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15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3月15日

克里米亚与俄罗斯重新合并五周年

2014年3月18日,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克里米亚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解决,因为它重新并入俄罗斯是半岛居民在全民公决中自由意志的体现。而全民公决是根据国际法准则举行的,并成为民主的最终胜利。

围绕克里米亚局势,所谓的“集体西方”为了破坏俄罗斯不断增长的实力和外交威望而制定的战略路线一览无遗。我们的西方“伙伴”在支持强行夺取基辅政权的违宪行径的同时,曾对未能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一起拉入他们的阵营、未能把半岛变成北约在黑海的一个“航母”而明显感到沮丧。克里米亚人民的爱国情怀不允许这样的阴谋得逞。为了报复,非法制裁接踵而至——对机构和个人进行限制、在政治上和其他方面进行限制,包括“签证歧视”(我们说的是欧盟针对在2014年做出自己选择的克里米亚公民的限制),当然,这只是双重标准和歧视政策的一个范例。

然而,尽管有人图谋不轨,今天的克里米亚依然是俄罗斯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其增长速度也是国内最高的一个地区。规划中至2022年的联邦专项计划《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社会经济发展纲要》正在顺利实施,其主要目标是使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达到俄罗斯的国家统一水平。克里米亚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都呈现出积极的发展态势,地区预算的收入在稳步增长,住宅建设的速度在加快,基础设施也在不断更新和完善。对半岛具有重要意义的度假村和旅游业的潜力也正在恢复——在俄罗斯国内的所有旅游目的地当中,克里米亚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社会领域,民族和宗教关系的协调,以及确保人权(包括少数民族权利)方面。克里米亚人坚信,他们讲母语(俄语、克里米亚-鞑靼语、乌克兰语)的权利不仅被广而告之,而且还被记录在宪法当中。而最重要的,是在实践中得到实施。

克里米亚正在不断融入俄罗斯的经济脉络。电力供应问题已经解决:为了消除对乌克兰的能源依赖,一座大功率发电厂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行。以创纪录的时间建成的克里米亚大桥已于去年开始通车,不仅确保了与俄罗斯联邦大陆部分的交通,还显著扩展了物流能力。而截至今年年底之前,还将建立起定期发车的铁路交通。随着辛菲罗波尔国际机场新航站楼的投入使用,旅客的客流量不断增大。联邦级“塔夫里达”公路的建设也在进行当中。

我们正在积极采取措施,让克里米亚介入国际合作项目,扩大与外国政界和商界,以及社会机构代表的接洽。克里米亚正在发展对外经济合作的体现之一,就是每年一届的“雅尔塔国际经济论坛”。今年,该论坛将汇聚国内外数百名企业家参会。与“彼得堡经济论坛”、“东方经济论坛”和“索契论坛”一起,雅尔塔论坛已被列入俄罗斯四大国际经贸平台之一。

对于一个真正想了解克里米亚真实情况的无偏见的观察者来说,他能够确切看到克里米亚取得了哪些成就,同时还存在着哪些问题,并能够将其与乌克兰时期的情况做出鲜明的对比——那时的克里米亚,很多社会经济问题几十年来都得不到解决,甚至常常被忽视,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在不断衰退。
在克里米亚这片多民族的土地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稳定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持久的和平,都证实了半岛居民当年正确的做法——他们在五年前做出了决定命运的选择,回到了“故乡的港湾”。

关于乌克兰当局阻止访问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某些地区



我们注意到,近日,有许多欧洲的政客、议员和国际组织的代表,表现出对访问乌克兰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兴趣,以便能亲自了解该地区的局势。

但是,据我们所知,乌克兰当局正在阻止此类行程,包括以安全条件为由。与此同时,他们还公开将外国游客带到由乌克兰武装部队控制的接触线的一侧。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媒体代表的身上——他们已经很久没出现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领土上了。

事实上,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特别监察团的报告,是国际社会了解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局势的唯一信息来源。尽管我们对这个机构非常尊重,但这种信息的垄断不利于客观性。例如,从2014年开始,我们就一直要求欧安组织特别监察团发表关于顿巴斯冲突中平民受害者的专题报告。我们相信,监察团手里有这样的资料,但是他们更愿意发布有关性别和其他问题的报告。

