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2月28日

关于叙利亚当前局势


对于叙利亚的安全与稳定造成威胁的最主要因素之一,是来自努斯拉同盟“沙姆解放组织(Hayʼat Tahrir al-Sham)”的恐怖分子,他们控制着几乎整个“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武装分子的野战指挥官正在将原本纠集在一起的“沙姆解放组织”团伙进行重新编制,以加强在阿勒颇、哈马和拉塔基亚山区方向上的进攻能力。武装分子打算扩大他们的势力范围,并对伊德利卜省进行全面的控制。对于停止敌对行动的制度,违反次数非但没有减少,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该数字反而却在显著增加。仅在最近的四天里,就记录了约40起此类事件,并造成了人员伤亡的后果。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秘书长在其最近一次发表的关于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的报告中,关注到了“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令人沮丧的局势。除了对“沙姆解放组织”在伊德利卜的势力增强表示忧虑以外,该文件还详细列举了恐怖分子对平民的为非作歹——对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员的迫害、随意扣押平民、有人因批评“沙姆解放组织”而失踪等等。

在上一次的发布会上,我们已经阐述了我们对于向“阿特-坦夫”美国占领区内的 “卢克班”国内流离失所者难民营组织第二支人道主义车队的看法。鉴于此,我们想指出以下事实:在联合国与“叙利亚红新月会”于2月5日至14日采取联合行动期间,人道主义工作人员为了对“卢克班”难民营进行重新安置,故而对其居民进行了一次调查。最终,我们得到了以下的印象:大部分卢克班居民(约95%的受访者)希望离开这个难民营。其中绝大多数人——80%,表示愿意迁移到叙利亚政府控制区。还记得,曾有人对我们说,人们无法也不愿意与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一起生活。然而并非如此,人们想要逃离“卢克班”,想要在阿萨德政府控制下的和平地区生活,这一点儿也不令人感到惊讶。而真正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另一件事:那些西方的主流人士,根本没人关注这里的人们所处的非人境地——这里的人们想要离开,但却被滞留在当地,从食品、药品到日常生活条件,他们都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这个难民营里一个医生也没有,所有疾病都只能在唯一的一个诊所里通过麻醉止痛的方式进行治疗。但是那里却有很多武装人员,并且经常能令人感受到对生命和健康的威胁。鉴于此,我们认为最紧要的是立即着手疏散居民,随后清除这个营地。我们与叙利亚政府共同努力的目的也就在于此。也正因为这些,在2月19日开放人道主义走廊(扎列布和扎别尔·阿尔-古拉布定居点地区)之后,已经有两百多人离开了那里。

我们还想提请大家注意发表在俄罗斯国防部网站上的《俄罗斯和叙利亚跨部门协调指挥部关于美国阻挠叙利亚公民离开‘卢克班’难民营的联合声明》。该文件呼吁国际社会协助叙利亚政府关于难民返乡、难民营解散和取消“阿特-坦夫”安全区的倡议。按照计划,从3月1日开始,将为自愿离开“卢克班”难民营的人们提供公共汽车。

与此同时,却有令人震惊的报道传来:美方正在拖延重新安置难民营的进程,他们希望通过组织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车队来确保难民营的继续运转。他们企图保留难民营的理由据称是:其居民必须对自己离开营地的安全充满信心。也就是说,人们想要离开,但却有人对他们说,不行,你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而实际上这是显而易见的——在他们的眼里能够读出对自身安全的关切。我们想再次强调,通过一次性的人道主义行动,是解决不了“卢克班”问题的。这简直是一种嘲弄,无异于当代的种族大屠杀。必须祛除其根源,祛除美国在方圆55公里“安全区”内的非法军事存在——难民营就在那里面。我们在针对“卢克班”局势召集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以及在日内瓦开展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人道主义专组的工作期间,都曾明确表达过这一立场。

我们注意到,叙利亚难民从国外返乡进度持稳,每天大约有1000人进入叙利亚,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自黎巴嫩和约旦。未来,随着冬季的结束,我们不排除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长。自2018年7月俄罗斯为叙利亚难民提供协助的倡议启动以来,已有约15万人返回了该国。

