都与不断加强对该国的制裁压力相结合,为的就是在委内瑞拉国内和国际舞台上进行狡辩——要把委内瑞拉人从饥饿和寒冷中拯救出来。并且还需要向全世界的民主力量解释,为什么华盛顿如此关心委内瑞拉的局势。那里的人民正在遭受苦难,被精心策划的各种单方面限制不仅破坏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基础——石油工业,还导致了金融和社会经济状况的迅速恶化和社会边缘化,继而最终摧毁委内瑞拉的国家体制。华盛顿的经济学家们、政治家们,最重要的是记者们,对这一点焉能不知?焉能不想?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并隐藏了起来。

只有“攫取时代”这个词可以用来描述华盛顿在制裁狂热中打算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和金融资产(首先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做些什么。这不仅是违反了国际法的单方面强制措施,而且还给了所有人一个明确的信号——美国可以自行决定操纵任何一个国家的财产和资本。这就是给你们的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和反保护主义。在这里,已经是对整个国家的掠夺了。

他们甚至讲到,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将被拒绝返还以往发放给委内瑞拉的贷款。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威胁来自华盛顿。而与此同时,委内瑞拉的反对派领导人却在竭力强调,如果他们上台,他们愿意履行其对国际债权人的义务。其中直接提到了俄罗斯。

我不得不再说一下强加给加拉加斯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话题。看上去,帮助人民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不搞清这个援助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提供的,以及它背后隐藏着的玄机,那就只能停留在表面现象上。我们收到这样一些信号,据称,俄罗斯反对向委内瑞拉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且,俄罗斯提交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似乎旨在破坏美国及其盟国所计划的人道主义行动。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个谎言,并试图转移对真正事实的关注,即:美国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草案,实际上旨在通过提供作为破坏委内瑞拉局势手段的人道主义援助,来掩盖其预谋的挑衅行为,并有可能为军事干预提供借口。我们在其他国家的例子中已经看到过所有这些桥段,请回忆一下与这种貌似善意地向各个国家(包括中东和北非国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有关的历史事件。

红十字会领导层明确指出,正在被筹划中的行动,与人道主义援助没有任何共同点,并公开表示不会参与这个非常可疑的项目。我引用一下他们的原话——“我们不会参与对我们来说并非人道主义的援助”。

俄罗斯主张,尊重向委内瑞拉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联合国机制。所有与人道主义援助有关的问题,都应当通过法律渠道,包括通过联合国驻加拉加斯代表处或通过其他人道主义组织,按照能被普遍接受的国际程序予以解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宣布,愿意在委内瑞拉方向上与我们合作。

我们强烈反对将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援助议题政治化,强烈反对以挑起国家政变为目的,将其当作操纵该国公众舆论和动员反政府力量的幌子。美国人打着什么主意又来分发他们的“饼干”?这将导致怎样的悲剧性后果?我们对此洞若观火,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

然而,我还是想直接问一下美国人道主义使团的组织者——你们所追求的目标究竟是什么?是为委内瑞拉人民提供援助吗?你们是认真的吗?这是又一次非常龌龊的挑衅。如果你们还要坚持说这就是援助,那么通过联合国旗下的人道主义支持机制,才是符合逻辑的援助。这些机制是基于丰富的经验,并按照公正、中立、独立和人道的原则进行运作的。而现在,发生在库库塔市的一切都能证明,事情正像我们刚才所说的那样在进行。因此,不要再蛊惑大众了——在人道主义车队的掩护之下,酝酿着的是对受害者的虎视眈眈,以期找到外部军事介入的借口。这一切都应当看得透、理得清。似乎,组织者们在这方面打错了算盘。须知,对于整个拉丁美洲,乃至对于自诩为文明的整个国际社会来说,军事干预都是一条红线。

我们认为,必须避免采取可能引发委内瑞拉紧张局势继续升级的措施和言论,特别是那些针对委内瑞拉武装力量而发出的、暗示他们加入国内民间对抗的任何聒噪。

我们不厌其烦地一再重申,国际社会的任务,是促进委内瑞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寻求相互理解。