基辅对访问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某些地区予以阻挠,导致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真实情况仍然处于幕后。事实上,我们正在目睹又一个针对顿巴斯的封锁行径,有人在暗中破坏《综合措施》的执行,并企图隐瞒该地区的真实情况——在那里,多年以来,和平居民由于持续不断的冲突而丧生。

我们呼吁冲突的各方——基辅、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不仅为欧安组织监察团在接触线两侧的工作提供条件,也能够为外国政客、议员和国际组织及媒体代表造访该地区提供条件。我们相信,这将有助于了解“当地”的真实情况,并推进明斯克《综合措施》的执行进程。

《西方国家以打击恐怖主义及其他犯罪挑战与威胁为借口违反人权标准的白皮书》发布


俄罗斯外交部起草了《西方国家以打击恐怖主义及其他犯罪挑战与威胁为借口违反人权标准的白皮书》。

(http://www.mid.ru/ru/foreign_policy/international_safety/crime/-/asset_publisher/3F5lZsLVSx4R/conten...)
如今形成了这样的局势——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和犯罪,国际社会被迫走上了强化执法机构和情报部门监管职能的道路。对人的生命权和人身安全的保护,往往会与其他的人权原则相抵触。

面对“要人权还是要安全”这一通常都是进退两难的问题,尽管仍未得到解决,西方国家却坚持采用相当强硬的路线(加强国家机构的执法职能,并相应地扩展其能力),这就常常会带来限制公民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副作用。而与此同时,当俄罗斯联邦也实施此类措施的时候,虽然在实际上要比西方国家温和得多,但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却总是倾向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批评和指责俄罗斯违反人权标准。

在所提交的文件中收集了很多事实,这些事实表明,在实践中,西方的情报机构拥有广泛的能力,可以对社会进行几乎全方位的监控和严密的监视,以强化其威权。为了跟踪互联网业务,以及在必要时审查全球网络,他们迫使私营IT-公司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与其进行合作,对国内外(包括盟国)的信息通信系统用户,以及国际组织进行持续的监控。其结果,便是大规模地侵犯了对本国和外国公民的个人生活应予尊重的权利。

打着以反恐为目的的幌子,西方国家经常践踏与个人权益不受侵犯和公平诉讼程序相关的公民权利,譬如非法的逮捕、拘禁、酷刑和未按法律程序进行的处决。

在该文件中还列举了西方国家违反言论自由的一些事实,揭露了其限制媒体自由和进行审查的企图,展示了西方国家执法机构和情报部门绕过其他国家的法律,对个人资料进行搜集的实例。

此外,资料中还提到了西方国家在涉及种族、人种、宗教和民族方面采取管控措施的问题,以及情报部门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对所谓的公民种族(或其他问题) 进行划分判定。

我们认为,西方国家的这种通过使用“双重标准”而加强管控的做法,对国际社会的很大一部分真诚倡导国际法在外交政策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并认真遵守基本人权的人来说,已经构成了威胁。


关于叙利亚当前局势


我们继续密切关注“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的局势。在那里,跃跃欲试的由努斯拉联盟组成的“沙姆解放组织”恐怖分子不断对政府军进行挑衅。从年初起,已经记录到460多起这样的事件,造成了30多人死亡,约100人受伤。3月12日,恐怖分子对哈马省北部的叙利亚军队的阵地发起了大规模的自杀式袭击。此外,由于不久前对拉塔基亚北部和阿勒颇西部的居民点进行了炮击,也造成了数名平民的死亡。作为回击,叙利亚政府军摧毁了“沙姆解放组织”恐怖分子在哈马北部和伊德利卜南部的据点。有新消息称,“沙姆解放组织”的武装分子在臭名昭著的“白头盔”分子的“协助”下,正在准备上演新一轮的使用有毒物质的剧情——随后当然是将让叙利亚政府军去承担使用化学武器的责任。恐怖分子们正在将相应的炮弹分散到位于阿勒颇省、伊德利卜省、拉塔基亚省和哈马省的秘密仓库当中。

