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04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4月4日

关于北约成立70周年



1949年4月4日,北大西洋条约在华盛顿签署,根据该条约成立了一个旨在对抗苏联的北约集团。如今,苏联已解体近30年,而北约依旧存在,其目标、手段均没有改变。

而且,北约正尽一切努力重新占据世界主要地缘政治危险地带。“冷战”之言论沉渣泛起,所有新式武器被运抵东欧,与俄罗斯相邻国家的军事基础设施正在遂行现代化改造。北约集团的军费逐年增长,超过俄罗斯国防预算的20多倍。北约各国开始讨论重新恢复主要大国间的“竞争”,而俄罗斯和中国均被西方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从正在举行的北约外长会议发表的声明来看,该联盟不仅不会放缓脚步,而且还将继续加剧欧洲的紧张态势。

这种军事政治紧张局势的升级并不是我们的初衷。众所周知,俄方更愿意与包括北约在内的政治团体保持建设性合作的关系。我们甚至做好了与北约建立伙伴关系的准备。1999年北约入侵南斯拉夫。2002年,成立了新型的平等合作机制——俄罗斯-北约理事会。在其框架内,俄方提出了有益的联合项目,开展了政治对话。此外,2010年,俄罗斯和北约还在里斯本峰会上宣布了成为真正战略伙伴的愿望。

但北约不仅没有为建立平等关系做好准备,还对特权充满了渴望。在里斯本峰会后不到六个月,北约开始插手利比亚内乱,并最终打破了人们对其遵守国际法能力的幻想。

现今,北约的主要任务被宣称为保护东欧盟国不受所谓的“俄罗斯威胁”,其具体措施包括充实该地区的武器装备、提高包括进攻性演习等军演频度。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安抚”方式,首先要让所有人感到害怕,然后再将这一地区变成火药桶。

谈论北约在军事史上的“成就”甚至让人感到脸红。南斯拉夫、阿富汗、利比亚……北约的军事行动带来的只有混乱、崩溃以及平民伤亡,其带头大哥,也就是美国也没有任何出彩的表现。

北约在东欧的扩张并没有为该地区带来安全,相反却造成了新的风险。而且,一向将自己标榜为某种“价值观共同体”的联盟在自由与民主领域也并不成功。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日益恶化,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得到北约庇护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总之,对北约成立70周年会想起哪些祝词?我想应当祝其内心平静、少发神经、不再固执于己见与恐惧症,希望它能变得更为理智一些。

关于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的挑衅言论



在美国国会发言时,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将约瑟夫•斯大林、阿道夫•希特勒以及“伊斯兰国”混为一谈,他称,“不能用言语来阻止斯大林”,并试图建立一条荒谬的历史逻辑链。

俄罗斯外交部高级代表已就该愚蠢声明发表了评论。尤其是俄外交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格鲁什科回应称,“挪威人民正因斯托尔滕贝格的这番话而感到‘非常羞耻’,因为苏联红军在帮助挪威摆脱纳粹统治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此,我还想再补充两点。

首先,挪威人民曾高度赞扬苏联红军对解放自己祖国的贡献。我认为现今出现这样的言论主要问题出在西方的教育。我们可以从英国的例子中看出西方教育的症结所在。许多西方政治家的特点是喜欢发表一些与事实毫不相关的荒谬及愚蠢的陈述。我想提醒大家:1944年10月26日,挪威国王哈康七世通过无线电发表讲话:“挪威人民对苏联歼灭我们共同敌人的英勇和胜利斗争表示钦佩与称颂。每个挪威人的责任就是为我们的苏联盟友提供最大可能的支持。”

北约秘书长本人是挪威人,我非常希望他能够知晓,红军在从法西斯侵略者手中解放挪威北部地区东芬马克的军事行动中,付出了2122名苏联士兵的生命。我们又该如何评判一位一方面领导着世界上最庞大的军事政治集团,另一方面又是政治活动家的挪威人所做的如此荒谬的言论。

其次,如果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真的关心和平、关心百姓的疾苦,那么他在美国国会提到的人物该是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或者是北约秘书长哈维尔•索拉纳,因为正是他们领导了对南斯拉夫的轰炸。为什么这些人不在上述的逻辑链中?我们需要谈论的正是这些人,因为他们在向和平居民投放炸弹。还有,为什么他的发言中没有提到北约、尤其是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在利比亚所做的一切?为什么没有谈到乔治•布什、伊拉克以及成千上万的死难者?出于某种原因,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对乔治•布什只字未提,但他应该就此说点什么。我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糟糕的西方教育。

关于美国国务院2020年预算



俄方注意到上周由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提交给国会的美外交部2020年预算草案,该草案的半数以上资金计划用于“对外行动”,即所谓对外国的军事与经济援助。“帮扶”的首要目标是要清除俄罗斯的“有害影响”。根据迈克•蓬佩奥的说法,这是美国务院预算的优先方向。他们还将“帮助”抵抗中国,这一点很荣幸(当然,在我们之后)。我们一起被认为是这个时代最可怕的挑战与威胁。名单上的下一个目标是委内瑞拉的“和平恢复民主”。

