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12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3月12日


关于新冠病毒Covid-19的当前疫情


我们收到了大量关于在应对新冠病毒感染及扩散、参考世卫组织建议、协调各部门工作,以及采取相应的立法措施等方面俄罗斯外交部如何开展工作的问题。今天我将不止一次地回到这个话题。

有这样一个问题:俄罗斯外交部是否正在采取某些防范病毒感染的安全措施?

外交部正在参与“防止新冠病毒输入和扩散到俄罗斯境内的行动指挥部”(“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工作。另外,外交部还建立了由副外长伊戈尔·莫尔古洛夫领导的本部委的指挥部,并与俄罗斯各部门进行协调后做出决定。

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是:外交官的工作安排是否有变化?可以说,许多国际活动都已被推迟。这些国际事件的时间表被取消或进行了调整。特别是,昨天俄方收到了联合国大会主席的呼吁函,内容是联合国大会将在今年三月至四月期间采取额外措施并改变大会的工作计划。呼吁书建议减少因出席联合国大会会议而前往联合国总部的外交官人数;建议不邀请居住在纽约州和纽约市以外的人员参会。联合国大会负责人还提出了另一项建议,即:取消各种边会,推迟庆祝相关纪念日(这里指的国庆日)的时间或缩小庆祝规模。他们还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并将各项活动推迟或进行调整。当然,所有这些都会对我国外交官(包括中央机关的外交官,以及各使馆、常驻使团和总领馆的工作人员)的工作产生影响。

俄罗斯外交部决定,将短期出差减至必要的最低限度。而俄罗斯的驻外机构根据东道国的情况,在与外交部中央机关进行协调后,做出关于采取预防措施的决定。

关于我们局的工作,我们已经将一系列媒体活动形式改为在线活动。为此我们已经具备了所有必要的技术能力。

记者们向我们提出的另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是:由于莫斯科有大量外国记者,如何对媒体工作进行监管?针对这个问题,每位记者得到的是因人而异的回答,因为这件事与记者本人有关。

我已经阐述过俄罗斯外交部正在采取的措施。也可以阐述当前整个情况。

最近几天,新冠病毒病例出现在了更多之前没有发现过此种病毒的国家。迄今为止,病毒已经涉及到了世界110多个国家,确诊患者已超过11.9万人。我要再说一次,鉴于此,世界卫生组织已将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描述为“大流行”。

几乎所有国家(无论是否已经受到病毒感染)都在加强防控和限制措施(实行更加严格的检疫制度、关闭边境口岸、取消大规模公众活动)。特别是,我想再次提请你们关注意大利的疫情。意大利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包括限制出入境。我为什么要再次强调这件事?首先,遗憾的是,因为意大利驻莫斯科大使馆在回应俄罗斯的措施和警告时传播了不太正确的信息;其次,关于禁止在国内各地区间通行和举办公共活动、关闭教育机构、博物馆、电影院、剧院、滑雪胜地和休闲娱乐设施的做法牵涉到了大量游客。

作为意大利当局执行的防止疫情扩散计划的一部分,以旅行为目的抵达亚平宁的外国公民必须乘坐同一航班返回,我们对此给予了特别关注。尽管我们已经提出了各种警告,这些游客中依然还有很多俄罗斯公民。与此同时,在意大利境内临时逗留的外国公民,如果没有表现出患病症状可以离开该国。

我们再次奉劝俄罗斯公民,在官方发布疫情稳定之前暂时不要前往意大利。而目前正在该国逗留的那些人,应考虑尽快返回俄罗斯,并采取俄罗斯有关部门建议的具体实际措施。

为了及时获取新冠病毒疫情的重要信息,我们再次建议大家关注俄罗斯外交部及我们驻外机构在网络资源(包括社交网络账户)上发布的消息,以及(当然,我还会不厌其烦地重复这件事)手机应用程序“国外助手”上推送的新闻。请将该应用程序安装在移动设备上并给予关注。我们会在那里发布最新信息。

了解在国外处于隔离期的我国公民的状况,并为其提供必要的协助——仍然是俄罗斯驻外机构的工作重点。

这不是我今天就此话题所说的最后一件事,因为还有其他媒体向我们提出问题。


关于叙利亚当前局势


近段时间,“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紧张局势增加的危险情况得到控制。而这之所以成为可能,正是得益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在35日在莫斯科举行的会晤期间所达成的协议。

从实际角度来看,在首脑会议结束时签署的《2018917日备忘录》的《附加议定书》,规定了冲突各方从36日开始沿降级区内的现有冲突接触线停止敌对行动。该停火制度总体上得到了遵守,这有助于显著稳定伊德利卜的局势。此外,双方曾决定沿M4公路建立安全走廊,并在该地区开展俄土联合巡逻。据最新报道, 旨在恢复M4公路的交通的工作已经被开展。

目前,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国防部之间正在继续保持联系,以确保所达成的协议得到执行。我们希望,这将有助于在伊德利卜实现可持续的稳定、改善人道主义状况,并能够促进国内的流离失所者返回其永久居住地。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附加议定书》中载明了致力于维护叙利亚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原则性条款。同时,双方还表明了继续打击联合国安理会确认的所有恐怖主义组织直至将其消灭的决心。

由于20191022日签署的《俄土备忘录》的实施,叙利亚东北部总体上保持着稳定的局势。负面因素包括伊斯兰国所谓的“沉睡细胞”激活和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的非法存在。华盛顿所采取的煽动库尔德分裂主义和掠夺叙利亚自然资源的政策同样无助于加强幼发拉底河流域的安全。

