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1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亚美尼亚共和国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举行联合记者会期间发表讲话并答媒体记者问,埃里温,2019年11月11日

首先,我想以我们的代表团以及我本人的名义,向我们的亚美尼亚朋友表示感谢,感谢他们的邀请和殷勤款待,感谢他们安排了今天从与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的会晤开始,随后在外交部内继续进行的内容丰富的谈判。

我们谈了很多,但即使是谈上一整天,也不可能谈到所有事情。我们在双边关系和国际舞台开展协作方面,有一个非常丰富和详实的议程。亚美尼亚是俄罗斯久经考验的盟友和战略伙伴。我们指出,双方在包括最高级别在内的政治对话上,一直保持着积极的发展态势。仅在今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就与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会晤了四次。我们两国的政府首脑也在各种活动框架内进行着同样频繁的接触。

今天,我们对在最高级别达成的那些协议的落实情况进行了实质性地讨论。目前,这些协议正在有条不紊的实施当中。我们同意采取一些其他措施,以便能够继续有效地开展此项工作。双方指出,两国议会之间正在进行积极而有益的互动。就在几天前,也就是11月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访问了埃里温,出席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议会大会的活动,并在久姆里举行了“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双边议会间委员会”会议。我们两国各部门之间也有着非常广泛的联系:就在上个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卫生部副部长塔基亚娜·谢苗诺娃,以及其他俄罗斯部委的代表访问了亚美尼亚。

俄罗斯是亚美尼亚主要的对外经济伙伴。我们双方都对两国经贸合作的水平感到满意,而两国作为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也共同促进了双方经贸合作的发展。去年,我们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增长了近11%,而今年依然保持了积极的发展态势。今天,我们分析了大型合作项目(主要是燃料、能源和运输领域的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我们注意到,现有合作机制的工作非常有益,我指的是“经贸协作和军事技术合作政府间委员会”。

两国正在不断加强地区间的联系。目前,俄罗斯已有超过70个主体加入了与亚美尼亚的合作。同样地,亚美尼亚几乎所有的行政区划单位都与自己的俄罗斯伙伴建立了联系。两国经常举行各种地区间论坛(下一次论坛将于明年初举行)。我们也注意到双方在人文领域开展的广泛协作,包括文化和教育交流。相关数据不言自明:目前,约6000名亚美尼亚公民在俄罗斯接受高等教育,其中1500人由联邦预算出资。六所俄罗斯高校在亚美尼亚设立了分支机构,现有3500多名大学生在这些学校和“俄罗斯亚美尼亚大学”就读。大约2000名亚美尼亚公民在俄罗斯中等职业教育体系内学习。我们在亚美尼亚经营的大型企业,正在这里开展一些社会项目。我要提及的是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在埃里温出资建设,并于今年已经投入运营的一套体育教学综合设施,该设施包括一个幼儿园、一所学校、一个室内游泳池、一个健身房、一块迷你足球场和一个室内溜冰场。我们还定期举行青年论坛,“第五届青年论坛”将于近期举行。

在国际和地区事务方面,我们也同样进行着密切的合作。我们以相同的立场讨论国际议程的关键问题。我们商定,在诸如联合国、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黑海经济合作组织等平台上,以及其他多边机制内,继续密切协调我们的立场。我们刚刚签署的《2020年-2021年外交政策磋商计划》将促使此项工作更加有效。俄罗斯积极评价埃里温在欧亚经济联盟中的主席国地位,包括其在扩大欧亚经济联盟的对外关系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我们还讨论了明年俄罗斯即将担任集安组织轮值主席国的准备工作,以及为在独联体中开展协作进行“对表”,并同意在即将于十二月初在布拉迪斯拉发举行的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例行会议上协调立场。

我们谈论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的解决方案,强调了加紧努力,从而积极且具有建设性地推进各当事方之间谈判的重要性。我们明确表示,考虑到现有协议(包括那些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刚才提到的、今年四月份在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外长及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三位联合主席举行会晤时同意的协议),必须进一步采取措施,以缓解冲突地区的紧张局势。我们认为,重要的是,应继续“在当地”落实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领导人在今年举行的会晤上多次讨论并由外长们协商一致的措施。俄罗斯愿意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内,以及作为“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机制”的一员,继续给予最积极的调解协助。我们对谈判结果非常满意。他们表现出了希望进一步加强俄罗斯-亚美尼亚战略伙伴和同盟关系的共同意愿。

问:通过“关于允许俄罗斯专家进入亚美尼亚生物实验室的备忘录”的可能性有多大?在生物安全问题上,莫斯科和埃里温未来有哪些合作计划?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今天讨论了这些问题。两国的卫生部门也讨论了这些问题。俄罗斯卫生部部长维罗妮卡·斯科沃尔佐娃的副部长不久前访问了埃里温,并与她的同事进行了交流。今天,我们注意到,总体而言,关于备忘录内容的谈判已经结束,目前双方正分别就该文件进行部门间的协调。我们希望,该文件将于近期签署。当然,这将为我们在生物安全领域的合作创造更多的机会。我们认为,从广义上讲,我们与我们的邻国、盟友和伙伴们进行这样的接触,对于涉及安全问题的议程来说是其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目前有一项《禁止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该公约禁止研制此类武器。遗憾的是,由于美国的坚决反对,该《公约》未能像其他大多数多边文件一样拥有核查机制。多年来,我们一直试图努力建立一个这样的机制,但我们的美国同事们更倾向于避免达成这样的协议,并一直努力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能够“自己控制的”双边实验室。当然,我们也愿意在该领域,同我们的盟友——亚美尼亚和其他伙伴——相互间保持充分的透明。今天我们也谈到了这一点。而备忘录中也涉及了这个问题,我希望,该备忘录能很快生效。