昨天,在欧盟和联合国的主持下,在布鲁塞尔举行了第三次“支持叙利亚及地区未来”国际捐助者会议。

通过布鲁塞尔的平台,俄方已经让所有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了解到了一些西方国家针对大马士革进行的单方面制裁所带来的危害——他们只会加剧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局势。

我想说,包括泛欧国际组织的代表在内,俄方在与外国伙伴们进行接触时,一再询问制裁叙利亚的原因,以及实施这些制裁的根据是什么。唯一的回答是——制裁是合法的。这些制裁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以及实施这些制裁的基础是什么,都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有人真能就这些制裁所依托的法律和人道主义基础提出问题,那就太好了。这实在荒谬至极。一方面,搜罗数百万美元帮助叙利亚和叙利亚人,谈论它们的困境,建立非政府基金;而另一方面,却又在实施封锁制裁。这两件事绝对是相互矛盾的。在那些奉行这种政策的人的头脑当中,这一切是如何共存的,实在令人费解。
遗憾的是,这个极具代表性的会议,又一次并未邀请合法的叙利亚政府代表去参加。西方伙伴们继续对该国正在发生着的积极变化,包括叙利亚政府所付出的不懈努力,选择了忽视。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中,叙利亚的大部分领土都已在中央政府的掌控之下,暴力程度也大大降低,并且正在采取推进政治进程的积极措施,包括启动“宪法委员会”。而返回叙利亚永久居住地的叙利亚难民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关于委内瑞拉局势


委内瑞拉及其周边局势依然极度紧张。继二月底所谓“人道主义干预”的企图遭到失败之后,自诩的“临时总统”以其不断的挑衅行动,使委内瑞拉在本周发生了造成该国民众丧生的严重灾难。而且遗憾的是,这场灾难是以我们在上一次(3月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谈论过的方式发生的——就在我们发出警告几个小时之后,有人进行了破坏活动。正如独立的委内瑞拉在近几年所遭遇过的绝大部分不幸一样,这次不幸同样都来自于外部。
根据由马杜罗总统领导的该国合法政府的资料,以及从其他可信渠道获得的信息,都证明了一则消息:委内瑞拉的电力部门遭到了来自国外的攻击。

我们指的是,该国主要配电站的控制和检测系统受到了全面的远程干预,而这些配电站安装的是某个西方国家生产的设备。显然,该设备所有工作的算法和相应的系统都是入侵的直接组织者所熟知的。这些人,以及破坏活动的始作俑者,应当为死难者承担责任,包括那些在没有电的医院里去世的死难者。我们希望,这个责任迟早会以法院判决的形式呈现出来。现在正在开展调查。因为事先已经考虑到可能对马杜罗总统不久前就此发表的声明提出的问题,我现在可以立刻作答——如果我们收到了希望俄罗斯专家协助调查的官方请求,那么这一请求将得到最认真的考量。

我想指出,这种对基础设施的破坏,已经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所谓的“混合战争”当中。

鉴于大家自然而然地会将2015年秋季发生在乌克兰赫尔松州的事情与委内瑞拉的情况相提并论,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当时,不顾一切想要摧毁克里米亚人意志的“右区”激进分子,对克里米亚实施了所谓的“水上封锁”,他们炸毁了通往半岛的输电线,刻意使数十万人的生命和健康处于险境。所谓的“迈丹英雄们”,在美国及其一系列盟友的庇护下,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显然,没有人性、忽视人类道德的基本规范,是那些将自己凌驾于国际法之上的人所具有的共同特征,无论对于克里米亚居民,还是对于委内瑞拉人民来说都是如此。

在自己活生生的、不惜以任何方式推翻主权国家合法政府的狂热欲望当中,华盛顿不厌其烦地导演着各种剧本,然后或者按照先后顺序,或者同时予以实施。

与此同时,华盛顿决定从加拉加斯召回所有剩余使馆人员的消息令人担忧。原则上讲,这没什么不寻常的,因为委内瑞拉和美国断绝外交关系之后,美国外交官立刻就被要求离境。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另一点——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表示,外交人员的存在限制了美国的行动。那么这里所指的,是什么样的行动呢?

