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0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0月8日

关于俄罗斯对卫生保健领域多边合作的贡献及俄罗斯专家参与世卫组织专家机构的工作


数十年来,俄罗斯联邦和世卫组织一直在实施世界、地区和国家级的重要项目上开展积极的合作,以期在全球建立和发展可持续的卫生体系。俄罗斯在许多领域都是本组织的捐助国,其中包含的关键领域有:应对传染病(结核病)和非传染性疾病、保护母亲和儿童、用俄语推广相关信息。

今年九月,在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主任汉斯·克鲁格造访莫斯科期间,双方讨论了新的有前景的合作方向,例如数字医疗。

俄罗斯的专家水平得到了世卫组织的高度评价。长期以来,我们的专家一直在成功参与世卫组织的专家机构和专门委员会的工作,而这些合作也由于COVID-19疫情大流行得到了加强。俄罗斯卫生部和俄罗斯消费者权益监督局的代表参与了世卫组织位于世界许多国家的不同使团的工作,他们的专业水平得到了领导们的高度赞赏。


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调解的局势


无论是以本国身份,还是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内,俄罗斯都在继续积极努力进行调解,旨在立即停止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及其周围地区的敌对行动,并根据现有的基本原则和相关国际文件恢复和平谈判的进程。

在过去一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三个联合主席国的总统(今年101日)和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三个联合主席国的外长(今年105日)发表的联合声明,证明了俄罗斯、美国和法国的一致立场。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讨论了目前的局势,而在与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进行电话交谈时也涉及了同样的话题。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也在继续与自己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同事一直保持联系。

目前,正在制定各种行动方案。此外,我们还提议提供莫斯科平台,以便安排一次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参与下的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外长会议。我们正在与当事各方就以此种形式开始谈判的可能时机进行协商。


关于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若干与叙利亚化学档案有关的会议


我方想提请大家注意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一些会议,期间讨论了某些西方国家凭空杜撰的叙利亚“化学档案”。特别是,这里谈论的是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根据“阿里亚办法”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会议,会上拥有12年实地工作经验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前检查员伊恩·亨德森、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西奥多·波斯托尔和独立记者安荣·马特对近日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形成的不可接受的局势,从专家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对于报告者针对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将叙利亚方向上的工作政治化、其技术秘书处和叙利亚特派团无法令人满意的工作方法所做的有充分根据的论证,西方反对者们根本无法提出任何异议。他们还是照例只是陷入了他们“热衷的”反叙利亚和反俄罗斯的言论。

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曾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成立之初担任该组织技术秘书处第一任总干事的巴西人何塞·布斯塔尼,受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俄罗斯联邦之邀,参加于105日举行的“叙利亚化学非军事化理事会”公开会议,他曾在美国及其盟国的压力下被迫离职,而其离职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试图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议程的热点问题上保持独立立场。这一次,西方国家又表现出了不想听取令他们不满意的观点的意愿(即使这种观点来自一位公认的专业人士),并通过程序操作,甚至未能允许何塞·布斯塔尼向与会者们进行视频致辞。

简而言之,欧洲大西洋盟友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中经常奉行的政治-法律虚无主义,已经波及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平台上。真是可悲。


关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根据对从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处提取的


生物样品的研究结果撰写的报告
俄罗斯联邦打算要求德国方面提供其所拥有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出具的完整报告,该报告是根据另外两个由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指定的实验室,对从博主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处提取的生物材料进行分析的结果撰写的。这些信息,与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向柏林发出的四份申请的答复一起,都是我们所必需的材料,以便在完全遵守俄罗斯法律和公认的刑事诉讼程序规范的情况下,最终完成侦查前检查,从而确定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情况是否存在可能的犯罪迹象。只有在存在这种迹象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提起刑事诉讼。同时,我
们要再重复一遍我们已经多次提出的要求:将从俄罗斯联邦境内非法带走的物证退还给俄罗斯执法机构,让俄罗斯执法机构可以与作为托木斯克和鄂木斯克事件直接证人的玛利亚·佩夫奇赫进行接触,以便对她进行询问,并使我们的医生能够从阿列克谢·纳瓦利内本人处提取生物材料。