在解决“阿尔霍尔”和“卢克班”难民营(这两个难民营处于大马士革的控制区域之外)的问题上尚未取得进展,这令人感到十分担忧。我们呼吁控制上述地区的各方,至少能为那里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提供基本需求,并防止发生人道主义灾难。

以色列侵犯阿拉伯邻国主权,继续在叙利亚境内实施单方面空袭的行为也令人感到担忧。以色列飞机于35日从黎巴嫩领空进行的最近一次空袭,导致1名叙利亚军人死亡,超过10人受伤。我们认为,此类随心所欲的实力行动破坏地区安全,并导致紧张局势升级。

与此同时,在叙利亚局势总体趋于稳定的背景下,我们主张加强对该国的人道主义援助和帮助难民返回家园。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大马士革与贝鲁特之间就此问题进行的协调。特别是,上周,黎巴嫩社会事务与旅游部长R.穆沙拉菲亚对大马士革进行了工作访问,期间与叙利亚难民返乡事务协调指挥部负责人侯赛因·马赫鲁夫举行了磋商。

此外,我们支持叙利亚政府与国际人道主义机构建立有效合作。不久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莫雷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亨利埃塔·福尔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戴维·比斯利访问了大马士革。叙利亚人在双边基础上也受到帮助。据最新消息,中国正在向大马士革提供第五笔人道主义资助,金额约为1400万美元。日本也已宣布打算通过“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向叙利亚提供约5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我们对叙利亚与阿拉伯国家的接触逐步走向正常化表示欢迎。我们认为,这一进程符合加强地区安全与稳定的利益。


关于海牙地区法院启动“MH-17诉讼程序


39-10日,就2014年7月在东乌克兰上空发生的“马航MH-17客机坠毁案”在海牙地区法院举行了首次听证会。

在上次举行的发布会上,我们已经在庭审前给出了非常详细的回答,即:西方媒体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指控的“媒体战”,他们直接向法庭施压并激起反俄情绪。

现在,已经举行了首次听证会,证实了我们的评价是有根据的。尽管这些天法院审查了各种纯粹的程序性问题(包括会议的时间安排和程序、与会人员的到场情况),但是围绕庭审的炒作不仅没有消退,一些西方的政客、调查人员和检察官还在继续增加这种炒作。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原告方肆无忌惮的态度,他们公开强行审理这一复杂的案件,并要求法院只能正式核准他们强加的事件发生的唯一版本。我仅举一个事实为例。荷兰检察官在现阶段就已经开始援引一些匿名证人的证言,据称,这些证人拥有证明被告有罪的不可辩驳的证据。与此同时,他们再次按照“highly likely(极有可能)”的原则利用以俄罗斯情报部门为题的惊悚故事情节恐吓公众,据称俄罗斯的情报部门试图查明证人身份、对证人进行恐吓,并阻碍调查这场悲剧真相的努力。他们在这些天散布了很多流言蜚语。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俄罗斯不是庭审的当事方。此外,关于我国与此次空难有牵连的说法没有任何根据,且基于可疑的消息来源。

这些指控是针对一名乌克兰公民和三名俄罗斯公民提出的,其中一人由律师代表。他们已经呼吁法院仔细研究该案的所有材料,这些材料共计超过3万页。对此,你们一定会同意,(甚至非专业人士也赞同这样的估算)需要一定的时间。辩护人并非毫无理由地提出了一些我们及荷兰议会曾多次提过的问题,即:为什么乌克兰没有关闭战区空域?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未能对该问题进行调查?而对于向调查方提出的其他数十个有理有据的问题,至今仍然没有明确的回应——这些问题不仅是俄方提出的,也是那些不接受几乎是强行向人们推出的“主流”版本的政治家、记者和民间社会的代表们提出的。

我们不打算预估法院的判决。我们希望,在庭审过程中能够公正地审理所有可用信息,而不仅仅是原告方的论据。如果这是一个真正独立和公正的法院,它将必须彻查与这场悲剧有关的全部事实,安排补充司法鉴定(这是显而易见的),讯问其他证人和专家,而不是检察官选定的那些人。另外,还有必要分析乌克兰当局的行动,也许也包括乌克兰当局的不作为,以及审核原告方提交的照片、视频和音频资料的真实性。如果法院的确是一个公正的法院,那么这些只是对它应当做些什么的基本看法。


关于也门的局势进展


莫斯科继续密切关注也门共和国的军事政治和人道主义局势的进展。

该国的暴力水平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得到了普遍下降,然而遗憾的是,这段时间似乎已经结束。据最新消息,马里卜省和焦夫省爆发了激烈的冲突,为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哈迪一方而战的“阿拉伯联盟”的飞机再次用导弹轰炸了“安萨尔·阿拉”胡塞运动的阵地。同时,胡塞武装人员也恢复了对沙特领土的炮击。

冲突各方于201812月达成的《斯德哥尔摩协定》的执行工作仍然毫无进展。该协定的许多条款,特别是涉及撤出荷台达的部队和解除对塔伊兹市的封锁的条款,依然只是一纸空谈。

执行2019115日阿卜杜拉布·哈迪政府与南方过渡委员会签署的《利雅得协议》的任务仍然很重要。我们认为,不仅是也门南部的局势,就连全国范围内的稳定前景都将取决于此。

我们重申俄罗斯的原则性立场,即:必须尽快停止武装对抗,并在联合国的主导下启动也门各方之间的包容性谈判。我们也坚信,只有通过对话并考虑到该国所有主要政治力量的利益,才有可能在解决也门面临的众多问题(包括其国家领土的构成问题)上取得进展。

我们愿意在与感兴趣的有关各方进行接触的过程中,继续尽一切努力促进实现这一目标。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