我们非常重视墨西哥、乌拉圭和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国家在“蒙得维的亚机制”内所提出的调解方案。该方案规定,应进行没有最后通牒、没有先决条件、全面而包容的对话。我们认为,这项倡议以其所宣布的内容得到了广泛的国际支持。在这样的前提下,俄罗斯将愿意致力于调解,以克服委内瑞拉危机。

最后,我再谈谈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努力。在委内瑞拉的事情上,我们与各方保持着非常广泛的联系。我们一直在阐释我们的立场,包括在美国。但这并非一些媒体所提到的磋商——他们引用的是艾布拉姆斯先生昨天在美国国会的讲话。坦率地说,我们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请在翻译成俄语时再认真一点儿。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前天,应美方的提议,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进行了电话会谈。期间,俄罗斯外长警告说,不要对委内瑞拉的内部事务进行任何的外部干预。问题是,美国方面想要的是什么——如果美方力求改变俄罗斯的立场,那这未必能够实现,因为俄方的立场不是建立在机会主义的权宜之计。俄罗斯的行为符合国际法和国家主权的观点,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也正是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愿意与包括美国伙伴在内的所有人进行对话。

关于联邦议院法律处就委内瑞拉局势的

专家意见


联邦议院——德国议会下院(顺便说一句,我们已经引用过它了)——的法律处发表了一份关于委内瑞拉的专家意见。根据该意见,选举和任命国家元首的问题,依然是国内行为体的专属权限。外国关于承认某个自然人为国家领导人的决定,并不能赋予新政府合法性,也不能被视为对宪法政权或反宪法政权的确认。

由此就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即:外国政府对国家临时元首的承认,就是干涉该国内政。我要强调的是,这个结论是德国议会下院法律部在分析报告中得出的,而不是由个别政治人物提出的。

作者清晰明确地将军事干预的威胁视为对另一个国家使用武力的威胁——这粗暴违反了《联合国宪章》。

此外,针对国家元首的威胁,也被视为为了反对国家政治独立而进行的暴戾威吓,这同样违反了主权平等的原则。

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结论。在我看来,甚至不需要再召开某个法律小组的会议。当然,指定并发表这样的报告——这是另一个国家的主权。毕竟,围绕着委内瑞拉所发生的事情是显而易见的。从另一个方面看,围绕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塞尔维亚所发生的事情,似乎同样也是显而易见的,但国际社会和许多国家却以文明自诩,认为自己不属于“政体”,而属于“民主的”国家,于是对违反国际法的行为选择了支持。

就MH17航班空难问题即将进行俄、澳、荷三边磋商,有记者歪曲俄罗斯对磋商所持的态度


今年年初,俄罗斯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以及在外交部的官方网站上(2月11日评论),都发布了准备与澳大利亚和荷兰就MH17航班空难问题进行三方磋商的资讯。许多媒体,包括俄罗斯和外国媒体,都开始对此有所反应。然而遗憾的是,他们歪曲了我们所说内容的本质(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就得去问原作者了)。我有一种感觉,应该是有意为之,因为这些作者并未找我们要评论。

给人的印象是,撰写该主题的个别评论员,要么未认真阅读和聆听我们发布的东西,要么是随意,或者更有甚者,是故意歪曲我们的立场。

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1月11日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是针对由荷兰方面更早发布的、关于三方磋商的外交接触声明的反应。鉴于此,我认为,一些记者声称俄罗斯联邦最先公开谈论筹备此类谈判——这与事实完全不符。是澳大利亚和荷兰没等到调查结束就指责俄罗斯与空难有牵连,并以最后通牒的方式要求磋商。与此同时,他们还想说,让俄罗斯对这一毫无根据的指控承担法律后果。

