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01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委内瑞拉执行副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会晤后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及答记者问,莫斯科,2019年3月1日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就整个两国关系方面进行了详细及实质性的交谈。当然,话题也涉及到了委内瑞拉当前的发展局势。

委内瑞拉是我们长期可靠的合作伙伴。今天,我们重申将声援这个国家的人民及合法政府,支持他们在维护主权与独立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我们一致认为,所有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必须无条件遵守“联合国宪章”中的基本原则。其中,首先就包括不干涉别国内政。这在当前尤为重要,因为,就在眼下,整个世界正在谋划一起包括可能直接使用武力的、旨在推翻委内瑞拉合法政府的卑劣行径。

俄罗斯一贯主张和平解决委内瑞拉内政问题。很明显,委内瑞拉人民应当独立自主地扭转国内局面,而非在外界的指示、施压及最后通牒的干预下受驱使而行事。

我们声援该国的人民,支持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为防止政局进一步恶化而采取的措施。俄方重申将愿意加入旨在建立委内瑞拉国内包容各方的全国性对话而进行的区域及国际调解人的集体努力。

执行副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重申了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有关委内瑞拉现任领导班子已做好进行此种对话的准备。在这种背景下,令人非常遗憾的是反对派却一直听从华盛顿的直接指示,一再破坏国内实现和平对话。

德尔西·罗德里格斯女士介绍了委内瑞拉内政局势的发展情况,并谈到了稳定社会经济形势的相关工作。众所周知,正是由于美国对委内瑞拉主要经济部门实施非法单方面制裁,并冻结委内瑞拉海外国有资产(首先是指在美国和英国的国有资产),导致委国内经济形势持续恶化。

俄方强调指出,绝不允许将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救援政治化,该问题应当根据被普遍接受的国际程序加以解决,而不应成为操纵公众舆论、动员反政府力量、甚至是武装干涉内政的借口。

我还想指出,今天执行副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再次声明,委内瑞拉政府已做好就人道主义问题与联合国相关机构进行合作的准备。

俄罗斯将继续协助委当局解决社会经济问题,包括向其提供合法的人道主义援助。正因如此,我们认为帮助委内瑞拉人民的最好方式便是扩大务实、促进两国的互利合作。在此背景下,我们共同指出,两国应以发展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和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于去年12月在莫斯科达成的协议为基础,进一步落实两国在贸易、投资、工业和金融领域合作的具体措施。

我们还讨论了俄罗斯-委内瑞拉政府间高级别委员会第14次会议的筹备工作,该会议定于今年4月初在莫斯科举行。双方同意将利用此次活动对实施地质勘探和矿藏利用的大型项目,以及两国在制药、信息技术、核医学、和平宇宙空间、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共同倡议进行实质性讨论。

我们还同意将继续进行富有成果的对话。双方都决定继续密切协调两国驻联合国、联合国安理会以及其他国际机构中代表团的行动。

问:您如何看待美国计划在委内瑞拉组建非法准军事部队,以便在委国内造成与叙利亚相同的混乱局势?

谢尔盖·拉夫罗夫:至于美国计划通过派遣武装分子破坏委国内局势,或者更直接地说,以武力非法入侵该主权国家,这当然令我们感到不安。美国对此也供认不讳。据悉,接下来,美国准备从某个东欧国家购买步兵武器、迫击炮、便携式防空系统等一系列轻型武器,并通过后苏联地区某国的航空公司将其运送至委国境线附近。这里的某国是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最忠诚于华盛顿、更准确地说是绝对听命于美国的国家。

我们当然十分了解美国的这些意图。许多其他国家也都看得十分清楚,其中包括委内瑞拉邻国。例如,巴西和哥伦比亚,这两个国家就公开表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武装入侵委内瑞拉。如果这些邻国能够信守诺言,并坚决站在这一立场上,那么美国的计划恐难实现。尽管华盛顿部分政客对委动武的决心很难改变,但我方还是希望国际社会的普遍拒绝会让美国人的热念有所冷却。我们也将在国际法的基础上积极开展工作,要求美国尊重“联合国宪章”。

问:俄罗斯现在是否正在向委内瑞拉提供某种形式的人道主义援助?如果是的话,该援助是否会在某些条件下继续下去?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在自己的开场白中已经谈到,我们今天一起讨论了委国内的人道主义危机问题。美国试图通过非法单边制裁、冻结并实际上捆绑委境外国有资产来人为制造人道主义危机的做法对委国内局势产生了影响。委内瑞拉政府对此看得十分清楚,并决心包括在联合国相关机构的帮助下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绝对合理合法的政治立场,完全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准则和联合国对此种情况的规则。

我要强调的是,与此立场相反,美国负责委内瑞拉事务的特别代表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称,美国不会与联合国机构就解决向委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问题进行合作,因为这些机构与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一个鼻孔出气。这就是美国在该问题上的立场,他们口口声声“关心”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局势,并做好准备对边界发起挑衅,正如本年度2月23日所发生的那样,但实际上除了将合法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推翻之外,别无他求。