回到所谓的“委内瑞拉人道主义危机”的话题上,我们要提请大家注意的,是迈克•蓬佩奥的另一番言论。他声称,美国与委内瑞拉农业原材料的生产下滑无关。美国政府孜孜不倦地挥舞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的大棒,由此产生的直接损失与马杜罗合法政府每年在购买进口食品工业原材料上面的花销差不多(超过8亿美元)。不仅如此,按照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说法,他们还在研究新的制裁手段,以使马杜罗的货币制度能够尽快崩溃。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也许,如果是在一两百年以前,听到这样的说法还不至于显得很疯狂,那时候的人们与国际法、人权和人道主义相距尚远。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生活在2019年,这一切怎么可能?在这个所有信息都能在一秒钟之内就为每个人所知的时代,这一切都因信息的传播速度而变得更加严重。在那些自诩为文明、开放、自由和民主的国家,这一切如何能与之共存?

如此看来,华盛顿更愿意活在自己的幻想当中。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关于“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激烈回应”和“54个民主国家正式支持所谓的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的言论同样不着边际。显然,“委内瑞拉民主的外国朋友们”折腾来、折腾去,也不愿注意如此简单的一个事实:超过三分之二的联合国成员国,至今并未承认受到华盛顿非法庇护的那个人,顺便提一下,此人不久前还曾表示,将继续履行总统的职责,以“体现委内瑞拉人在最近几天刚刚萌发出的希望”。

当媒体对这位政治活动家返回祖国进行评论时,出现了这样的消息,即:他是坐着班机飞回来的。而许多人都注意到——他并没有办理登机手续。那么,普通的班机是如何在没有办理登机手续的情况下搭载他的呢——这是一个大问题。

科索沃北部的紧张局势升级


在塞尔维亚人居住的科索沃北部,紧张局势正在升级。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当局正在加强对行政方面的管控,其理由是需要截断他们认为的、来自塞尔维亚的非法货物,这些货物未缴纳普利什蒂纳于2018年11月实行的100%的保护税。一些生活必须品(首先是某些食品)的供应情况正在恶化。普利什蒂纳宣布对一些塞尔维亚的重要人物进行通缉。在与塞尔维亚人居住地毗邻的地区,普利什蒂纳的安全部队正在集结。

再加上科索沃议会于3月7日通过的最后通牒式的“纲领”,贝尔格莱德和普利什蒂纳的进一步对话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另外,科索沃不久前还曾企图对冶金联合企业“特雷普恰”的塞尔维亚部分进行管控,实际上就是企图剥夺数千名拉家带口的员工们的工作。科索沃当局的这些做法就是要将塞尔维亚人引入绝境,通过为他们制造难以忍受的条件,并以种族清洗相威胁,将塞尔维亚人逐步挤出这个地区。欧洲的各个人权机构在哪里?处理人权问题的人在哪里?能整体了解该地区问题的人在哪里?

科索沃国际维和部队必须履行其现有的联合国安理会的任务,以防止针对科索沃塞族人的暴力行为。我们注意到,驻科索沃的部队根本没有阻止科索沃人之前在北方发动的侵略行动,而且即使是现在也无动于衷。

科索沃北部的危机局势是其“外部保护人”——美国和欧盟——对普利什蒂纳的多年纵容所造成的结果。这也解释了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现在过分贪婪的“胃口”,以及他们在与贝尔格莱德对话中所采取的强硬路线。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有义务遏制在西方袒护下培养出的普利什蒂纳激进分子。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所谓的“承认科索沃独立”之后,立即开始在美国各个中央频道积极展示了若干年的那句广告语:“科索沃——资源之国”。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又是怎样的资源呢?普利什蒂纳的激进分子蓄意破坏科索沃的和平与安全,已成为整个巴尔干地区冲突的根源。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