在我们的要求未得到满足的情况下,我们将继续认为,整件事情无非就是一个想要对我们施加制裁压力的借口。这个问题关系到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内部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关于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会面


我们注意到,外国媒体报道称,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法外处决特别报告员阿涅丝·卡拉马德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表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艾琳·汗(Irene Khan)进行了会面。据称,在此期间,此俄罗斯人请求他们对其中毒事件进行国际调查。鉴于此,我们想指出以下几点。

今年八月底,俄罗斯方面曾收到上述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提出的诉求,要求俄方对有关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情况进行阐释。尽管人权理事会的这些辅助机构与国家的协作只是建议性的,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为了回应特别报告员的诉求,俄罗斯联邦向包括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在内的有关部门发出了相应的咨询。

由于德国、法国和瑞典不愿意按照1959420日签订的《欧洲刑事事项互助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分别于1978317日和2001118日签署)的规定,为整体、客观、全面地调查事件发生的情况提供协助,因此俄罗斯调查机构尚未完成诉讼程序的检查。根据上述《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俄罗斯方面向德国、法国和瑞典发送了六次法律援助申请,其内容包括希望对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其主治医生和陪同人员进行询问,提供与其在柏林所做的检查和治疗有关的医学文件副本、专家对生物材料和其他物品进行研究的报告,以及提供在法国和瑞典对生物材料进行毒理学研究的报告。

遗憾的是,巴黎和柏林官方并未就调查所发生事件的事实和真相与俄方合作,而是更倾向于给事件平添政治色彩,甚至转向威胁和恐吓,包括动用国际平台。我们认为,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也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希望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针对纳瓦利内事件的诉求也能够将被发送给德国方面。我希望,我们与媒体分享的有关此案的所有信息,他们那里也有并能够认真研究这些信息。
我们继续主张以最认真的态度和最大程度的客观性来澄清此案的事实真相。

阿列克谢·纳瓦利内本人认为,“调查尚未进行”,这是他向特别报告员提出诉求的主要原因。我们认为,这是歪曲事实和企图操纵公共舆论的另一个例子。实际上,我们仍在根据现行的诉讼程序规范,继续进行侦查前检查。今天,俄罗斯内务部西伯利亚联邦区交通运输侦查局确认了这一点。顺便说一句,在有关材料中,详细阐述了检查的情况,以及阻碍继续推进检查的原因。我们不仅是可以,而且是应当对所有这些材料进行了解。


关于美国在太空部署攻击型武器的计划


我们注意到,华盛顿发表的关于可能在太空部署攻击型武器的新声明。这些声明再次证实了美国在太空领域奉行的侵略性方针,其目标是在太空占据军事优势,直到完全统治太空为止。美方一再提出在太空部署武器的计划,并将其用作开展敌对行动的舞台,这是在《国防太空战略》和美国太空力量“Spacepower”文件中确定的美国在该领域的学说宗旨的直接延续。

为了给这些做法找借口,华盛顿像往常一样利用俄罗斯和中国制造“太空威胁”的陈词滥调。这是美国进行有针对性的信息宣传的一部分,旨在抹黑俄罗斯的太空活动,以及我们著名的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倡议。美国同事再次试图歪曲局势,以便转移人们对真正的太空威胁的注意力,而真正的威胁与他们自己在军事太空领域的所作所为有关。

我们重申,坚决履行以和平目的非歧视性地使用和探索外层空间的承诺,我们的行动不会对其他国家的空间物体构成威胁,也不会违反任何国际法律规范和原则。

与美国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在太空占据优势的计划,包括通过将攻击型武器发射到轨道上,并利用太空作为采取军事行动的舞台。俄罗斯方面在一群志同道合者的支持下,在该领域提出的一系列建议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尤其谈论的是在“俄中防止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的基础上制定防止太空军备竞赛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协议,以及将不首先在太空部署武器的政治承诺全球化。我们将继续在此方向上开展积极的、以获得具体成果为导向的工作。

我们再次呼吁华盛顿能够表现出审慎的态度,放弃对整个国际社会,当然也包括对美国本身而言都会造成极为不利后果的冒险。外层空间的武器对抗将会直接破坏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


关于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报告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评估了该国在现阶段所必须面对的威胁。

