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俄罗斯外交部信息与出版司副司长阿列克谢·扎伊采夫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8月6日

关于当前新冠疫情


世界大流行疫情的严重程度并没有降低。新冠疫情传播的速度依然很高。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全世界的病例总数已超过1900万人。大多数COVID-19感染病例出现在北美和南美(约有1000万人),以及欧洲——350多万人。而一些国家,例如德国和爱沙尼亚,已宣布爆发了第二波疫情。

鉴于现阶段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明显增加,许多国家被迫暂停实施有关逐步取消对外国人和本国公民入境的防疫限制措施的计划。

731日,因新冠疫情爆发而成立的“世卫组织紧急情况专家委员会”召开了第四次会议,会后发表声明指出:“大流行具有持久性”。声明还强调称,其影响还将持续数十年。这需要在全球、国家和地方层面继续采取抗疫措施。声明建议世卫组织秘书处和各成员国积极利用多边机制的资源,包括快速获取抗击COVID-19疫情方法的伙伴关系。可登陆世卫组织网站详细了解该组织的建议。



关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


就广岛核爆周年纪念发表告广岛市长及居民书
今天,全世界都在回忆1945年发生的悲剧性事件。在美国对日本实施核爆的周年纪念之际,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发表告广岛市长及居民书,他在其中指出,2020年标志着那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最血腥的战争结束75周年。

他还特别指出,今天,俄罗斯方面非常关切地注意到国际军控体系被削弱、条约被撕毁、不损害国家安全的原则被无视,以及核风险的显著增加。军事学说中的一些军事政治方针正在向允许将核武器作为战争手段予以实际应用的方向发生着令人忧虑的转变。

外长强调,必须排除核大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和爆发核战争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战争中不可能有赢家,而这样的战争也永远都不应该爆发。我们必须共同努力,确保广岛和长崎的惨剧和苦难永远不再重演。



关于庆祝新加坡共和国独立日


89日标志着新加坡共和国独立55周年。它曾长期作为大英帝国的一部分。当英国人意识到这座岛屿地理位置的优势之后,他们在岛上建立了一个贸易站,这个贸易站运作了100多年(1819年-1942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新加坡被日本占领,二战结束后又回到英国的管治之下,但其自治程度比以前高。自1963年,新加坡加入了马来联邦,后于196589日宣布独立。

从那一刻起,新加坡一跃成为全球性的金融和商业中心,在社会经济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并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声誉。

我们始终认为,新加坡是俄罗斯在亚太地区重要且具有发展前景的合作伙伴,是东南亚国家联盟有影响力的成员。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协作中积累了独特的经验,为进一步稳定发展多方面的双边关系创造了有利的先决条件。

在国庆节即将到来之际,谨祝友好的新加坡人民幸福安康!祝愿新加坡更加繁荣富强!



关于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有关俄罗斯的报告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提交的一份由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起草的题为《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和宣传生态系统的支柱》的报告。我们会更加仔细地阅读这份文件。但是,即便是粗略地浏览该文件,也能明显地看到,这是美国当局诋毁俄罗斯政治路线的鲜明例子。华盛顿打击与其观点相左的任何消息源,企图压制与美国立场和方针相反的任何声音。基于源自政治动机的机会主义思想制定相应的清单,显然存在偏见。

这种针对我国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美国政府表现出的非建设性态度,无助于恢复和加强我们两国之间在全球和双边协作的关键领域的实际合作。我们认为这份报告是美国控制媒体活动的另一种尝试,无非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发布了评论,对国务院的报告进行了评价。其中呼吁美国自身和国际社会的所有理智力量,依据俄罗斯官方提供的关于我国对发展双边关系的实际态度的信息,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我国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

答问环节:

:俄罗斯外交部如何评价美国在后苏联空间开展军事生物活动?
答:在执行《禁止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的背景下,美国及其盟国在国界外(包括后苏联空间)加强军事生物活动,令我们提出一系列严重问题。

五角大楼打着在卫生防疫领域提供援助的幌子,对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内的微生物实验室进行大肆建设和改造。对这些设施参与美国军方实施的封闭式研究计划的程序和程度进行检查是不可能的。美国军事生物学家获取的传染病病原体菌株,在未来可能用于与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不符的目的。

在这方面,我们一贯主张加强《禁止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的制度,这是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工具,用于全面应对将生物制剂作为武器的威胁和风险,并促进为和平目的在生物领域开展国际合作。我们还特别建议,在《公约》缔约国每年在信任措施框架内提交的报告中,加入有关在国外进行军事生物活动的信息。但美国同事不愿意分享此类信息。

为了协调确保生物安全的努力,我们积极动用相关多边平台,在理解进一步就该议题开展实质性对话的重要性的基础上加强伙伴关系。

在与独联体国家进行双边接触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需要在国家层面对在其领土上实施的所有生物活动进行严格监管。我们正在继续就签署确保生物安全问题的双边备忘录进行协商。我们已于20194月与塔吉克斯坦签署了第一份此类文件。该文件的执行为在确保人们的卫生防疫福祉方面发展合作做出了重大贡献,并为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积极的榜样。

为了解决与美国在俄罗斯边境周边开展军事生物活动有关的问题,我们认为有必要动用《禁止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第五条的机制,根据该条款,各缔约国应当彼此协商解决针对《公约》的宗旨或与执行其条款有关的任何问题。我们呼吁美方坐到谈判桌上来,以双边形式讨论我们所积累的所有与美国军事生物活动有关的问题。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称,未来数月美国和俄罗斯可以就反恐进行对话,您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主张继续在反恐领域与美国进行部门间对话,这在客观上是必要的,且既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也符合维护和平与安全的任务。迄今为止,在两国外交部门的主持下,我们已经在维也纳、在这一进程的专家和协调员层面召开了四次会议。我们两国有能力共同努力,从而更加有效地应对国际恐怖主义,以及当代的其他威胁。但是,这种合作应当在没有政治化的情况下进行,并且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广泛问题上,我们对与华盛顿开展协作持开放态度,但应当明白的是,美国人对此事的需求也不亚于我们。

现在,关于我们在该议题上进行合作的“球”在美国一边。


:您对美国缩减驻阿富汗美军数量的计划有何评论?
:我们对华盛顿有意继续缩减驻阿富汗美军数量,使其人数在今年11月前缩减至4000-5000人的计划表示欢迎。

我们认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相关声明,证实了他遵守有关将美军从阿富汗撤出的选前诺言,以及白宫承诺履行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的坚定意愿。我们相信,完全落实美国与塔利班签署的上述协议,以及启动阿富汗人之间的直接对话,将开启长期调解阿富汗局势的道路。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