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11月21日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第一副部长乐玉成在俄罗斯的友好访问


11月25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第一副部长乐玉成。同日,俄罗斯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弗拉基米尔•季托夫将与到访的中国同仁进行磋商。乐玉成还计划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伊戈尔•莫尔古洛夫和安德烈•鲁坚科举行会谈。

在即将举行的会面中,双方将就两国关系的现状及进一步深化俄中外交政策的协调方式交换意见。会议、谈判及磋商的内容将十分广泛。

关于华盛顿就埃及计划从俄罗斯采购苏-35战机向开罗施压


我们注意到了,美官员就埃及考虑从俄购买苏-35战机一事向其实施直接制裁威胁,这是美官方极具攻击性行为的另一个示例。令人遗憾的是,华盛顿近几年的行事风格一直如此,欧洲、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数十个国家(世界所有地区)都曾遇到过。

有证据表明,美国正在尽全力阻碍俄罗斯与其他国家发展关系。当孤立俄罗斯的企图与尝试破产后,他们转向了“第二套方案”,即使用所有手段和机制进行直接干预。 这种干预还涉及军事技术合作。美国人不仅曾对俄罗斯实施过制裁,现如今,更是直接威胁那些有意向购买俄一流武器的伙伴国。

据我们了解,华盛顿上述做法的幕后策划者“一石二鸟”。他们一方面希望通过破坏交易伤害我们,另一方面将美国武器强加给外国买家。如果美国人想要出售自己的武器,他们就应当重温基于利润、决策自由和竞争优势原则的自由竞争理念。当他们忘记市场经济的原则时,他们甚至会对包括自己试图推销的某一类产品实施打压。通过政治施压和发表攻击性言论的做法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武器价格昂贵不具有竞争力,因为这些武器大多已经老旧才开始出售。换句话说,美国人将推动自身地缘政治利益与强加现成方案相结合,在实现商业利益时不考虑自由竞争的原则。

情愿听命于华盛顿,由他决定在哪里买什么,愿意为美国牺牲自己部分主权的国家越来越少。像我们的埃及朋友一样,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更喜欢做出独立自主的决定,着眼于物有所值。不久前,甚至连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在受到美国各种恐吓、强迫及威胁的情况下,也最终选择了购买俄罗斯的防空系统。

总之,使用威胁的方法本身就彻底失去了其效力,其中部分原因归咎于美国使用该方法的能力。试图对他国施加压力,只会破坏这些国家对美国的信任,使世界再次考虑放弃美元交易的必要性,因为该货币已不再是正常的市场关系条件下的贸易工具,它已成为华盛顿外交政策的杠杆。当只有政治利益的存在,而基于自由贸易原则的市场经济不仅退出主导地位,更是从原则角度上已经消失,这是不可思议的。

关于北约承认太空为作战域


昨天,在北约成员国布鲁塞尔外长会议上正式宣布,太空将被视为与陆地、天空、海洋、网络空间一样是作战域。

此类声明令人担忧。北约联盟的军事计划旨在于所有作战环境中形成绝对优势,并导致军国主义化和紧张局势的升级。如今,该联盟又将军事目标扩大至太空领域。

我们将密切关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将如何实现其有关联盟无意在太空部署武器的承诺。太空领域的军备竞赛无疑将对国际安全及其战略稳定造成极为负面的影响,莫斯科呼吁北约成员国支持俄方为防止太空军备竞赛而作出的努力。

我们认为,将外太空转变成武装对抗的舞台不符合包括北约成员国在内的世界任何国家的安全利益。

关于叙利亚局势的发展


我们注意到了,美国《纽约时报》11月14日一篇报道的有趣的标题是这样写的:“由于俄方的局部压力,联合国对叙利亚军医院遇袭事件的调查可能被破坏”。不仅标题如此,这个观点贯穿全文。

关于该文章的简要说明:撰写该文章的人此前也通过在社交网站和互联网上收集的信息,“证明”俄罗斯方面参与了对叙利亚西北部医疗设施的轰炸。在此种背景下,这些人在文章中指出,由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成立的内部委员会(他们认为该委员会是为调查叙利亚医院袭击事件专门成立的)疑似受到来自俄罗斯方面的压力。俄罗斯好像反对公开该委员会的工作成果。

我把记者们的这种虚假、诽谤、不公正的工作留给你们来评判。当然,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政治化和不专业的调查,这样的调查结果在西方媒体上屡见不鲜。一般这些调查的基础是歪曲事实、凭空捏造,没有相关证据的指控和来自所谓的“可靠来源”的信息。《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也不例外。

