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7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7月17日

关于委内瑞拉局势


我们完全支持委内瑞拉政府和反对派代表为和平解决国内政治冲突继续进行面对面谈判。外界对挪威斡旋而举行的巴巴多斯岛第三轮对话的评价使我们对事态的发展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当然,和平解决政治危机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它有自身的动态规律。我们希望冲突双方将进一步克制自身的政治诉求,把着眼点集中在通过谈判最终形成双方都可接受、并能让委内瑞拉回到稳定发展轨道上来的解决方案。

在目前情况下,当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针对委内瑞拉的公然违反国际法(制裁、直接干涉内政、赤裸裸的侵略)的行动时,遵循医学伦理的主要原则——“不伤害”是非常重要的。这一原则适用于包括以帮助委内瑞拉人民为出发点在内的任何其他国际倡议。这些倡议者们应当考虑这些附加条件是否会对已经启动的《挪威模式》造成伤害?否则,可以说,它们已经不再是人道主义的,而是另一种以“分而治之”为目标的原则,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我们也只有通过后者,即“分而治之”的原则才能解释一部分政治力量要求委内瑞拉军人违背其宣誓的做法。也只有通过后者才能解释部分国家一方面强化单方面制裁,打击委内瑞拉人口中最底部阶层,另一方面却努力通过帮助治疗儿童癌症来换取委内瑞拉合法政府政治退让的做法。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做法。

因此,我们再次敦促那些真正有意于改善委内瑞拉局势的国际和地区政客听取挪威调解方的要求,谨言慎行,以免扰乱正在形成的谈判进程。

俄方的行事正是遵循这个原则。

关于叙利亚的美国雇佣军


根据最新消息,美国武装力量司令部决定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缩减其正规军的同时,扩大其在该国北部及东北部雇佣军的数量。

据报道,叙利亚雇佣军的人员数量超过4000人。值得注意的是,仅在6月下旬有540名美国军人返回美国,其中还包括70名指挥和教职军官代表。

雇佣军的调运是以12-16人为一组的汽车进行的。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训练忠诚于华盛顿的作战部队、保护石油天然气基础设施以及确保安全。

或许,这一切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如果没有下文的转折:“但”这些雇佣军是接受美国武装力量中央联合司令部指挥。

众所周知,美国雇佣兵在伊拉克的种种劣迹。这是最近的例子。从那时起,这些美国的“胜利之师”未必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更加恶劣的事实是,美国雇佣军驻扎在叙利亚境内是非法的,这违反所有国际法规范和准则。

俄罗斯-叙利亚联合新闻发布会“究竟是谁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
海牙,2019年7月12日



谈及叙利亚,我想先回顾一下上周末的事件。

7月12日,在海牙举办了一次题为《究竟是谁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大型新闻发布会。俄罗斯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亚历山大•舒利金、叙利亚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巴萨姆•萨巴格、俄罗斯核生化部队副主任谢尔盖•基科季、俄罗斯民主问题研究基金会经理马克西姆•格里戈里耶夫参加了此次发布会。

尽管美国及其盟国明确禁止西方集团成员、欧盟和北约国家代表参加此次新闻发布会,但还是有大约100人参与了此次活动,其中包括西方最大新闻机构和控股公司英国路透社、法新社以及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区的其他媒体的代表。

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具体内容我就不赘述了,俄文及英文速记稿可以在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及我们的社交网站帐户上找到,网站还存有相关影音材料,为喜欢选择视听形式获取信息的人士提供便利。

我想提请注意的是,以事实为基础的重要性。最近一段时间,总有人试图说服我们存在一个平行的现实,尽管这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但西方许多人都赞同这一观点。他们坚信在这个新的平行的现实中,所谓的“高概率”已经转化成无可争议的证据。这完全是一种超现实主义,用别的词语无法加以形容。有证据或者没有这并不重要,甚至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是“很有可能、我们这样认为”,而这就是真理。而海牙的新闻发布会向人们展示的却是尽可能客观的信息:只有证词、事实和问题,基本上是非修辞和实用的问题,我们希望得到解答。我们认为有必要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以便国际社会了解真正的事实到底是什么。