关于委内瑞拉局势


在过去的一周里,委内瑞拉方面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一些戏剧性的事件。然而其结果却是:国际社会中不久前还随声附和(众所周知,现在对这种人引入了一个新的对外政策术语“应声虫”)的那一部分人,即便他们之前对于华盛顿关于“桌面上摆着所有选项”的声明曾经完全以身相许,但是至少现在,他们已开始意味深长地保持沉默。看来,对于回到“委内瑞拉问题只能以和平的途径去解决”,他们得自己想办法去寻找一个公开表示赞同的方式了。为什么会这样?很显然,预测一下后果并不是件难事。更何况,华盛顿在这件事情上所采取的行动是如此的拙劣而愚蠢,并且将导致灾难性的结局,即便是那些逆来顺受、毫无原则地支持华盛顿政策的人,也不得不思考一下了。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俄罗斯联邦经常地、持续不断地、接连几个月地在各个场合谈论这件事。我们再重复一次,不应有任何的武力干预!

由美国发起的、在手持“莫洛托夫鸡尾酒”的极端主义团伙的支持下,委内瑞拉反对派激进分子以运送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为借口,于2月23日采取的冲击委内瑞拉边境线的非法企图,从一开始就注定将以失败告终。其组织者非常清楚,任何冒犯国家边境的行为都应当被当即制止,因为这是对国家主权的直接而蓄意的侵犯。然而,这依然没能阻止住那些如今手上已沾满了死难者鲜血的人——他们因美国人挑起的冒险而死伤。而现在,这场血腥闹剧的组织者又将如何去面对那些被他们当作“人盾”加以利用的人呢?幸运的是,伪人道主义者的肮脏计划以无耻的失败而告终。

我不想详细描述上周六所发生的事件,以及在所谓“人道主义援助”的卡车里实际上究竟装载了什么东西。根据所提供的照片,我们已确切知悉那里发生了什么。相关证据已经在2月26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提交。虽然一切还有待详细梳理,但即便是对照片和视频的粗略判断都足以证明——企图将公然的、挑衅性的阴谋和伎俩归咎于所谓“马杜罗政权的暴行”,是无源之水。只需将他们在越过边境之前纵火焚烧卡车的行径予以公开就足够了。对此我们已经进行过多次评论,因为在世界上的不同地方,都曾发生过类似事件。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些新一轮的、完全虚假制作的大量图片——他们正企图以此作为施展更进一步的阴谋的基础。我们在何处似曾相识?是的,迈丹如此,叙利亚亦如此。

我建议大家仔细阅读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在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处的网站上能看到这篇文稿,里面已经把一切都阐述得非常清晰。

正在发生着的事情令人非常不安。“推翻无用政府”的路线方针,依然是美国针对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优先事项之一。我们呼吁所有拉丁美洲的朋友认真考量此事,无论今天在对待马杜罗合法政府的态度上持何种立场。现在,最好能重温一下记忆中的那些历史篇章,那里有很多在当前形势下能够借鉴到的东西。

2月26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就是国际社会不接受干预剧情的生动证明。自上次召开有关委内瑞拉问题的会议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我们看到了什么?那些捍卫《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的人,对于自己的正确选择,其信心愈发坚定,而倾向于各种最后通牒和恐吓威胁的人,其立场正在受到持续动摇。事实上,只有已被深深孤立的美国代表依然故我,仍不放弃外部武装干涉的选项。

今天,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平台上将试图报复。他们将对其制定的关于委内瑞拉问题的决议草案发起表决。那里面毫无新意,依然还是由那些夸大其词的蛊惑和控告,以及最后通牒式的要求所组成的混合物。当然,俄罗斯方面不会支持这样的草案。俄罗斯代表团密切合作,在我们的决议草案中提出了基于尊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的更加具有建设性的方法,包括动用有国际社会广泛参与的各种对话和调解机制,协调并实施国际援助的程序,以及有关委内瑞拉的其他举措。我不想预先判断今天会议的结果,但是我要说,对于美国是否愿意听取理智的声音并表现出建设性的态度,我们并不抱以任何的幻想。我们将实事求是地对待当前形势。

