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0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2月10日

关于叙利亚及其周边局势的进展


今年1130-124日,在日内瓦举行了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起草小组”第四次会议。叙利亚本土各方,以及联合国代表都对本次会议的结果进行了积极评价。根据早先达成的协议,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团,在公民多数派“独立人士”的参与下,讨论了“国家原则和基础”。尽管各方时而“情绪激昂”,但总体上还是在具有建设性的气氛中进行了讨论。最终,各方商定了下一次、也就是第五次叙利亚间磋商的日期和议程,下次会议定于2021年1月25-29日召开,并将直接协商宪法内容。

我们将继续与“阿斯塔纳机制”的伙伴一道,协调叙利亚各方进行建设性对话,以拉近他们的立场,并为建立其未来的国家制度构建共同愿景。“宪法委员会”工作的延续,证明了我们为协助解决叙利亚危机所做出的全面努力是有效的。我们认为,确保在“宪法轨道”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将有助于在全面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和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结论的基础上,早日实现叙利亚局势的长期和全面稳定。

叙利亚境内的大部分地区都在遵守停火制度。但伊德利卜地区的紧张局势仍然存在,直到今天,恐怖主义团伙依然在那里横行霸道。为了应对恐怖武装组织在那里实施的挑衅,叙利亚政府力量和俄罗斯空天军对他们的火力点和据点给予了反击。

“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继续在该国东部(特别是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进行暗中袭击。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正是在美军支持下宣布自治的库尔德政府控制着这一地区。

关于《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以及黑海和亚速海地区的军事化问题》
的联合国大会决议草案


今年127日,联合国大会在全体会议上通过了乌克兰提出的只会带来反作用的政治化决议《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以及黑海和亚速海地区的军事化问题》。

同前两年一样,仅有三分之一的会员国支持该倡议。这样的形势清楚地表明了,国际社会的大多数成员都不同意基辅当局所描绘的被歪曲了的“画面”。在这个“画面”里,克里米亚是“乌克兰”,而俄罗斯是“占领国”。而这是尽管存在着公开的压力,及基辅的西方保护人为了强行推出此类文件采用强力手段。

被通过的决议完全建立在歪曲事实,以及针对俄罗斯的无端指责的基础上。值得注意的是,没有对决议内容进行过协商。我们可以说出原因。讨论这种用于宣传的谎言令人感到羞耻。因此,他们没有进行讨论,取而代之的是不停地给各国代表团灌输一种思想,即:对草案进行表决,似乎是对乌克兰领土完整的确认。遗憾的是,至今还有许多人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我们的立场没有改变,那就是关于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市的归属问题已经在2014年由半岛居民自己解决了——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联邦级城市是俄罗斯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决定是最终决定,不容篡改。俄罗斯是一个主权国家,有权在自己的领土上进行演习和部署任何设施,以及号召其公民应征入伍,并对青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与此同时,乌克兰当局也未必值得讨论克里米亚“军事化”的问题。回顾一下今年八月发生的事情就足够了。当时,不顾新冠疫情已对乌克兰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该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夸耀说,乌克兰拥有了其“独立”史上最大的军事预算。

我要再次强调,举行表决无论如何都不会影响克里米亚人自己的决定。他们只会再一次坚信,2014年他们选择并入俄罗斯,是做出了多么正确的决定。


关于人权日

195012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项历史性决议,宣布1210日为“人权日”。正是在1948年的这一天,联合国会员国批准了《世界人权宣言》。

该文件奠定了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当代国际体系的基础,而今天,这一基础正经受着严峻的考验。因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的危机已席卷全球,其揭示了一系列尚未解决的深层问题,包括国家内部的社会分层十分严重,导致居民受到不同程度的社会保护;国家之间的隔阂日益加深,一些国家不愿为了积极的统一议程和真正的国际合作放弃其眼前的自私利益。