他们把俄罗斯列入了相关名单。他们认为,我们似乎可以利用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的现有资源,破坏美国关键的选举设施,并试图影响选民的选择。

为什么在这份报告中、在这些指责的旁边,没有注明美国几十年来用于保护和维护信息通信技术,以及美国关键的选举设施的预算数字?如果说一个国家就可以破坏这一切,那么这些钱都用到哪里了?这篇报告写的都是这件事。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出于纯粹的机会主义思想,为了在本国公民中和国际社会中煽动反俄情绪,美国政府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我们建议华盛顿的同事们,再好好了解一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925日发表的声明,该声明建议俄美恢复在国际信息安全领域中的合作,而不是顽固地试图将一切都推卸给我们国家,并把事情说成是我们国家所采取的解决信息空间安全的办法具有反美倾向。普京总统的声明说明了一切。莫斯科正在等待回应。我们希望,他们的回应将是具有建设性的。


关于美国国会再次出台防止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法案


今年93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又出台了一项关于防止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法案。

在美国,每天都在打印许多关于同一主题的报告、决议、文件、声明和请愿书,这个主题就是:“请不要再干预选举。我们不会允许其他国家干预美国大选”。如果这一直是多年来的主要话题,那就不要再“浪费纸张”、“震动空气”了。读了这样的声明就会明白,严肃认真的人是不会写这种东西的。

这份新“杰作”的作者建议对我国实行严厉的经济限制,包括禁止与政府债券交易,以及对能源领域的主要银行和公司实施新制裁。

问题来了:你们是想要保留和保护自己的选举体系不受外界干扰,还是想要杜撰出一个在一系列与你们的选举无关的领域对俄罗斯的活动进行限制的理由?你们总是把这两个话题混为一谈。

多年来,所谓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话题一直持续不断,华盛顿的立法者们也始终“放心不下”。他们不厌其烦地提出各种反俄倡议,试图以对选举进程产生某种影响为借口“惩罚”我国和其他国家。我们经常对这些指责发表评论,并指出这些指责是凭空杜撰、毫无根据的。

遗憾的是,美国在内部政治斗争中一直在利用这种工具。这已经成为美国国内议程的一项要素。

显然,有人只是试图在竞选过程中为自己争取加分。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华盛顿维持有意义的对话变得更加困难。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没有放弃希望,也许在大选前的互怼结束后,理智的思想能够占上风,国会大厦达成共识的主题将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俄罗斯“干预”的威胁,而是认识到必须着手解决美国自身面临的那些最复杂的问题。

为了便于理解,说得再简单一些,即:不是我们干预你们的选举,而是你们故意把全世界拉进你们的选举过程。


关于美国干预尼加拉瓜的选举进程


不久前,美国国务院举行了一个主题为《尼加拉瓜:是否能进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的论坛,这是美国干涉其他主权国家内政的又一个同样令人发指的例子。

他们声称,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从尼加拉瓜的反对派那里得到了一份该国选举改革的草案,据称,计划将该草案提交给尼加拉瓜现任政府审议。

为什么美国对该话题如此感兴趣?考虑到美国及其政治统治集团对该地区邻国(拉丁美洲国家)的态度,这个问题可以不问。

也就是说,文件在转交给收件人之前,先提交给第三方和公众讨论,而且看来,还需要他们批准。而且一下子就做到了这一切。 并且,如果马那瓜政府没有执行相关要求,那么伴随的将是新制裁的威胁。

我想向华盛顿的同事提个问题:你们是否想过尝试对自己实施这样的方案?你们日复一日地在自己的选举过程中追逐外部干预的幽灵,但同时却在迫使其他主权国家接受你们的方案,并以各种“惩罚”对那些出于某些原因不能令你们满意的人进行威胁。

美国正在有计划地破坏许多国家的内部政治局势,在这里,拉丁美洲国家也不例外,只是多了一个证明而已。我们谴责这种做法。

我们认为,解决矛盾的办法(无论是在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委内瑞拉、海地,还是在其他地方)应当基于国际法,而不是基于某个人发明的“规则”,这种规则经常变化,没有相关的规定,且游离在法律和道德之外。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只有通过所有各方(无论他们的意识形态导向如何)的包容性对话才能解决内部政治分歧,此外别无选择。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