问:对于亚美尼亚来说,土耳其仍然是他们的安全威胁。该国一直无条件地积极支持阿塞拜疆,并与其开展军事合作、进行联合军演。如果俄土关系越来越亲密,那么对俄罗斯和亚美尼亚的关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谢尔盖·拉夫罗夫:当历史和地域让我们与一些国家成为了邻居,那我们就谈不上什么“越来越亲密”、“越来越热乎”。我们与所有邻国以及它们当中的每个国家都在发展关系。这对我们在集安组织、独联体和欧亚经济联盟中的所有伙伴来说都是如此。而对土耳其、伊朗以及东欧国家来说也是如此。我们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正常的关系。我们一直尽力协助解决亚美尼亚和土耳其之间存在的问题。2009年,我们为《苏黎世议定书》(《亚美尼亚共和国与土耳其共和国外交关系议定书》和《亚美尼亚共和国与土耳其共和国发展双边关系议定书》)的签署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尽管我们事先警告过不要过于热衷这个想法,特别是不要指望:无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能否解决,这些议定书都可以生效。我们曾对此产生过严重质疑。当时,我们的亚美尼亚同事说,一切都会如期发生,因为有人给了他们承诺。然而非常遗憾,《苏黎世议定书》的命运众所周知。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愿意(虽然这需要双方都感兴趣)继续通过我们的努力,推动亚美尼亚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我们绝对没有理由认为,有人会在这些国家之间发动战争。无论如何,我们所奉行的所有政策,目的都是要在这里建立和平、共存和互利合作。

问:俄罗斯如何看待埃里温提出的“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作为调解进程的全权参与方回到谈判桌旁”的建议?

谢尔盖·拉夫罗夫:亚美尼亚共和国总统阿尔缅·萨尔基相、亚美尼亚共和国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亚美尼亚共和国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已经在这里就此问题发表了意见。我再强调一次,谈判参与方的组成应当由各方自行协商和确定。在为解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所进行的磋商和后续谈判的初期,在停止敌对行动的时候,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就已经成为停火后开启的相关协议和相关谈判的参与方。后来,在某个阶段,一位前亚美尼亚共和国总统决定,将由埃里温代表卡拉巴赫的利益。无论如何,作为欧安组织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明斯克小组的联合主席,我们在推进这一进程的同时,可以努力使其达到普遍共识。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没有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人民的同意,将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亚美尼亚根本不会签署那些协议。这其实就是我们的出发点。谈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我想强调一下尼科尔·帕什尼扬在我们今天召开的会议上所说的话。他提到了自己的公开声明,该声明指出,最终协议应当既考虑亚美尼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利益,也要考虑阿塞拜疆的利益。同这样的观点很难进行争辩。

问:美军在叙利亚北部油田附近集中部署了“艾布拉姆斯(Abrams)”装甲车和坦克。这会给该地区的俄土合作增加怎样的困难?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美国在叙利亚北部的所作所为,我已经来不及追踪美国政策的“变化无常”,他们就驻扎在“当地”。当然,总体而言,他们的企图就是要掠夺叙利亚,将那里的油田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下,这种行为这都是违法的。他们的做法不会给解决叙利亚危机带来任何好处,而只会给叙利亚的这一地区不断增加恶劣的“刺激因素”,并构成严重威胁。我们将坚决主张叙利亚政府军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国家全境,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终结恐怖主义,解决所有与最终政治调解有关的问题。

问:如果双方能够同意签署关于生物实验室的备忘录,那么是否可以说,这个难题已经从俄亚关系议程中解除了?

谢尔盖·拉夫罗夫:需要先签署备忘录,然后再开始执行。任何问题都不可能被完全解除。它不是作为一个要求达成某种协议的问题,而是作为一个要求执行的问题被保留下来。一旦签署了备忘录,那我们就要去执行它。这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需要相互协作和彼此透明。

问:阿塞拜疆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人民没有限制的自决权,并指出,只有在保持阿塞拜疆领土完整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解决冲突。请问,目前的和平进程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取得实际进展?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只能再次引用尼科尔·帕什尼扬所说的话。他说,既要考虑亚美尼亚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利益,也要考虑阿塞拜疆的利益。“领土完整、自决权和只能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原则,包含在当前各方讨论的所有文件中。无论如何,问题的最终解决必须考虑所有这些原则。无论是埃里温,还是巴库,都未对此提出异议。接下来,需要的是外交的艺术,但实际上就是做好妥协的准备。任何协议,特别是关于这种难题的协议,就是妥协。作为联合主席,我们将努力确保这种妥协是公正的,并能够体现出真正的、公平的利益平衡。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