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9日

俄罗斯外交部信息与出版司就乌克兰政变五周年及政变后果发表评论

在由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公开支持的2014年政变之后,乌克兰正越来越深地陷入到政治动荡、腐败丛生、法制混乱、侵略性民族主义猖獗的漩涡当中。

近五年来,出自政治和意识形态根源的暴力犯罪风潮肆虐全国。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未得到适当的法律评估。对于所谓的迈丹“狙击手案”,也并未进行客观的调查。“敖德萨五月惨剧”(2014年)也仍未大白于天下。

乌克兰领导人违背了其“坚持民主理念、尊重人权与自由”的声明,实质上是宣布了对所有持不同政见者进行追捕。乌克兰的许多独立媒体和记者遭到了迫害和压制,其中就有“俄新社乌克兰”网站的负责人基里尔•维辛斯基。

对人权维护者和社会活动家的攻击已经成为了常态。据“AmnestyInternational(大赦国际)”和“НumanRightsWatch(人权观察组织)”的资料显示,2018年,有超过50起针对民间活动家的罪行被记录在案。

罪恶昭彰的乌克兰网站“和平制造者”在继续着它的罪恶——他们搜集了超过12万条与基辅持不同政见者的个人信息。

在种族和意识形态方面,基辅继续有意识地推行社会分化。激进的沙文主义和仇外心理已经升级到了官方政策的层面。纳粹分子的同谋、与法西斯侵略者同流合污的叛徒——斯捷潘•班德拉、罗曼•舒赫维奇、叶甫盖尼•科诺瓦列茨、安德烈•梅里尼克等等,都在国家的层面上被讴歌美化。根据以色列侨民事务部每年的报告显示,乌克兰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了反犹太主义和排斥犹太人的领军者。

对于乌克兰的少数民族和讲俄语的居民来说,他们的语言、教育和文化的权利与自由受到了空前的歧视。

基辅阴险奸诈地干涉该国的教会生活,严重侵犯了人们的宗教自由,以及对法事法会和信仰追求的选择。当局创建了所谓的“乌克兰东正教会”,加剧了当地业已存在的东正教的分裂,而乌克兰人自己也被划分为“自己人”和“外人”。对于强行重新分配教堂资产、关停合乎教规的乌克兰东正教堂的行为,他们广开“绿灯”。教堂的神职人员公开受到人身迫害的威胁。例如,乌克兰议会议员兼总统顾问、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德米特里•亚罗什公开煽动“抓捕莫斯科神父”,亵渎性地宣称他们将“被爱摧毁”,因为“乌克兰人天生是仁慈的”。类似这样的挑衅言论,本身就充满了可怕的潜在后果,甚至能引发血腥的宗教战争。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如火如荼的顿巴斯武装冲突的背景下。基辅在任何时候都准备用新的力量去点燃它,其目的是无论做出怎样的牺牲,都要试图重新夺回对该地区的控制。根据联合国的资料显示,从2014年4月敌对行动爆发以来,死亡人数已超过1.2万人,数百人失踪,还有数十万人被迫流离失所。与此同时,乌克兰当局继续对东南部实施经贸、能源和交通封锁,这就加剧了本已非常严峻的人道主义局势。

乌克兰普遍存在着的法律虚无主义和不法行为并未得到西方伙伴应有的反应,由此等于默许并激励了执政当局采取进一步的反民主举动,以及违反了道德规范和文明的行为。基辅继续对自己的公民采取恶毒的隔离措施,竭力拒绝那些被迫前往俄罗斯工作的人,并且丝毫不为此感到难为情。由于当局心血来潮,身在我国的数百万乌克兰人一下子就被剥夺了在乌克兰总统大选、在乌克兰驻俄罗斯联邦代表机构进行投票的宪法权利。

乌克兰当局还同样明目张胆地说明了自己在欧安组织中的国际义务,并禁止俄罗斯观察员作为“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观察团的成员,参加对乌克兰选举进程的监督。

我们再次敦促联合国、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对于在乌克兰正在发生着的一切给予原则性的评估,敦促其领导层回到法律的框架中来,并严格履行其所应尽的国际义务。基辅拒绝这些规范的后果,对于乌克兰以及整个欧洲来说,可能都将是不可逆转的。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