我们有禁化武组织叙利亚化武使用事实调查团(以下简称“事实调查团”)去年4月对杜马镇事件的调查结果报告,有那里提供的信息。我们还有至少可以证明这些报告和信息不准确和存有分歧的事实,这同时就等于证明了其虚假性。就像我所说的那样,新闻发布会展示的只有事实和相应的疑问。

我想再次指出,俄罗斯方面在一系列其他代表团的支持下,为了澄清事实(究竟在叙利亚杜马镇发生了什么)并得到详尽的答复,曾一度建议在禁化武组织执行理事会第91届会议期间组织一次由所有涉及报告撰写的调查团专家参与的广泛性通报,但遭到了拒绝。禁化武组织技术秘书处(技秘处)在执行理事会3月的会议上提出进行投票,其间美国及其盟友也对案情报告的讨论加以反对。

我将引用与禁化武组织活动相关的论点,以及俄罗斯和叙利亚方面所握有的事实依据。我们希望提请您注意这些事实,以便再次强调它们的重要性。我们同时也非常希望禁化武组织能够从实际层面关注这些事实,不只是把它们当作一种信息,而是把它们纳入调查工作当中。

-美国、法国和英国曾一度试图阻止“事实调查团”对杜马镇的调查。在禁化武组织专家抵达大马士革前几个小时,他们联手对叙利亚领土发动了大规模导弹空袭。实际上,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表明了对该组织的真实态度:口头上承诺要坚决完成化武裁撤,支持禁化武组织的工作,而实际上是彻头彻尾地轻视,或者将其操纵,再或者两者都有。与此同时,叙利亚和俄罗斯军方却为禁化武组织代表的工作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并确保了他们的人身安全。

-在长达100页的报告中,甚至没有提及去年在禁化武组织总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有11名被迫参与“白头盔”摆拍的叙利亚人出席了发布会并声称:所有的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闹剧和挑衅行为。“事实调查团”有一种不太好的工作方法,即他们更愿意与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接触,甚至不考虑这些代表与匪帮和恐怖主义机构有着紧密的联系。与此同时,他们还忽略了叙利亚官方消息的来源以及与第一目击者进行对话。也就是说,以艺术形式编撰的报道、录像被接受到禁化武组织的工作中,却忽视与不仅可以讲述事件经过、还可以回答一系列具体问题的现场目击者的对话。

-“事实调查团”成员澳大利亚人亨德森在公开媒体发表的相关证据推翻了该调查团官方报告的结论。其官方报告指出,事发现场找到的两个气瓶好像是从高处坠落到地面,这无疑将使用化武的矛头指向了一直在使用空中力量的叙利亚政府军。可是,在参与调查工程部分的亨德森的工作报告中却指出,“那些气瓶很有可能是用手搬运到室内的,而不是从飞行物上坠落在地面上。”由于杜马镇于4月7日受到武装分子的控制,显然只有他们可以将这些气瓶搬到那里。

-在询问证人时是有选择性的:33名证人中,只有7人在叙利亚接受采访,而其余在叙境外接受询问的26名证人则都对此次事件持有怀疑态度。该报告还完全遗漏了有关恐怖主义武装集团可以获取有毒化学品的事实,并始终没有提到“白头盔部队”与“努斯拉阵线”及其他恐怖组织的联系。

-俄罗斯专家提交的证据表明,气瓶是被手动置放于案发地点,而不是从飞机上掉落,俄罗斯方面已经将其转交给禁化武组织总干事,并同时送交该组织技术秘书处。

-根据对300名叙利亚当地居民志愿者的访谈和调查(马克西姆•格里戈里耶夫的调查)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被指控化武袭击所在楼栋的居民(这些都是真实的居民,他们有地址、证件和姓名)昼夜生活在事发地附近不仅没有感到不适,甚至没有注意到所谓的化武袭击事实;调查团提供的视频材料里出现的尸体面孔没有一个是该楼栋居民的,甚至他们也不是事发小区内居民的。这合乎常理吗?因此,所获得证据明确证实了尸体是从外面搬运过来的,而所谓的2018年4月7日事件是一次纯粹的摆拍闹剧。

-根据目击者的证词,与“白头盔部队”一起抵达的武装分子负责运送尸体,并用武器威胁当地居民,将他们中的一部人赶到户外,而另一部分则被封锁在楼栋内不准外出。然后他们将尸体搬运到街头开始拍摄工作。据目击者称,尸体是从“阿尔•托巴”监狱运来的,那里有许多被武装分子关押的平民,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

