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6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7月16日

关于利比亚当前局势


利比亚的局势引发严重关切。尽管上个月没有采取大规模的敌对行动,但“当地”的局势依然紧张。有人判断,利比亚交战各方只是暂时休战,为的是重新集结部队以恢复武装对抗。而这将会酿成更多人员伤亡,并使社会经济基础设施遭到进一步破坏。

利比亚冲突进一步国际化的威胁也越来越大。作为对民族团结政府请求土耳其领导层帮助其对抗利比亚国民军的回应,位于该国东部的众议院近日通过了一项决定,该决定实际上批准了埃及武装部队参与哈利法·哈夫塔尔元帅一方的作战行动。

我们呼吁利比亚各敌对阵营不要让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而应立即实现可持续的停火,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和利比亚问题柏林国际会议的决定的基础上,启动包容性的政治对话。

我们认为,不能用武力解决利比亚危机,而应当在谈判桌上解决现存的所有问题和矛盾。今年六月和七月,我们曾在莫斯科接待了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副总理艾哈迈德·马蒂格和利比亚众议院主席阿基拉·萨利赫,期间我们直接向他们阐明了这一点。

 

俄罗斯外交部关于乌克兰人权状况的报告


俄罗斯外交部起草了一份关于乌克兰人权情况的报告,该报告已在官方网站上发表,链接地址:https://www.mid.ru/web/guest/maps/ua/-/asset_publisher/ktn0ZLTvbbS3/content/id/4232144?p_p_id=101_INSTANCE_ktn0ZLTvbbS3&_101_INSTANCE_ktn0ZLTvbbS3_languageId=en_GB

该文件反映了乌克兰糟糕的人权状况,记录了该国系统性地侵犯基本人权和人身自由的情况。乌克兰当局不断采纳各种违反人权领域的国家立法准则和国际义务的法案。

在人为制造的“乌克兰必须与‘俄罗斯侵略’和‘分裂主义’作斗争”的借口下,该国当局对政治反对派、独立记者和传媒公司,以及当局不中意的社会组织成员进行迫害。他们还利用这些凭空捏造的借口,为其限制那些逃离该国东南部武装冲突区的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权利,以及褫夺讲俄语居民和少数民族权利(特别在教育领域)的做法进行开脱。而这也成为了他们对合乎教会法的乌克兰东正教会的神职人员和教区居民进行迫害,强行夺取属于东正教会的教区的原因。最近,他们还利用新冠病毒疫情为此类极其丑恶的行径做辩护。

乌克兰当局正在蓄意实施一项为纳粹罪犯及其乌克兰帮凶辩护并将其英雄化的政策。特别是在教育领域,该国当局向人们灌输对当年发生的历史事件的歪曲解释,目的是在广大民众中(尤其是在正在成长的一代人中)培养民族主义情绪。

活跃在该国的右翼激进组织公开宣传包括种族主义思想在内的种族仇恨,而实行这种政策的结果是,属于某些种族或少数民族的人们,经常遭到歧视和羞辱,包括人身侵犯。在此背景下,种族主义、仇外心理、反犹太主义以及蓄意破坏宗教和祭祀场所的行为在该国境内显著增加也就不足为奇了。多年来,该国的激进民族主义完全不受控制,而也许,甚至相反——该国对激进民族主义进行操控,所以,如果不发生这些事情才更奇怪。

乌克兰现存的诸多问题,经常引起国际人权监督机构、人权条约机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以及国际和乌克兰非政府人权组织的关注。与此同时,所有这些机构都注意到该国正在系统性地侵犯人权,并关切地指出,已查明的问题需要当局给予最密切的关注,并需要非常认真地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尚无证据表明乌克兰当局有意愿和有能力纠正这一混乱状况。

 

关于美国加强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我们注意到,美国正在有计划地加强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美国2021年国防预算草案计划为此拨款2.5亿美元,其中一半款项将直接用于武器供应。他们还计划制定一项全面协助乌克兰发展武装力量的方案。

显然,美国意图利用赋予乌克兰“北约能力增强伙伴国地位”(该决定于今年612日获得通过),以巩固其对该国国防部门的影响力。华盛顿一直积极推动基辅对强力机构进行改革,并使其军工企业向北约标准过渡。

美国通过此种方式向基辅的“战争派”提供支持的同时,实际上是在怂恿乌克兰当局采取破坏《明斯克协议》并继续在顿巴斯开展武装行动的方针。这使其有机会渲染必须保护乌克兰免遭“俄罗斯威胁”的无稽之谈,并为其加强北约东翼的军事部署辩护。当然,考虑到那些划拨给乌克兰的资金需与引进北约武器标准并行,这还解决了其自身的经济问题。

 

