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2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亚美尼亚共和国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莫斯科,2020年10月12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很高兴欢迎在莫斯科进行正式访问的亚美尼亚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这次访问计划了很久——这既是作为我于201911月在埃里温进行会谈和会晤后的回访,也是为了再次就我们两国关系的各个方面进行“对表”,包括讨论双边、国际和地区议程。

与此同时,就在两天前,我们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俄罗斯外长三方接触框架内,在莫斯科举行了会晤,这是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局势急剧恶化的情况下,应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建议进行的三方接触。

从双方一开始相互实施打击起,俄罗斯就通过双边渠道和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内尽自己的所有努力,以期尽快使冲突降级,并使双方坐回到谈判桌上。目前,已经通过的文件包括: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三个联合主席国总统的联合声明、联合主席国外长的三方声明,以及协助卡拉巴赫调解的特别代表的声明。在与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进行了一系列电话会谈之后,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提出了一项关于从人道主义考虑停止敌对行动,并就所有需要解决的问题进行磋商的倡议。

2020109日至10日,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外交部长在莫斯科举行了三方会谈,各方得以就停火和后续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调停下恢复谈判进程达成协议。该协议已发布,并在联合国和欧安组织中进行了分发。我们希望,双方将严格执行所做出的决定。

今天,我们就此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另外,我们还就下一步如何行动交换了意见。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问题都将同时、迅速地得到解决。我们很清楚,需要进行政治谈判,但我们认为推迟恢复谈判是不对的。今天,我们的亚美尼亚朋友告诉我们,下一步如何行动,这个话题将在亚美尼亚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与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进行会谈期间予以讨论。

我们今天会谈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关于双边问题的。我们正在积极发展政治对话,包括在最高级别和高级别上的对话。在不可避免的新冠病毒疫情的限制下,我们正在尽可能多地使用远程方式来加强我们的联系。例如,根据我们的统计,今年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亚美尼亚共和国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已经接触了七次。与此同时,两国的政府首脑也举行了三次见面会。109日,俄罗斯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金结束了在埃里温参加欧亚政府间理事会会议的行程,在此期间他与尼科尔·帕什尼扬进行了有益的会谈。

面对COVID-19疫情带来的全球性灾难,我们两国再次做出了兄弟和同盟协作的表率。应亚美尼亚朋友的请求,我们免费提供了检测试剂盒和试剂,以及医疗设备。根据两国在最高层面达成的协议,自今年4月份以来,俄罗斯联邦国防部的病毒学专家一直在亚美尼亚开展工作。

我们还曾密切协作,为在疫情爆发时身处国外的我们的公民回国提供相互帮助。从亚美尼亚共执行了79架次所谓的撤离公民的航班,近万人借此回到了俄罗斯。

去年年底,我们注意到,双边贸易额的增长创下了新的纪录——26%,达到了25亿美元。尽管新冠病毒疫情引发了世界经济的普遍衰退,但今年我们却避免了贸易额的下降(根据2020年7个月贸易额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贸易额几乎没有变化)。我与亚美尼亚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商定,通过外交部门为举办促进进一步加强经贸和地区间合作的活动提供协助。我们所说的首先是在取消隔离后,在埃里温举办具有周年纪念意义的俄罗斯-亚美尼亚政府间经济合作委员会第20次会议。一旦疫情状况允许,我们将确保举办第八届俄罗斯-亚美尼亚地区间论坛,届时将会有来自俄罗斯和亚美尼亚数十个地区的代表团参加该论坛。

在文化和人文合作领域,我们对《2019-2021年文化部之间合作计划》的执行情况感到满意。我们欢迎亚美尼亚宣布今年为“亚历山大·格里博耶多夫年”。

我们对亚美尼亚共和国内学习俄语的情况非常重视。该国有6家俄罗斯高校的分支机构,以及俄罗斯-亚美尼亚大学。在这些教育机构就读的学生总数超过了3500人。我们还为亚美尼亚公民在俄罗斯高校就读分配了联邦预算的配额(每年约200个名额)。目前有5000多名亚美尼亚公民在俄罗斯高校就读,其中有2000多人得到了俄罗斯联邦预算的资助。约2000名来自亚美尼亚的学生正就读于俄罗斯中等职业教育机构。

