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7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8月27日

关于金砖国家召开外交部长级视频会议


94日,在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维克托罗维奇·拉夫罗夫的主持下,金砖国家将以视频方式举行外交部长级全面会议。

会议期间,外长们将就国际议程上的紧迫问题交换意见,包括区域冲突、应对新挑战与威胁、五国在多边平台上,特别是在即将开幕的第75届联大框架下的合作。会议计划审议俄罗斯担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期间内五边互动合作在以下三个主要领域的进程:政治与安全、经济与金融、人文关系。

在部长级会议召开之前,按惯例将举行金砖国家协调人及副协调人会议。


关于白俄罗斯局势


白俄罗斯局势问题得到了广泛关注。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接受国际专栏记者谢尔盖·鲍里索维奇·布里缪夫的采访刚刚发布,其中就详细谈到了白俄罗斯的局势问题。在现阶段没有新添加的评述内容。我们将在收到新问题后另外发表评论。


关于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计划制造中短程导弹以“遏制俄罗斯侵略”的声明


在共和党大选前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讲话称,华盛顿计划制造中短程导弹以“遏制俄罗斯的侵略”。也许,正是这样的活动形式决定了美国国务卿这次发言的基调。在美国人所谓的一堆“成就”中就包括华盛顿退出被其称为“有害”的《中导条约》,以便其制造导弹“遏制俄罗斯的侵略”。

我们仍然认为,美国以单方面形式退出《中导条约》是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而不是取得了某种成就)。尽管《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在当前条件下并不完美,但它无疑会促进核导弹领域的可预测性和约束性。

正如我们已多次解释的那样,就国际和地区安全而言,在世界各个区域部署美国的陆基中程和中短程导弹将是极具危险和破坏性的一步。从俄方的角度看,这也将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并带来绝对不可预测的后果。毫无疑问,当俄罗斯国土面临新的导弹威胁时,俄方必将做出迅速反应。

我们坚信,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合理且适当的措施就是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共同寻求解决当前局势的方案。俄罗斯仍然愿意开展平等和建设性工作,恢复彼此信任,促进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我们期待美方也会表现出此类的意向与责任。

至于美方提出的某种“俄罗斯侵略”的论调,无非是其试图通过完全歪曲事实,误导美国民众和国际舆论的另一种努力,目的是转移人们对美国自身在世界舞台上破坏性行动的注意力。


关于欧洲委员会就“欧洲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政权受害者纪念日”发布的声明


我们注意到欧洲委员会按照惯例就所谓“欧洲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政权受害者纪念日”发布的声明。

俄方不得不再次指出,布鲁塞尔仍在继续进行着伪造和篡改欧洲历史的令人费解的短视行为。欧洲委员会又一次搬出修正主义论点,即正是1939823日德国与苏联之间签署的《互不侵犯条约》“使欧洲陷入了黑暗”。同时,在这篇已经熟识的、为此类荒谬论点特设的行文中对于纳粹政权的侵略性和仇视人类的本质属性、以及苏联在战胜法西斯主义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却只字不提。在这方面,我们谨再次提醒历史思辨者注意,欧洲不是在1939823日开始“陷入黑暗”,而是在更早的时候,即在西方国家做出选择,决定对侵略国采取绥靖政策的那一刻开始,其行为顶点是1938年的慕尼黑阴谋。

欧洲委员会再次试图在苏联和纳粹德国之间画等号,而这与历史、事实、逻辑和道义都相违背。首先,这样的做法与纽伦堡法庭的判决相抵触。通过推广此种伪历史概念企图获取机会主义者的政治利益,布鲁塞尔正在“玩火”,并且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对历史事实的这种肆意妄为、误读或故意的歪曲导致许多欧盟成员国对公然宣传纳粹思想行为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容忍。今天,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也确实威胁到了民主与人权的基本原则,并且亵渎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数百万受害者以及为使欧洲摆脱德国法西斯主义而献出生命者的亡灵的记忆。


关于谷歌公司封锁古巴国有媒体的帐号


820日,美国谷歌公司对古巴《格拉玛报》出版社、“圆桌”新闻频道以及“视野”国际频道执行了帐户封号,上述三家媒体被指控违反了《美国出口法》。本来他们就要封锁这些帐号,恰好终于找到了相应的条款。

同时,公司以其独特的方式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对其决定进行详尽的解释或至少说一声。这里所实施的不礼貌封号本质上是限制言论行为,其违反了普遍接受的民主原则,限制了信息获取及传播自由。这家IT巨头是有意而为。

我们听到唯一的理由是对一些规则的援引。正是这些规则迫使谷歌公司对向美国政府实施出口禁令国家申请的信息传播施加限制。在美国做这些决定的同志们!你们看,当你们制定旨在防止仇外心理、种族主义、新形式的法西斯主义蔓延的重要文件时,你们始终将言论自由挂在嘴边, 把它奉为神圣,认为甚至在制定反恐决议或举行反恐会议时都要考虑到这一因素,你们将言论自由当成头等重要原则。那么,美国出口与封锁古巴出版社和新闻频道之间有何关系?你们在讲什么?难道我们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我们难道不清楚,这就是你们要求其他国家必须禁止的新闻审查制度吗?而你们却在亲手做这样的事情。

显然,这不值一评,也不符合常识。这简直是美国法律的域外适用。而此次适用,美国政府将新闻审查的矛头对准了国际互联网,这与该领域现行的联合国公约背道而驰,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这仅仅是美国反民主媒体监管的唯一例子吗?不。20199月,古巴的多个帐户已经被社交网站“推特”冻结。20206月,该互联网平台以进行某种政治宣传的牵强借口,大规模删除了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开通的账户。7月,谷歌公司在没有预先通知的情况下,在YouTube视频网站中封锁了“察里格勒”电视频道的官方帐户,停止了与之相关的“察里格勒新闻”和“双头鹰”频道的访问,并拒绝他们访问邮箱、云服务等。

这些例子表明,在美国统治集团的政治压力下,IT公司谷歌、脸书和推特参与华盛顿打击对其不利媒体的活动势头正在增长。如果有媒体发表另一种观点,我们可以看出,华盛顿已经开始对发表这些观点的媒体进行清理。看起来,他们感受到了其在世界媒体范围内的主流新闻信息垄断权遭到威胁。

我们认为美国IT公司的行为,尤其是谷歌公司的此次决定,粗暴地践踏了言论和表达自由,违背了信息自由扩散和被无障碍获取的原则。

我们呼吁IT公司的管理层不要为了短期政治利益而妥协民主价值观,而应以遵守基本的国际法准则为出发点重新考虑他们的政策。我们呼吁,要么发表反对意见,要么说出实际上是如何做出此类决定的。也许你们可以告诉我们,你们公司承载了怎样的压力你们是如何做关于封锁这些新闻频道帐号的决定?

我们希望,专业的国际机构和人权组织将对此事做出应有的反应,并公正地评估当前局势。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