爱好和平是我们美国伙伴的显著特征。迈克•蓬佩奥就从“支持和平”的角度指出,所有阻止“粉碎尼古拉斯•马杜罗匪帮的势力”都应受到“决定性”的回击。同样,美国将以“珍爱和平”为宗旨,继续对伊朗实施“最大限度压力”的政策,因此,用于该国事项的预算“丝毫没有减少”。但叙利亚重建方面的资金却有所选择:他们将该国分为“值得”帮助和不值得帮助两部分。在这里一切泾渭分明:恐怖分子有善良与不善良之分,武装分子有温和与不温和之别,就连平民,也有“值得援助”和应当“继续受罪”的具体划分。

可以看出,余下的资金将用于军事开支,而这部分信息甚至没有公开发布。从华盛顿的角度出发,和平不仅可以承载,还可以强加。

事实上,美国务院的这份预算草案完全是一份美国人干涉一系列国家内政的公开的无耻计划。美国早就习惯以“国家安全利益”这一政治术语来为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可耻行径进行开脱。这次也不例外。

我想说的是,美国曾援助过阿富汗的武装分子,但最终反受其害。现今,华盛顿用自己的行动和大笔的开支来撼动世界的稳定,这分明是在向国际法宣战。

关于乌克兰总统选举



总结乌克兰竞选活动的结果似乎还为时尚早,它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最终结果的得出不会早于第二轮投票结束。

同时,即便第一轮结果也足以说明问题。尽管政府施加了压力,并使用了“肮脏”的虚假欺骗手段,乌克兰人民还是对现任总统彼得•波罗申科5年的履职给予了应有的评价。该评价无须赘言。

从选前竞选者的评论本身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选举过程的“纯洁度”。此后,我们亲眼所见,发现首轮选举存在着多处违规行为。国际监督团以及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欧安组织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的调查结果证实了这一点。尽管办公室明确希望减少负面评估,但在其第一轮选举报告中还是谈到了严重滥用行政资源、贿赂并对选民施加压力、实施非法竞选宣传、操纵选民名单(在其中加入所谓的“死魂灵”)、媒体的介入、委员会工作中的违规行为等等。此外,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还禁止俄罗斯观察员监督选举工作,这直接违背了基辅的国际义务。乌克兰驻俄罗斯海外代表投票站的关闭已经确定,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约300万乌克兰公民无法投票的原因。

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乌克兰局势。俄方希望,在第二轮选举之前的时间里,基辅官方将不再组织任何挑衅来吸引选票。我们呼吁乌克兰的西方伙伴对乌当局施加影响,以防止其采取莽撞行为,来进一步加剧本已动荡不安的国内政治局势。

在我看来,有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由于某种原因被专业的监督机构所忽略。在乌克兰也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尽可能的不再提及此事。总之,全世界都在逃避这一话题——顿巴斯。那里竟然没有投票权。基辅政权将该地区的居民从乌克兰删除了。这是一个历史事实。在我看来,这个决定的责任应由基辅来承担,并应当清楚其后果的严重性。

我们多次听到、看到有关“俄罗斯干预、破坏乌克兰选举及选举进程”的猜测,但是否有人想过,如果关于该国未来最严肃的决定没有顿巴斯人的参与,那么该地区民众将如何回答有关乌克兰正在进行的国家总统选举合法性问题。出于某种原因,在谈及乌克兰局势时,这一问题不被列入议事日程。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想,该事件将对乌克兰未来的命运产生严重影响。

关于新版日本学校教科书



俄方注意到日本文部科学省不久前公布了有关从2020年度起开始使用新版小学教科书的新闻稿。教科书中使用了南千岛群岛“自古以来属于日本”的荒谬提法。俄方将此举视为日本官方宣传其在俄日和平条约问题上所持立场的又一举措,而这一立场直接违背了国际社会公认的二战结果。

日方的行为与日本领导人要求增进日俄互信的指示背道而驰,这令人感到非常遗憾。日本在青少年中传播对历史和法律事实的歪曲认识,为日本与邻国民众间的关系疏远埋下了种子。

在教科书中最好扩充关于广岛和长崎的相关章节,因为日本的孩童并不知道是谁实施了这些轰炸事件。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件怪事,在美国,一位读高中的俄罗斯孩子选择轰炸广岛和长崎作为题目撰写一篇文章。之后,父母被叫到学校并被质询:孩子是在哪里得到了这些数据?得到的回答是,与美国和日本不同,这些数据在互联网的俄罗斯区块链接及历史文献中广泛存在。我们可以分享。

关于第五届“北极——对话区域”国际北极论坛



第五届“北极——对话区域”国际北极论坛将于4月9日-10日在圣彼得堡举行,届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以及冰岛和芬兰总统、挪威和瑞典总理将会出席该论坛。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也将出席该论坛。

一直以来,该论坛都引发了国外的浓厚兴趣。所有北极国家都将派代表出席,其中包括丹麦、冰岛和挪威的外交部长。预计许多来自欧洲和亚洲的非北极国家,以及国际组织的高级代表也将到来。

今年该论坛的主题是“北极——机遇之海”。在其一般性讨论中重点关注的问题包括:确保北极地区的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保护北极独特的生态系统、提高该地区居民生活质量,并以此为目的加强国际合作。

北极论坛符合该地区多边合作的普遍模式,它将北极地区感兴趣的参与者聚集在这一平台上,并对正在进行的关于北极问题的讨论做出总结并使讨论更加深入。针对北极地区相关问题的“头脑风暴”将继续“席卷”北极理事会——其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6日-7日在芬兰举行。

众多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外国贵宾出席圣彼得堡北极论坛,这再次证明了俄罗斯在发展该地区国际合作上的主导作用。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