为了将“可以通过武力的方式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选项从国际社会的意识形态中彻底铲除,俄罗斯将继续进行一贯的解释性工作。对于“旨在实现委内瑞拉内部政治调解”的建设性的国际机制和倡议,我们将继续提供有效的支持。我们已经在叙利亚的事情上见识过了一切——恐吓、指责和直接的威胁,包括针对我国所做的这些事。来自整个国际社会的讹诈勒索,曾被作为炒作的依据。我们忍耐得还不够吗?足够了!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并且还得以阻止了很多向国际社会怂恿挑拨的流血事件。

我们相信,只有通过在国家内部进行全面而相互尊重的对话,才能在委内瑞拉实现和平。所有关心委内瑞拉和整个拉丁美洲的和平与未来的人,都可以并且应当为这样的对话能够尽快开启而提供协助。

明天,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与抵达莫斯科的委内瑞拉执行副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讨论这个问题,当然不止是这个问题。

关于印度和巴基斯坦控制线附近的当前局势


我们对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的紧张局势升级,以及两国武装部队在控制线附近采取的充满了直接军事对抗的危险做法表示关切。

我们敦促各方表现出最大程度的克制。我们将继续根据1972年签署的《西姆拉协定》和1999年签署的《拉合尔宣言》条款,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在双边的基础上,实现对有争议问题的调解。

我们重申,愿意全力支持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反恐领域的努力。

关于在河内举行的美朝首脑峰会


关于2月27日-28日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美朝首脑峰会,我们给予积极的评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国务院主席金正恩延续了美朝对话的精神。我们相信,这一对话应当通过双方真正相向而行的实际步骤得到巩固,并在相互妥协式的基础上得到发展,其重点是建立起互信的氛围。很明显,包括核问题在内,朝鲜半岛所有问题的解决进程,都需要所有参与者付出时间并最大程度地保持克制。

我们认为,按照众所周知的俄中倡议,保持该次区域政治和外交进程的积极态势极为重要。在这方面,我们重申,俄罗斯的目标是与所有相关方加强多边合作,并为了使朝鲜半岛局势得到全面的解决而共同努力。

关于北约为准备入侵南斯拉夫而做的宣传的作用


我想举一个例子,以说明当今在西方一些人为何总是指责俄罗斯媒体,以及什么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宣传”。这是一个在北约对南斯拉夫实施非法的、血腥的、犯罪的行动过程中所发生的例子。

在北约准备入侵南斯拉夫时,宣传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很多个月的时间里,西方媒体针对传说中存在着的“对阿尔巴尼亚人的大规模镇压”,发起了一场歇斯底里的声讨。与此同时,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武装分子的大规模恐怖活动,其可怕的罪行(包括以非法贩卖人体器官为目的而进行的绑架行为)都被精心遮掩了起来。

我想说的是,当你阅读调查资料时,你会感受到,没有任何一部关于这种可怕事件的惊悚片能与那里真实发生着的事情相提并论。

众所周知,开始轰炸的直接理由,是发生在拉察克村的所谓的“杀害平民”事件。该事件被归咎于塞尔维亚的执法机构,北约和欧盟的所有西方媒体和官方机构无一例外地都报道了此事。而之后才搞清楚——根据芬兰病理解剖专家所进行的调查显示,这是一次挑衅,原来那些“平民”是经过了伪装的阿尔巴尼亚武装分子,他们在冲突中被打死。当然,关于这件事的一切,已经都被抹杀了。

这次宣传活动的结果,是对一个欧洲国家的武装侵略,实质上就是以武力的方式分割其部分领土——科索沃自治省。正是在1999年的春天,北约在欧洲埋葬了国际法。从那之后,西方各国的任何言论,无论是关于谁又违反了国际法、关于尊重言论自由、关于在某个地方又看到了什么,我们都仅仅将其视为一种毫不掩饰的虚伪。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