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05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6月5日

关于中导条约


我们注意到,在公开发表的关于中导条约的观点时,北约领导人依然在指责俄罗斯“破坏”了该条约,并呼吁俄罗斯方面“展现政治魄力,重新遵守条约,以便挽救该条约”。我们理解的是,随着8月2日——美国完成退出中导条约进程的日期——的日益临近,这种呼吁俄罗斯回归中导条约的高调行事还会继续升级,而美国的退出将会最终终结这一条约。为什么这里要提到俄罗斯,真是令人费解。我们认为,北约代表们一边散布对我们国家的指责言论,一边又试图帮助华盛顿掩盖中导条约废止的真正原因,并且通过发布这种言论和声明,制造某种宣传上的烟雾弹,转移大家认清美国方面真实意图的注意力。

6月4日,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也发表了这种言论。因此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俄罗斯已经为挽救中导条约做了能做的一切。我们曾建议华盛顿在相互透明的基础上采取一系列的务实措施,以消除双方现在的各种不满,包括俄罗斯多年以来的关切。这些关切我们都已经转告美方,并且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过。然而,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俄罗斯的所有提议都被美方驳回了。华盛顿不仅拒绝解决问题和遵守中导条约,还拒绝参加我们在友好坦诚的氛围下举办的俄罗斯导弹系统展示会——美国和北约其它国家似乎应该很关心我们的导弹系统才对。所有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都有机会参与相应的展示会。有些专家们可以回答所有的问题,但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华盛顿禁止自己的北约盟友参加我们的展示会。

因此,如果北约秘书长真的是在维护中导条约,那么就应该期待他首先呼吁美国方面回到谈判桌上,有针对性地解决围绕中导条约所产生的危机。

关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就“俄罗斯对北极的威胁”所发表的言论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对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毕业生发表的关于美国计划在北极向俄罗斯发起挑战的演讲,再一次证明了美国对待北极的态度正在发生着改变。根据博尔顿这番具有挑衅性质的言论,美国的北极路线很有可能会是将该地区变成“军事行动舞台”,继而升级这一地区的紧张局势。这里干嘛要提到俄罗斯呢?他把重点放在军事手段,放在增加美国在北极地区的军事支出,以及破坏北极多边合作的信任和氛围上,这都并非偶然。这些指责看起来都是完全没道理的。

显然,这种观点将会对北极地区的各个国家,以及对北极的整体发展造成最为不利的后果,也不会为地区组织、国际论坛和平台的工作带来任何建设性的意见。我们认为这种观点其实是将美国的破坏性政治强加给北极地区,而北极地区历来都是国际合作的、稳定的和非军事对抗的区域。

关于华盛顿开发打击“专制制度”电子游戏的建议


众所周知,华盛顿建议美国大型数字产品开发商生产一系列旨在让正在成长的一代反对“专制制度”的电子游戏。

这款软件产品应当促进“善良与公正的力量”团结在一起,一起反对“独裁主义对民主造成的全球性威胁”,其中开发了如下游戏脚本:

–俄罗斯对波罗的海和东欧国家采取军事行动;

–伊朗可能会向以色列发射带有核弹头的导弹;

–中国准备入侵台湾,并在香港进行大屠杀;

–朝鲜正在制定针对东京、纽约和伦敦交易所的网络攻击方案。

游戏玩家们将会被要求从“民主国家”的立场出发,制定应对战略,吸引同盟加入自己的阵营,并共同研究应对方案。有趣的是,脚本里是否也有针对着和平城市、欧洲国家首都以及平民民主行为所进行的轰炸呢?而且在年轻人的观念里,很明显地存在着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一些国家抱有的负面印象。按照这个游戏创意作者的想法,作为“善良与公正力量”的同盟者,他们在那个时候应当很自然地簇拥在美国周围。

美国并未实打实地去研究如何在全球层面解决团结问题,或者是回到讨论全球化问题、推动全球化迈上一个新台阶。他们也并未去研究如何正确和谐地在全世界融合全球化,以及保持民族的一致性。我们所看到的这些思想家们的所作所为,无非是用“自己-异己”的原则去划分整个世界。此外,他们使用的也还是那一套已经过时的手段——虚假报道、谎言、偷换概念。

关于美国对全世界的要求


有消息称,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哈奇森在接受“CNBC”采访时,向土耳其下达了最后通牒,他说,如果土耳其政府还想从美国获得F-35战斗机,就必须要拒绝购买俄罗斯的С-400防空导弹系统。“你们应当做出选择,你们可以选择这个,或者那个,但是不能两者兼得”。

为了让美国政府满意,谁,还应该做些什么?

