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1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4月11日

759-11-04-2019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4月11日

关于英国外交部副外长就利比亚问题的公开表述


在说到利比亚及其目前极为窘迫的局势时,我认为有必要谈及临时监管中东问题的英国外交部副部长马克•菲尔德日前在各方面所做的杰出发言。在与英国下院的辩论中,他一度同意了工党关于英国武装干涉伊拉克和利比亚造成“灾难性后果”的结论,并称:“伦敦原本想要通过参与联合国行动帮助利比亚人自行实现稳定局面的愿望非但没能实现,也没能保持住2011年事件后取得的成果。”

这段说辞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也就是说,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包括对国家基础设施至关重要的目标实施点轰炸,现今都被称作是“参与稳定该国的措施”。而这些措施显然应该被理解为对一个主权国家内部事务的野蛮干涉;公然支持反政府政变,当然,还包括支持公众对国家领导人的肢体滥用私刑,以及对此前曾一度被其谅解的穆阿迈尔•卡扎菲本人,出尔反尔地下达死刑令。至于说到西方想要得到的如意算盘,那就是要将原本自然资源十分丰富的利比亚变成完全受西方控制的烃类物质的供应国,并在名誉上承认其“民主国家”地位,而实质上彻底操纵其主权。显然,西方想要在利比亚实现的目标并没能如愿。

坦率地说,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许多国家现今所发生的一切,尽管内部局势各不相同,但西方使用的干预手段与颠覆剧本与利比亚如出一辙。首先使每个国民都相信民主化的必要性,聚焦现政权包括在经济和内政领域所犯下的种种错误,利用各种尺度对主权国家利比亚实施打压与干涉,支持顺其意者,并对其不合意者实施制裁。

关于2010年4月波兰总统专机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失事周年纪念日


自2010年4月10日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夫妇、其随行人员及机组人员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已过去9年。这场空难对于我们两国来说震撼深重。

众所周知,波兰国家检察院及特别专家委员会对总统专机失事原因的调查仍在继续。同时,与国家间航空委员会、波兰国家航空事故调查委员会以及正常思维所应得出的结论相悖,包括总统客机上存有某种“爆炸物”等指控在内的各种不合常理的调查结论仍不断涌现。遗憾的是,俄方继续遭受到索赔、无理要求以及特别是非法存留失事飞机元件等指控。

我们认为应当恰当地描述所发生的一切。

“斯摩棱斯克”坠机事件的真实情况是:俄罗斯方面对此次空难进行了及时立案,其调查工作委托给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但整个工作尚未完结。作为大规模工作的一部分,俄方向波兰主管机关提出了42项司法协助请求,其中两项至今尚未得到答复,相关的调查材料陆续从波兰寄到我处。与此同时,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全面执行了32项波兰方面的司法协助请求,有4项仍在处理中。

至于飞机的残骸,它们是本案的物证。根据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第82条,“所有物证应当在刑事案件调查过程中得以保留,直至判决生成法律效力或提出上诉的期限届满及终止刑事案件决定。”因此,在俄罗斯所调查的相关刑事案件做出最终诉讼结论之前,不可能将坠机的碎片移交波兰。

9年前的那次给人类带来巨大痛楚的空难将两国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其周年纪念日之际,我们呼吁波兰方面能够像俄方一样充分了解斯摩棱斯克坠机事件的复杂性,以及其调查工作直至今日仍必需持有专业、诚实和审慎的态度。我们希望,此次事件的所有法律程序都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我想再次强调,俄方在这一事件上的态度完全开放,我们的主管部门会与波兰方面积极配合。近些年来我们一直秉持和强调这样的立场。


关于日本就南千岛群岛部署无人机的外交行动



我们注意到,日方继续对俄罗斯联邦萨哈林州千岛及南千岛地区进行的各种活动表示抗议。其最近的一次外交行动是4月9日向俄罗斯驻日大使馆提交的一份报告,其中对媒体播报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在上述地区部署无人驾驶飞行器表示抗议。

我们曾一再指出东京的此类外交行动不可接受,这实际上是对俄方内政的干涉。不论上述新闻的可信度及性质如何,我想再次提醒日方,俄罗斯完全拥有法律权力在自己的领土上组织任何活动,包括加强国家防御能力。