关于贝尔格莱德与普里什蒂纳恢复对话


我们支持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旨在和平解决科索沃问题的努力,包括在贝尔格莱德和普里什蒂纳之间的对话框架内进行的努力。我们认为,联合国大会赋予欧盟在这一进程中发挥调停者的作用,欧盟将会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力求执行各方已经达成的协议。建立一个拥有必要权利的“科索沃塞族城市联盟”至关重要,这将确保该地区塞族居民的生存条件。然而,我们遗憾地注意到,七年多来,普里什蒂纳当局一直在暗中破坏其对成立“科索沃塞族城市联盟”的承诺。

我们正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待以712日视频会议的形式恢复各方间的对话,以及与会者们定于今日在布鲁塞尔召开面对面的会议。我们要提醒大家的是,在科索沃当局取消了已经实行了超过一年半的反塞族歧视性贸易措施之后(我们曾多次谈及此事),这些都已经成为可能。

我还要强调的是,俄罗斯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立场保持不变。我们主张贝尔格莱德和普里什蒂纳在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的基础上达成可行的、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首先必须符合国际法并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批准,同时还要考虑到塞尔维亚人民的利益。

 

关于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项目实施制裁的声明


我们注意到,华盛顿正在继续以令人称奇的固执,向世界证明一个定律,即:除了制裁,美国在国际议程上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拿出来。事实证明,他们试图施加压力的焦点,经常是与俄罗斯有关的一切,而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现在,已经轮到制裁美国自己的欧洲盟友了。这一次,美国国务院的领导人亲自宣布,将对该部门发布的关于适用《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2017年)第232条的解释进行调整。现在,美国国务院已发表声明称,该法案将适用于天然气项目,特别是“北流-2”和“土耳其流”的第二条支线。他们还威胁称,如果所谓的“破坏者”仍然参与这些项目,美方将使用所有镇压手段。

我最近看了蓬佩奥涉及此类话题的采访,我看得越多越觉得自己在看“冷战”时期的故事片。

我们所说的上述事情,涉及的是纯粹的商业项目,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们和欧洲伙伴都曾多次向美国人说明这一点——我们列举了各种数字、事实和估算。

在此情况下,令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一个问题:美国国务院是否读过那项法案,特别是其中的第232条?我们读过。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在这个讲台上向我们的美国伙伴讲述那些他们所引用的国际协定和他们的国内法案的细节。现在我们还要再次采用这个方法。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提到了第232条,该条款指出,美国总统只能“在经与盟友协商后的情况下”才可以实施制裁。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他们做出上述决定是否与别人协商过?也许,同柏林商量过?然而在我看来,有关某些假想的美国针对德国公司的制裁,在柏林只有懒汉还没有就此表明否定态度。对于德国的反应,我们今天还会再提到。

我还想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他们是否充分阅读了美国国务院及其直属领导人引用的那项法案?

有一点很清楚:美国在这件事情上追求的是自身的机会主义经济利益,以便在欧洲站稳脚跟,成为其碳氢化合物的供应国。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华盛顿已经不择手段,甚至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与此同时,他们也不可能不明白,其昂贵的天然气,看来,只能被逼之下、在“棍棒之下”才会购买。为了说服人们相信他们是“正确的”,他们动用了绞尽脑汁能够想到的一切手段,包括那个关于必须以此种方式保护其欧洲朋友免受“具有侵略性的俄罗斯”的威胁的陈词滥调。这是我们喜欢引用的他们的说法。我要再次强调,美国国务卿如此强硬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请再阅读一遍第232条。

现在谈谈柏林的反应。德国外长海科·马斯表示:“美国无视欧洲的权利和主权,威胁对‘北流-2’项目实施制裁。德国认为,应当就针对俄罗斯制裁政策问题制定一种共同的立场,但美国的行为使这个问题更加复杂。”海科·马斯还在德国外交部发表的声明中指出:“美国政府宣布采取制裁欧洲企业的措施,是无视欧洲自主决定能源来源和获得方式的权利。欧洲能源政策是在欧洲制定的,而不是在华盛顿。我们坚决反对域外制裁。”

总而言之,我们不可能不同意此言论。只有一个“但是”:也许,问题在于,该言论现在才开始表述,也许,应当再早一些提出这样的论点。

 

关于美国削减在阿富汗的驻军数量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防部官方发言人乔纳森·霍夫曼发表的关于“将驻阿富汗美军的数量削减到美国与塔利班运动签署的《和平协议》所规定的水平,并将五个基地移交给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声明。

我们欢迎美方履行《多哈协定》所规定的义务,并呼吁美国、塔利班运动及喀布尔官方落实在解决阿富汗局势进程框架内签署的其他协议,特别是涉及交换战俘和启动阿富汗人之间的直接谈判的协议。

我们坚信,外国部队完全撤出阿富汗,以及在国际伙伴的协助下,在阿富汗人之间进行直接的、包容性的对话,将能够结束多年的血腥战争,并将有助于在阿富汗建立持久和平。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