至于俄罗斯的立场,则根据委内瑞拉朋友的意愿,不久前,我们向世卫组织和泛美卫生组织相关项目提供了第一批7.5吨的药品。现今,我们收到了委内瑞拉政府希望获得的补充药品和制剂清单,俄方正在周密组织与筹划该清单上药品及援助细节。

就委内瑞拉人道主义局势整体而言,俄罗斯小麦的大量供应对其局势正常化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极大地帮助了委内瑞拉政府解决眼下之难题。

问:美国直接武装干预委内瑞拉的可能性有多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说过,而他的部长们也重申过,所有方案都有可能被采纳。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此前已经说过,除了美国一两个最亲近的盟友之外,没有一个国家会支持或允许其在委内瑞拉动用武力。包括委内瑞拉邻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已发表声明,表示他们不会同意、更不会支持这种做法。

尽管如此,但我十分清楚美国当局现今的态度,并不得不承认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我并不能排除华盛顿可能会再次践踏所有可以想到的国际法准则,突然决定实施军事行动。此外,被任命为委内瑞拉事务特别代表的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也公开表示他的职能和任务并不包括寻求和平解决方案,而是要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通过在委制造爆炸及流血冲突等美国想看到的事端为武装干涉提供借口。在华盛顿没有人隐瞒这一企图。因此,我想强调的是,我不能排除这些言论真的会成为美国发动冒险行动的序曲。

同样清楚的是,在此情形下,如果华盛顿果真违背该地区众多国家的立场,公然采取行动入侵委内瑞拉,这将暴露美国拉丁美洲政策的真实目的与动机。这里指的并不是我们想要说的民主,其目标是要使所有不听话的人变得更加屈从美国的意志。华盛顿已经公开表示,事情并不局限于一个委内瑞拉,接下来还有古巴和尼加拉瓜。或者明天又有谁让美国感到不合心意?他们就会说在这个或者那个国家的选举不符合民主标准。

我不认为这样的立场、这种公开侮辱拉丁美洲国家的政策会给华盛顿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带来任何好处。我相信,拥有健康、长期民主传统以及在区域框架内友好合作规范的拉丁美洲人民在此种情况下将明确宣布他们的立场,就像全球其他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一样。我们非常希望理智会在美国领导层中占上风。

问: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委内瑞拉的决议得到的“赞同票数”低于美国。如果不是俄罗斯和中国行使否决权,那么美国的决议就会得到通过。正如俄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所说,有史以来联合国安理会首次险些成为罢黜主权国家合法领导人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当联合国安理会几乎变成颠覆政权武器的时候,我们是否还有选择行动方向的权利?是否还有确保委内瑞拉人自己决定国家命运的其他方法?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昨天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投票:没有必要计算一个决议投了多少票,而另一个决议获得了更多的票数。最重要的是两项决议都没有通过。这并不意味着其中的一个决议更合法,而获得少数票的决议有什么缺陷。“联合国宪章”规定了对整个国际社会具有约束力的决策程序,这一程序意味着安理会任何成员都不具备否决权。如果否决权被使用,只能说明该决议没有法律基础。因此,一项决议只有通过和不通过,至于获得票数多和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些是规则。现代国际法以及联合国本身就是以此为基础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创建联合国时,正是美国坚持要使每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拥有否决权。因此,现在不要说有人滥用否决权,而有的人没有这样做。问题很简单:联合国的创始人从历史经验中清楚地知道,任何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立场都不容忽视,否则,所做出的决议将是不稳定的,甚至还有可能具有破坏性的作用。

关于“我们是否还有行动方向”以及“怎样才能使委内瑞拉人民自己决定国家命运”的问题:今天我们要提到的是“蒙得维的亚机制”,该机制是在乌拉圭、墨西哥和加勒比共同体的倡议下制定的。这一机制要求委内瑞拉国内所有政治力量之间组织包容性的对话,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已经积极表示愿意在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情况下进行此种对话,遗憾的是,被美国任命为委内瑞拉某种“领导者”的胡安·瓜伊多坚决反对进行对话。

这是一种力量的平衡:有一部分国家赞成“开始对话”的相关协议,并得到委合法总统的支持。还有另一股力量,他们在华盛顿的全面影响下,断然拒绝进行和平对话。
还有一个由欧洲人创建的委内瑞拉问题“国际联络小组”。去年年底,欧洲国家就考虑过组建协调机构的问题。当时,他们的思路以建设性的方式为主,建议委内瑞拉举行全国性对话。然而,此后欧洲人的立场却向另一个方向演变。众所周知,欧盟主要国家向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他立即宣布提前举行总统大选,然后才在乌拉圭的一次会议上正式明确了国际联络小组的立场,并在正式文件中没有一次提到“对话”一词,只是提出类似于立即确定提前总统大选日期的要求。

这是一个非建设性的、新殖民主义立场。当然,我非常理解,想要让几百年以来形成的习惯突然“改掉”是非常困难的。但我提请您注意,即便如此,委合法政府还是同意与“国际联络小组”进行对话,这是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及其政府如何建设性行事的一个很好例证。与之相对,那位被海外政权任命的所谓“国家领导人”不仅不通人情、逆反,并且还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准则与原则 。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