我们认为日本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其执意不肯接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的另一个佐证。而在其投降过程中及1956年加入联合国时,都签署文件承认了二战失败的结果。此种处于复仇主义边缘的思维模式与俄日两国领导人提出的在双边对话中建立信任和营造积极氛围的愿景相去甚远。

两国领导人曾经就某种谈判、沟通及团队合作的方式达成共识。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所有现存的双边问题。通过某种外交行动和抗议,而且是针对我所说的那些问题,显然会毫无出路。


关于美国国务院发布的“前往俄罗斯危险”的声明


美国当局再次公开宣称,他们打心底反对俄美两国公民的往来。4月9日,美国务院网站刊载的一篇“请美国人前往俄罗斯时需提高警惕,最好不要访问该国”的文章证实了这一结论。

作为该声明的理由,不仅强调在俄罗斯会碰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能遇到的犯罪分子,而且还将受到执法机构起诉的威胁。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当局试图限制美国公民的自由,禁止他们到访克里米亚。

如果客观地评价风险,那么俄罗斯人到美国旅行的危险则要大的多。包括俄罗斯公民在内的数百名我国同胞目前被关押在美国监狱。

美国地方当局甚至不能提供准确的统计数据。或许他们可以,只不过是在故意隐瞒。尽管我方曾多次向华盛顿提出质询,但仍然没得到确切答复。根据1964年双边领事公约,美国有义务向俄罗斯通报相关的统计数据,但美方往往不通知我方有关俄罗斯公民在美被拘捕的具体情况。为此,我们不得不定期向美国务院指控此种违法行为,并强调多起对俄罗斯公民犯罪的指控存在很大疑点。

美国对俄罗斯人抱有偏见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去年在华盛顿地方大学留学的玛丽亚•布京娜的被捕。在到处充斥着反俄情绪的美国,该大学生的获罪仅仅因为其持有俄罗斯护照。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前提下,美方就将企图干预美国内政的罪名强加给这名俄罗斯大学生。

我们一再对玛丽亚•布京娜的情况做出解释。稍后我将举出另一个我认为具有代表意义的案例,那就是美国对波格丹娜•奥西波娃的拘捕。

美国特工部门还在第三国境内实行对俄罗斯公民的追捕。俄外交部每年都会更新对同胞的相应警告,但遗憾的事,华盛顿在世界各个角落非法拘捕我同胞的人数在继续增长,甚至动用特工实施抓捕行动。仅在去年就有7起此类事件。

你们也许还记得维克托•布特和康斯坦丁•亚罗申科。维克托•布特是在泰国被美国特工诱捕的。此后,在华盛顿最严酷的威胁下,地方当局被迫同意了他的引渡。康斯坦丁•亚罗申科则是在利比里亚被绑架,在逮捕期间遭到严重殴打。两人在纽约被判处了长期徒刑,分别为25年和20年。此外,美国官方代表还公开承认该判决是对其拒绝认罪的报复。

在美国发起的反俄运动中,即使在美国长期居住的俄罗斯人或祖籍为俄罗斯的美国人也会成为关注的对象。特别是那些与俄外交和领事机构保持联系的我国同胞。他们越来越多地被传唤接受联邦调查局的审讯,其行踪和往来邮件也受到监控。这些人完全被美国当局视作现有政权的威胁者。

华盛顿正在尽一切努力限制我国同胞前往美国,最大限度地控制他们获得签证。例如,在美驻莫斯科大使馆领事处的网站上,公示的签证面谈等待时间为美国法律规定的300天,也就是10个月。结果,私人和商务旅行、人道主义领域代表参加各种国际活动都将无法成行。

给人的印象是,美国当局希望尽可能地将阻止俄美两国人民进行交往,为此,现在又推出了前往俄罗斯危险的论调。我们则恰恰相反,随时欢迎来自美国的宾客,我们很高兴地期待他们的到来,包括到克里米亚观光。来吧,我们将做最好的东道主款待你们。因此,没有必要接受国务院某某人的意见,他们总是给出相互矛盾的指示。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759-11-04-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