鉴于我们对这个话题已经发布过了那么多的资料和信息,我就再解释一次,尽管这样做很奇怪。我非常希望在这个问题上能够水落石出。只有当海牙和堪培拉正式通过外交照会,确认了他们愿意在磋商过程中讨论与调查“MH17案”有关的所有问题(包括在发生空难的空域,当事国的责任问题,以及俄罗斯向“联合调察组”递交的数据使用问题)时,俄罗斯才同意了进行这样的磋商。我要强调的是,我们所说的不是什么“暗中”联系,而是以文件形式已经被登记在册的上述两国的信件,以及明确表示同意的信函。

据称,俄罗斯同意参加协商,就是表示愿意承认对马航“波音”飞机的责任——这种对俄罗斯外交部声明的任意曲解纯属幻想,而且是虚伪的幻想,其间还涉及到一些关于有可能在协商中讨论某种赔偿作为“赎罪”的想法,所有这些都是谎言。散布这些谎言的目的,就是为了营造某种负面的信息环境。

还有人说,我国代表团即将在维也纳进行的“实质而专业的对话”,应该在四年前就开始。发出这样的观点,对于在出版社实习的实习生来说,或许还情有可原。但如果持此观点的人是一个专业的评论员、政论家或记者,那么如此论断就是不可接受的。

请问,俄罗斯在这四年里都做了些什么?我们一直在试图敲开另一方的大门,并建议在目前由荷兰检察院主持下所进行的技术和刑事调查方面能够提供自己的协助。

俄罗斯解密了属于国家机密的技术数据,而荷兰方面却以自己的法律为借口遮遮掩掩,并且现在仍然不急于与任何人分享他们所拥有的信息,用“拒绝”来回答自己的议员和媒体。
我们曾用了很长时间,徒劳无功地试图搞清楚调察机关对于我们递交给他们的、对确定真相具有至关重要意义的大量数据是如何使用的,以及是否充分考虑了俄方对调查方法的所有建议。他们的回答要么是完全的沉默,要么就声称资料正在被审议,但不提供任何的评价,因为那与众所周知的、倾向于“指责顿巴斯民兵组织和俄罗斯”的主要调查路线不符。

对于正在筹备中的、与澳大利亚和荷兰方面的会谈,我们将其视为可以再次尝试提出我们所积累的许多问题,并以各方对话和直接沟通的方式,就MH17航班空难案件的调查进程进行讨论的一次机会。我们强烈要求,不要人为操纵,不要虚假解读。我们愿意在线回答问题,并进行详细的说明。但是,只要我们发布有关这个议题的一些什么内容,我们的资料就不会被分析,也不会被呈现给广大的读者或观众。相反,他们会从中断章取义,完全歪曲事实,并以此为基础,向信息空间散布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观点。

关于荷兰国家安全情报局局长D.Schoof 对MH17航班空难问题的报告作者施加影响的
事实被揭露


我还想再说几句与“MH17案”有间接关联的话题。

在荷兰记者进行调查的过程当中,揭露了能证明现任荷兰国家安全情报局局长D.Schoof滥用其职务权利的一系列事实。此人曾担任国家安全与反恐协调员,并在马航“波音”飞机遇难的最初几天,以协调员的身份负责协调该国各机构的行动。

正如荷兰记者所调查的那样,2015年,D.Schoof利用行政资源,将特温特大学专家撰写的、有关荷兰当局对2014年7月17日空难的反应效率进行评估的结论,朝着有利于政府的方向进行了调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项研究是在荷兰内阁的委托下进行的,其目的是为了找到危机应对体系中的“瓶颈”,所以原本应当具有严格的独立性和客观性。

但是,D.Schoof不喜欢针对政府的批评意见,他通过干预专家的工作,给予他们指示,强迫他们对文件进行“编辑修订”,并从最终版本的结论中删除了负面的观点。

虽然这件事与MH17空难的调查本身并无直接关联,但它清楚地表明:荷兰当局所宣称的他们“不干涉‘联合调察组’进行独立调查”的言论,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信的。总的来说,其所秉持的态度由此可以一目了然。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91-14-02-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