俄罗斯一贯坚持国际关系中的法治原则和集体原则,包括在促进和保护人权问题上。我们相信,只有在国家之间建立相互尊重的对话和加强信任的基础上,国际社会在人权领域的活动才能取得实际进展。能够成为促进拉近各个国家、地区和政治联盟的距离,在促进和保护人权的问题上增进信任和相互尊重气氛的真正因素,正是平等合作、愿意考虑彼此利益和寻求妥协。

今年1013日,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俄罗斯联邦再次入选2021-2023年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俄罗斯作为这一关键国际人权机构的全权成员参与其工作,将继续为促进发展人权领域的国家间建设性合作,以及根据《联合国宪章》所载的宗旨和原则,在公正、平等的基础上加强国际人权制度做出显著贡献。我们希望,该理事会能够成为全世界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有效手段,同时其工作能够建立在普遍性、非选择性、客观性、平等对待所有种类的人权,以及尊重文化和文明多样性的原则之上。未来三年俄方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努力方向就是要实现这些目标。


关于美国国会再次通过反俄决议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会再次通过反俄决议,呼吁对莫斯科施加更大压力,目的是向俄罗斯的“政治犯”提供支持,并针对据称参与“干涉”美国大选的我国公民和机构加大制裁。

尽管上述文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国会大厦的立法者们,即使是在本国乃至全世界面临艰难的社会经济和防疫局势的情况下,仍继续不断提及“指责俄罗斯违反人权和试图对美国内政施加影响”的话题。

美国的立法者们,不是努力寻找解决美国人所关心问题的答案(他们将来会如何生活,如何克服深层矛盾和社会分裂),而是试图“挖掘”与他们无关的问题,并且不断使用俄罗斯的话题。我们对此类诽谤评论过多次,并指出这些既没有理由也没有证据、凭空捏造的、恬不知耻的指责都是公开的谎言。

显然,那些虚构的来自莫斯科的威胁是美国人自己炮制的产物。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希望,这些凭空捏造的事情最终都能烟消云散,而其始作俑者也会停止毒害双边关系的环境。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对话,早就是时候回到更具建设性的轨道上了,以便共同寻找当今国际社会所面临的真正严重的全球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愿意这样做。



关于通过《罗德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


我们注意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的所谓的《罗德琴科夫法案》(该法案规定对在有美国运动员参加的比赛中参与使用兴奋剂欺诈的国际阴谋的人提起刑事诉讼)引起了体育界和体育界周边公众的社会反响,这正是隐藏在崇高的口号和对“正义”的渴望之下。

我们已经多次就这个话题发表过意见。不仅在我国,而且是全世界有理智的同事都认为这项法案是出于政治动机,因为针对外国教练员、经纪人、管理人员和国家机关的代表域外使用美国法律,可能破坏整个现行的全球反兴奋剂体系。显然,美国通过将其司法管辖权延伸至其他国家,试图对体育和反兴奋剂机构施加更多影响,从而确保其本国运动员的优势,这与体育的纯洁度和反兴奋剂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整个体育界而言,其结果可能会令人非常失望。重叠或更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反兴奋剂规则,可能导致世界体育陷入全面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破坏国际体育运动的全部责任将由美国承担。


关于东京举办以南库里尔群岛为主题的展览


日本不顾国内因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卫生-防疫限制,其官方机构于今年121-3日在东京一个大火车站内,又举办了一次与南库里尔群岛有关的展览。活动期间,他们再次徒劳地试图为日本对上述俄罗斯领土的非法主张寻找借口。

主办方坚称,该展览是“教育”性质的展览,但实际上其内容与历史事实没多大关系。例如,在展品中,没有标注194112月在珍珠港背信弃义发动攻击的日本海军舰队在南库里尔群岛集结的地点,也没有展出194592日日本签署《投降书》的照片,而这正是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必然结果。非常说明问题的是,这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点”,在今年“未被注意到”,而今年是全世界庆祝二战结束75周年。

此外,主办方还“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国对南库里尔群岛的主权已载入《联合国宪章》中。我们认为,这份文件也应当作为主要展品与展览的参观者们见面。


x
x
高级设置

最新增加资料

最新增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