而视频中的一部分尸体正是因为此次摆拍事件而遭到杀害。马克西姆•格里戈里耶夫还证实一名叙利亚人从视频中发现了此前被炮击致死哥哥的遗骸,也在此次事件中被用于造假。

-叙利亚当局从未拒绝过向调查团成员提供开棺验尸的可能,只是强调这一过程需要尊重中东和北非国家当地的习俗。正是“白头盔部队”在叙利亚当局抵达这一地区之前焚毁了尸体。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所发生的一切来了一个反转,即伪造者成为信息的主要来源,并且由于某种原因,事情的真相却被指控为虚假信息。
   
禁化武组织的困难局面是美国企图用一套自己的“规则”取代国际法造成的。在美国及其盟友的压力下,禁化武组织违反《化学品公约》并损害联合国安理会的特权,赋予自己调查被指控使用化武者的不寻常职能。关于这一切,关于我们手中的这些证据都不得不多次重复地被提及,其中包括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

美国想要将自己的规则强加给“事实调查团”,并企图按自己的意图操纵他们。起初,要求所有人同意该调查团的所有结论,因为其成员都是最高级别的专家。此后,当这些专业人士的结论不再符合美国的意愿时,他们转而要求不再相信调查团,而要相信一些第三方专家。那么,请问,这是一些什么专家?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想知道他们的专业水平,是否可以信任?最后,我们要了解他们的个人工作履历。

与此同时,尽管保证这些专家可以被信任,但所有的信息都处于保密状态,包括他们的名字。但从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其中一名专家显然不具备客观和公正的品质。如果这些专家名符其实,那么为什么这些专家的陈述不能提交给国际机构、提交给成员国、代表团、专家团体?为什么不能在专家之间进行正常的交流,互相提出一些问题?毋庸置疑,他们根本做不到。

据称,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也就是说,专家在海牙发言会不安全?而事实上,有人不想让他们“曝光于世”,所有向他们提出的问题都将连同他们自己一起石沉大海,因为这些问题的答案与强加给我们的罪名相违背。

汉舍洪镇的化武事件一度成为美国海军对沙伊拉特空军基地实施导弹袭击的正式借口,我们将目前的情况与以往的这次事件相比较,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强调美国及其盟国仅凭他们所庇护的“白头盔部队”导演的挑衅与闹剧而采取的军事惩罚行动是不可接受的。在新闻发布会期间,我们还强调了迅速改革“事实调查团”的必要性,该调查团在其工作中越来越倾向于有意识地扭曲事实和逃避现实。俄罗斯代表呼吁严格遵守《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规定及其组织的内部条例。

我再一次强烈推荐您关注一下此次联合新闻发布会的速记内容和相关视频。我无法列举出所有的论据,也不想这样做。因为一切内容都已经发布在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上了。 那里有视频、访谈录、数据、事实和地理名称等。我向您保证,如果您真的在研究这一问题,您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关于制裁伊朗对俄罗斯参与布什尔核电站第二单元建设和阿拉克反应堆重建
可能产生的影响



布什尔核电站的建设是我们在伊朗境内的旗舰项目。该电站的第一个单元运行稳定,为满足伊朗国内的电力需求发电。第二阶段的建设任务也在按计划进行。

当然,美国的非法制裁对与伊朗的贸易往来制造了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并没有停滞不前,而是积极适应,正在与伊朗共同采取一系列措施,以保护具有巨大前景的两国贸易和经济关系。虽然我们知道很多人都试图阻止该项进程。

至于阿拉克反应堆的重建,我们当然正在密切关注这个问题。该问题是为调解伊朗核计划问题6月28日于维也纳举行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联合委员会会议期间的主题之一。我想提醒大家,根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有协议成员国都承担了一定的义务。俄罗斯对福尔多的前伊朗铀浓缩工厂进行了改造,中国和英国则表示愿意承担阿拉克反应堆的重建工作。

我们认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所有成员国应对已协商好的各个项目进行集体保证,这些协议项目是该行动计划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尽管美国采取了非法的单方面手段,各成员国应做好准备共同努力进一步落实这些项目。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