在着手此类调查之前,记者应了解什么呢?由联合国秘书长于今年8月1日成立的内部委员会并不是用来调查那些莫须有的指控(据我们了解,记者们希望该委员会这样做),其任务是完善武装冲突区联合国各机构用于检查和识别民用基础设施物体的标准,进一步改善所谓的消除冲突机制。不仅俄方认为目前的机制不够完善。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叙利亚局势的会议上,以及与媒体代表的直接沟通中,俄罗斯在这方面的论据被反复强调。没有秘密的压力,没有试图将联合国专家的工作引向另一边,这里只有由相关论据支撑的国家正面立场。在今年9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该材料于11月14日,差不多两个月后才发布),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再次介绍了有关消除冲突机制批评性评估的详细材料。

我们感到遗憾的是,《纽约时报》并不关注,也不调查几乎每天都发生的恐怖分子袭击事件。例如,“努斯拉阵线”以及与该组织有联系的其他恐怖主义组织和激进分子,他们真正杀害了平民,袭击学校、医疗设施、难民营和其他民用基础设施,造成该地区的局势恶化。看来,《纽约时报》编辑部里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兴趣。 真可惜……

同时,在叙利亚合法政府控制外的领土上,包括其西北地区,平民遭受了恐怖分子的暴行,这些武装分子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伪装成(很想知道,《纽约时报》的记者是否清楚是谁在资助恐怖分子)“温和反对派”和“地方自治政府”的代表。同时,当地的抗议活动被他们残酷镇压。例如,卡夫尔•塔哈里姆居民点的民众就表示不接受自称当局的胡作非为,但遭到了武装分子围困多日,与外界失去联系。

这些都是事实,但记者们并不感兴趣,因为他们不符合华盛顿权势集团的政治基调。我们都听说过有关虚假信息和新闻宣传的许多言论,《纽约时报》的文章就是一个具体的例子。如果有人能找出问题的答案或者拿出相关证据,我们将洗耳恭听。但是,通常来说,我们所说的都不会得到回应。我们将进一步讨论,直到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

关于委内瑞拉的当前局势


尽管委内瑞拉的局势依然紧张,但仍有让人感到宽慰的因素存在。不久前,该国发生了对立双方的街头集会,所幸没有发生恶性事件。我们注意到反对派示威者的人数已大大减少。同时,尽管华盛顿施加了制裁与压力,但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对话仍在继续。我们很高兴该地区在实现和平之路上所作的努力。

11月18日,对立双方在“蒙得维的亚机制”框架下举行了一次会议。“蒙得维的亚机制”是由墨西哥、乌拉圭和加勒比共同体各国联合提出的,旨在弥合委内瑞拉冲突双方的紧张关系。会后的声明指出,有必要在复杂的危机局势中寻求和平与民主的解决方案,由委内瑞拉人自己建立国家的未来。政府和反对派商定的一系列措施受到欢迎,包括恢复社会主义党代表参加国民议会的工作;停止针对反对派的调查行动;开始更新国民选举委员会组成的工作。应当特别提及的是该地区国家对激活《美洲国家间互助条约》(又名《里约热内卢条约》)的断然拒绝,该条约是为了防止国家之间的侵略,而不是为解决人道主义危机而创建的。

我们对加入“蒙得维的亚机制”国家通过商谈解决矛盾的做法表示称赞,他们尊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说过,只有委内瑞拉人自己通过对话寻求包容性的政治解决方案,而没有强加的先决条件和外部干涉,才能实现国家内部矛盾的和平解决。

该地区国家负责任的和平解决路线与华盛顿的立场形成鲜明对比,后者执拗地忽视委内瑞拉政府与其反对派在谈判中发生的积极变化。美国违反不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原则,继续呼吁合法总统辞职。我们已经再三强调,我再说一遍:国际社会的任务是增进委内瑞拉各政治力量间的相互了解,而不是为了迎合对立双方中的某一方。

我们看到,事情的背后隐藏的是美国复兴“门罗主义精神”的政治愿望,以破坏委内瑞拉政局稳定为起点,重新加强对拉丁美洲的总体控制。由于缺少推翻合法政府的理由,他们选择了故伎重演的策略,单方面加强非法措施,对日益失信的瓜伊多百般支持,继续实施反马杜罗政治宣传,通过外部力量挑起委国家内部的颠覆性工作。

特别令人关切的是,一些媒体在报道拉丁美洲国家的局势时采取双重标准。尤其是在委内瑞拉,一方面对其地方当局的一切罪行强加指责,而另一方面对于国内激进反对派的非法行为采取集体默然的态度。代表西方国家的大多数媒体继续散播有关委国内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的情况,而对政府与反对派之间谈判的进展情况置之不理。同时,在其他国家,无论是对示威者过度使用武力,还是违反宪法秩序,都不曾引起包括媒体在内的足够关注。这破坏了新闻记者独立自主的原则。希望媒体能够更多地关注真人真事的报道,在对地区事件的评价中更具有客观性。不要让普通民众和整个社会成为基于有偏见的机会主义和主观态度的牺牲者。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