我们还讨论了国际议程,即:我们在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独联体方面全面开展外交政策协作,以及在联合国、欧安组织、欧洲理事会、黑海经济合作组织中协调立场方面的情况。我们审议了《2020-2021年俄罗斯外交部与亚美尼亚外交部之间的磋商计划》的落实情况,该计划让我们能够每天都非常清晰地对比和协调我们的外交政策行动。

会谈在双方彼此互信的氛围下进行,非常具有建设性。我向我的同事及其代表团的所有成员表示感谢。今天会议的结果将有助于进一步发展俄罗斯与亚美尼亚之间的联盟关系,并形成可持续的伙伴关系和信任气氛,这在我们所处的困难时期是非常必要的。

:正如亚美尼亚外交部长所说,在阿塞拜疆对阿尔扎赫进行大规模入侵(其中伴随着将平民居住区、居民点和基础设施作为故意轰炸的目标)之后,当他们进行炮击的时候,如此多的城市被摧毁,那么多的建筑物被毁坏,和平解决的进程又将何去何从?到目前为止,已经制定的方案有何进展?或者,我们将走向一个全新的方向?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将走向”——你指的是谁?我和亚美尼亚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在我们的开场声明中重申了我们对周五至周六夜间在这里达成的协议的承诺。那里明确指出,出于人道主义目的必须立即停火、确保核查各方停火协议的遵守情况,交换俘虏、被扣押人员和死者遗体,并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的主持下,根据在该小组框架内制定的调解原则,开始恢复政治进程。这就是我们和亚美尼亚的立场。如果您说,“我们将走向”其他道路,我想知道,您指的到底是谁。

:在监督全面执行今年109日至10日夜间所达成协议的情况方面,俄罗斯接下来将发挥怎样的调停作用?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要确认的是,监督停火制度的遵守情况是非常关键且重要的。在三国外交部长召开莫斯科会议之前,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与巴库和埃里温的同事进行电话会谈时就谈到了核查的话题——确保在“现地”对预期的停火进行监督。众所周知,我们在今年109日至10日夜间通过的联合声明中特别指出,将另行制定对停火制度的遵守情况进行监督的机制。

当然,考虑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及其周边地区局势的严重性,以及严峻的战俘和被扣押人员问题,当然,还有必须向死者家属或亲友返还遗体的问题,绝不能拖延制定这种核查机制。目前正在就此开展工作。俄罗斯也参与了这项工作,联合主席们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一旦“现地”局势趋于稳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们一直与他们进行接触)也愿意参与到工作中来。

至于说到俄罗斯下一步如何参与调解进程,那么无论是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联合主席之一,还是作为我们这两个邻国的亲密盟友和战略伙伴,我们都将积极开展此项工作。我认为,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个不眠之夜,达成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文件,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我们依然会在近期扭转“现地”的局势。至少,我们同“现地”彼此对立的各方一样,都对这件事感兴趣。

问(向两国外长提问):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表示,土耳其应当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内和其他机制内,在调解冲突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你们是否认为,土耳其更加积极地参与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工作能够推进和平解决冲突,且应以何种方式参与?如果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莫斯科会谈后的联合声明中明确了对不改变谈判形式的承诺,那么是否还有可能谈论其他新形式?

问(向谢尔盖·拉夫罗夫提问):谢尔盖·维克托罗维奇,俄罗斯是否就此问题与土耳其继续保持联系?您能够形容一下土耳其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吗?

谢尔盖·拉夫罗夫:您说得非常正确。当您讲到在联合声明中明确指出不改变谈判形式的时候,您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是一个相当大的国家集团,但它已将进行谈判和调解的权利授给了俄罗斯、美国和法国这三个联合主席国。这几天从世界各国首都发出的所有声明,都强调了必须尊重对三个联合主席国(我们及我们的法国和美国同事)的授权,法国和美国的特别代表也在莫斯科工作,我方正在与他们做有关工作。。他们将与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举行会谈。上周四在日内瓦,他们与阿塞拜疆外交部长杰伊洪·巴伊拉莫夫进行了接触。

除了不改变谈判程序和形式以外,我们在三方声明中重申了我们对根据在联合主席国的参与下制定的那些原则继续努力进行政治调解的承诺。我要强调的是,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对我们在连夜工作中达成的莫斯科协议表示欢迎。

在回答关于与土耳其同事进行接触的问题上,我想说,我联系过土耳其外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并告诉他,我们希望土耳其方面能够支持我们的努力。周日,我们再次通了电话,期间他确认了对莫斯科文件的支持。常言道,大事要从小处着手,即:需要让协议得到切实履行。这也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