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7月23日

关于美国针对外国公司的制裁


这是美国实施的又一个莫名其妙的政策。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于715日发表声明称:禁止众所周知的IT巨头“华为”及该公司的一些承包商的高级职员入境美国。

他们指控中国公司的都是一些荒诞不经的事情,与商业活动没有任何关系,例如:协助检查、迫害持不同政见者、对公民实施全面监听,以及非法收集他们的个人数据。

给人的印象是,华盛顿正在故意采用“违规方式”,竭尽全力试图使用非市场的域外方式打压高科技领域强大的竞争对手。而这些方式本身在美国就是被禁止的。请大家回顾一下,10年前华盛顿曾说过的话,当时他们向全世界推广自己的IT技术。一众美国政客不厌其烦地试图指责那些在第五代信息和通信技术不断发展的国际市场打破了美国原有垄断地位的人。

除了实施金融制裁,现在美国当局又有选择性地应用其《移民和国籍法》,以各种理由针对其不中意的外国人实施各种签证限制。

华盛顿实行将高科技竞争对手公司强行排挤出国际市场的危险方针,令人感到非常遗憾。特别是在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成千上万人失业的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在这个艰难时刻,许多人不得不留在家里数月,无法进行社交,而正是IT技术为世界和人们提供了帮助,尽管家人和亲朋好友分散在世界各地,依然能够通过IT技术建立联系。显然,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无助于摆脱在世界范围内爆发的经济危机。

沿着遏制、制裁和强行打压的方针路线,美国还要求中国关闭其位于休斯敦的领事馆。这令人感到,如果一个国家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发展经济,而且是通过合法的方式做这一点,不“屈服于”美国的非法行动,那么就会立即启动自动机制——威胁、制裁、恐吓、禁用、扣押人员和不动产、关闭使馆和领事馆。若干年来,我们在美国不同政府中都看到了这样的事情。所有这些都与华盛顿多年来向世界意识中推行的价值观相矛盾。

关于取消俄罗斯入境限制后可以免费办理签证
目前,根据2020316日发布的第635-r号俄罗斯联邦政府令,俄罗斯各领事机构暂停发放签证。

外国公民可在驻外机构恢复签证工作后办理重签,无需缴纳领事费用和补交实际支出的费用,同时需符合以下所有条件:
- 申请人的护照中贴有未使用的单次(两次)签证,且有效起始日期不得早于2020315日;
- 申请人需提交办理相同入境次数或更少入境次数的、具有新有效期的签证所需的文件;
- 正在办理的签证将在2020316日发布的第635-r号俄罗斯联邦政府令失效后的六个月内到期。必须同时符合所有这三个条件才能获得相应的服务。

申请人可与办理新签证的所需文件一起,向领事机构负责人提交一份关于因不可抗力免于支付上述费用的书面申请(自由填写)。在此情况下我们所依据的是俄罗斯政府关于限制入境俄罗斯联邦的决定(这些决定造成申请人无法凭借之前获得的签证完成行程)。


关于针对俄罗斯涉嫌企图通过黑客窃取西方COVID-19疫苗研制信息的指责


我们坚决反对我们来自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朋友”,再次在媒体散布关于以窃取西方新冠疫苗研制信息为目的发动“黑客攻击”的荒谬消息。正如我们一再强调的那样,俄罗斯的国家机构与这些指责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会有任何关系。实际上,我们早就在当前对全世界来说都至关重要的问题上与许多国家成功互动,其中也包括以上提到的国家。试图玩弄如此敏感的话题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目前尚不清楚,为何围绕那个对所有人来说都已经厌倦了的“黑客阴谋”又再次发动反俄歇斯底里?这简直太荒谬了,这就是在发动新一轮反俄攻击。

我们想建议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该中心正在大力散布这个假消息),下一次要依靠由无可辩驳的实际证据支持的信息,而不是向全世界大喊“95%的可能性”。我们已经经历了“highly likely(极有可能)”,也有过新术语“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看来又发明了新说法“95%的可能性”。等你们攒到了“100”再来吧。


关于《日本防卫白皮书》


我们注意到,2020年《日本防卫白皮书》中对俄罗斯国防政策的评价。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该文件的相关条款不仅完全与事实脱节,而且还贯穿着针对我国的方针及行动的不信任和怀疑,而我们的方针及行动只是为了在亚太地区军事政治局势紧张的背景下,有效确保国家安全。

我们坚决不接受东京针对我方在南库里尔群岛采取的防御性行动提出的抗议,日方在该文件中将南库里尔群岛称为“被非法侵占的日本领土”。

我们不得不再次提醒大家,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这些岛屿属于俄罗斯主权,联合国宪章也明确了二战结果。我们有权在南库里尔群岛实施任何行动。

我们遗憾地注意到,东京在《白皮书》中并未表现出其防务建设的透明度,也规避了向地区共同体解释该国修订战后“和平”宪法的计划,并重申了对确保安全保持狭隘的集团态度,无视早就应该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考虑到该地区所有国家利益和关切的、具有包容性的、透明的合作架构的需要。


关于在解决乌克兰内部顿巴斯冲突中出现的矛盾局势


我们注意到,在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执行“诺曼底机制”巴黎峰会的决定时取得的一些积极进展。昨天,722日,在联络小组的视频会议上,各方签署了一份题为《加强停火制度的措施》的文件。该文件规定,自727日起实施一系列旨在维持顿巴斯接触线停战的措施。这些协议被达成,是在俄罗斯和欧安组织的协助下,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代表直接对话的结果。我们希望,这些商定好的措施将能够得到执行。

与此同时,政治局势引发严重关切。基辅对定于今年1025日在乌克兰举行的地方选举所做出的决定,使政治局势变得非常复杂。在715日通过的最高拉达第3809号决议中,对在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某些地区组织这样的选举规定了一些与明斯克的《综合措施》相抵触的要求。

其中包括:在顿巴斯恢复乌克兰的宪法制度和秩序(然而,尚不清楚是何种制度:是现行的制度,还是在考虑到顿巴斯的分权和特殊地位的情况下计划的制度),以及恢复乌克兰在与俄罗斯边境的控制,722日,在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发布的官方新闻稿中证实了这些要求。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综合措施》确定的是完全不同的步骤顺序。首先,必须在宪法改革的背景下通过宪法和其他法律的修订案,强调分权和赋予顿巴斯宪法确定的永久有效的特殊地位,进行选举,然后才开始恢复基辅对边境的控制。而且只有在全面政治解决之后,才能完成该进程。此外,《综合措施》还规定了,必须在基辅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之间进行直接对话,以协商顿巴斯的选举问题。

至今仍不清楚,最高拉达通过的有关地方选举的最新决议和乌克兰总统办公室的新闻稿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可以解释为乌克兰实际上退出了《明斯克协议》。这件事需要讲清楚。

俄罗斯作为和平进程的联合调停人、联络小组和“诺曼底模式”的参与方,不能不对此局势感到不安。我们要求乌克兰方面对这一问题做出明确的解释。我们呼吁我们在“诺曼底机制”中的德国伙伴和法国伙伴,以及国际机构,对当前局势给予原则性的评价,并督促基辅当局履行其义务。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