我认为,这项工作应当由美国国务院去做——在他们的网站上搞一个特殊的版块,上面写着“谁,应当为我们做些什么,以便让我们高兴”。我们开始吧,也许他们会响应的。

–欧洲应当为加入北约付钱,也就是从美国购买武器,而不是与俄罗斯合作。欧洲应当破坏“北溪”条约,转为以高价从美国购买天然气。欧洲电讯公司也不能从亚洲国家购买物美价廉的设备。欧洲应当永远在自己的国土上使用美国的核武器。

–印度应当削减和俄罗斯的军事技术合作;

–中国应当将对美国产品的关税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但是应当提高自己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关税。他们不能和美国在通讯领域竞争。而且北京应当完全准许美国进入中国的高技术领域;

–菲律宾不能购买俄罗斯的武器,也不能打击毒品犯罪活动;

–墨西哥应当向美国支付建造边境墙的费用;

–韩国应当在本国的国土上布置美国的反导装置,并且应当加入对中国高技术公司的制裁;
–日本应当忘记广岛和长崎,而全世界都应该承认,是美国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伊朗应当发展和平的核计划。但是对于朝鲜、叙利亚、委内瑞拉和伊朗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他们根本无法满足那些要求,即便他们想要去满足。从我们现在听到的华盛顿的逻辑出发,原则上大家最好还是消失吧,这样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了。

–至于俄罗斯,我都害怕列举我们所应当做到的事情。

我有一个问题:华盛顿难道不害怕他们提出的这些别人“应当做到的事情”,在某一个阶段会让全世界要求美国为这些服务付费?

当然,我忍不住想说,所有国家是不是还应当把自己的国土提供给美国,以供其部署军事基地?请各位看看地图。

关于“阿桑奇”面临的局面


我们正在关注“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事件的发展情况。

整件事都是对“双重标准”政策的最佳注脚。在涉及人权的问题上,有些国家就是喜欢高高在上地对其它国家指手画脚,但是当涉及到自己国家的问题时,他们就会突然患上了失忆症。
有人向欧盟驻莫斯科大使马库斯·埃德利提问:您是否会把政治关注点放到阿桑奇现在所面临的局面上?要是那样的话也不错,不需要沉默不语和控制自己。请从人权问题的角度来评价这一事件。
很明显,对阿桑奇的迫害和逮捕,不仅与媒体自由的理念相悖,同时也违反了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近年来,俄罗斯代表在各种国际人权保护论坛上一直在反复呼吁我们的伙伴们,要把注意力放到阿桑奇事件上。也一直在呼吁相关国家,要毫不动摇地遵守他们在鼓励和保护人权方面所应尽的国际义务。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内的一些具有权威性的国际人权保护机构,都一再提到此事。最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意拘留工作组,还宣布不允许破坏阿桑奇的人权。他们发表了关于不可侵犯阿桑奇的私人生活,关于法律以外的死刑问题,以及关于刑讯问题的专门报告。我们要看看,国际人权保护监督机构呼吁的那些国家是否愿意合作,主要是是否愿意履行自己在鼓励和保护人权方面所应尽的国际义务。

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还在纽约等着阿桑奇旅行回美国。我很清楚,他们喜欢旅行,也喜欢向联合国展示,言论自由是对谁而言的,人权确实是在生活中非常重要的。

我们还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发展。

关于开辟第二阵线的问题


6月6日,全世界都在追忆“霸王”行动——1944年6月6日,苏联的反希特勒联盟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第二阵线由此得以开辟。这也是苏联政治领导人和军事指挥家所坚持的。我们向在欧洲第二阵线战斗中牺牲的所有人致敬。

盟军在战胜德意志第三帝国的战斗中所做的贡献众人皆知,但是也不能过度夸大功绩,进而贬低苏联的伟大成就。没有苏联,不可能有这场胜利。我不得不这么说,因为我们看到,有人正在对历史进行毁灭性的篡改。这不仅仅发生在历史年鉴里,而是到处都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摧毁纪念碑,举办假冒的回忆,放映完全歪曲事实的电影。
     
历史学家指出,诺曼底登陆对终结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伟大卫国战争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这两场战役的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主要是因为红军取得的斯大林格勒和库尔斯克战役的胜利。三年中,英国,之后是美国,都在拖延开辟第二阵线,限制具有地区意义的军事行动。他们有一种打算,就是等待德国军事力量——因其在东方遭受的巨大损失而被最大限度地削弱——从而减少自己在西方的损失。当然还有政治上的考虑。

即使有点晚了,但是第二阵线的开辟也应该能够减轻苏联军队各编队和部队的战斗任务,但是实际上,我们不得不去拯救在阿登被纳粹打败的西方盟国。我们希望我们的伙伴们能够记住这一点。
我还想再说一次,今天我们缅怀那些在欧洲第二阵线战役中牺牲的人们。功勋属于每一个和纳粹及法西斯斗争过的人,不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如何,他们都在一个阵营里,也别去问他们在民族、信仰上和谁更接近,大家都走上了战场,我们要永远纪念这些英雄们。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