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外交部

103-23-01-2019

2019年01月2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1月2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1月23日

      关于荷兰国务委员会不予公开MH17事件官方材料的决议



      有人向我提出关于俄罗斯与澳大利亚、荷兰之间在MH17事件上的相互合作问题,但这两个国家在没有等到联合调查组刑事侦查结束的情况下,就企图将MH17空难责任推给俄方。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俄罗斯为一方,澳大利亚与荷兰为另一方,双方已经初步达成在近期举办三边会谈的可能性,俄方也表示了赞同。当然,我们讨论的重点将聚焦在与“波音”客机在乌克兰上空遇难相关的所有问题上。
      我想再次强调,俄罗斯方面当时同意就此问题与荷兰和澳大利亚进行磋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众所周知,这些国家的代表们一再试图毫无根据地指责俄方拒绝与之合作,但事实上却是俄罗斯不仅愿意与荷兰、澳大利亚或者是联合调查组进行合作,而且还为探明2014年7月17日乌克兰上空惨剧背后的真相做出了切实的努力。
      关于俄方在此事件的态度,俄罗斯副总检察长尼古拉•温尼琴科在本周一接受俄新社采访时做出了详细而又全面的解释。我想请您登陆https://ria.ru/20190121/1549650959.html网站进行查询
      在采访中,俄副检察长确认俄方通过检察长专线与荷方积极合作,并向其提供了所有可用信息,答复了联合调查组的所有质询,并向国际调查机构提供了大量的具有说服力的数据,我要强调的是,这其中还包括专门为此次事件而解密的俄罗斯军事技术装备提供的无线电定位数据和资料,所有证据表明是乌克兰导弹击落了MH17航班。
      而此时荷兰方面又做了哪些事情?他们一方面不断要求俄方重复回答那些我们已经让调查人员完全满意的问题,另一方面却对己方可能有利于调查的秘密守口如瓶。
      自2015年以来,荷兰3家媒体与政府间的诉讼战一直不断。记者们希望通过法庭要求荷兰当局向公众和调查人员公开专门讨论MH17航班坠毁事件的内阁会议记录,并且与灾难发生时评估荷兰当局工作的专家会面。
      荷兰政府当然不愿意这样做。于是,在一周前拥有宪法法院最高审判级别的荷兰国务委员会做出了终结此事的决议,完全站在了政府的一边。根据该决议,上述材料现今根本不能披露。公开性去了哪里?对马来航班空难调查的透明度何从谈起?言论自由呢?不是说记者和媒体有权获得有关重大事件的数据、材料和信息吗?更何况所有这一切牵扯到一系列国家?俄罗斯难道不是见证了荷兰当局有意隐瞒可以推翻马航MH17坠毁事件官方说法的所有证据?

      关于叙利亚当前局势



      伊德利卜目前的局势令人十分关切,该降级区的情况正在迅速恶化。由于温和反对派武装部队被彻底击退,该地区实际已经完全被“沙姆解放组织”努斯拉联盟的武装分子所控制。违反停火制度的次数继续增加,自2018年9月17日俄土备忘录签署以来,已记录了1000多起此类事件,造成65人死亡,200多人受伤。仅在过去的4天时间里,就有30起违反停火制度的事件发生。持续的恐怖主义挑衅行为对平民、叙利亚士兵和俄罗斯“赫迈米姆”空军基地构成了威胁。
      关于美国人要从叙利亚撤军。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这一声明并无二意,但至今美方没有采取具体措施来执行这一决定。现今条件下,最重要的是要防止叙东北地区紧张局势的进一步加剧和恶化。
      据悉,1月16日在曼比季市发生一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造成数十人死亡,其中包括2名美国士兵、1名美国防部雇员和1名美国防部承包商。当然,俄方强烈谴责这一事件。
      与此同时,显而易见的是,在叙利亚境内非法逗留的美国军队及其所谓的“反伊斯兰国”同盟的盟友们还是没能阻止叙利亚东部被围恐怖分子转移到该国其他地区。我们想再次强调,有效打击圣战分子和稳定整个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局势的先决条件是在合法当局的监督下移交这些领土,这不仅有利于叙利亚,还有利于减轻邻国对保护国家安全的关切。正因如此,俄方主张在大马士革与库尔德人之间建立对话机制,旨在促进叙利亚社会走向民族和解与团结。
      在政治轨道上,我们继续与伊朗和土耳其一道,协调好叙利亚各方与联合国之间的关系,努力在日内瓦启动“宪法委员会”。1月21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莫斯科接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新任特使裴凯儒。在会谈中,双方认为,有必要在联合国的帮助下让叙利亚人实现自己主导的政治进程。双方还就为实现叙利亚和解方案而进一步加强“阿斯塔纳对话”担保人与联合国的相互合作达成共识。
      叙利亚难民返回永久居住地的过程仍在继续。自2018年7月18日以来,约有11万人陆续返回叙利亚。叙当局正在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回返者的权利与安全。此外,根据巴沙尔•阿萨德2018年10月9日颁布的特赦令,有超过23000名逃避兵役者被免除罪责。

      关于所谓“斯克里帕尔事件”弹出的新一轮消息



      英国有关所谓“斯克里帕尔事件”的官方消息越来越少。在这一问题上,英国官方代表几乎没有任何评论。但新的消息还是出现了。
      近日,英国媒体发布报道称,2018年3月4日斯克里帕尔父女在索尔兹伯里中毒后,是16岁的麦克尔特为其提供的第一时间救助。暂时我们还没有得到英国官方的确认或者否定。如果上述信息属实的话,那么我们应向这位英国女学生表示敬意,因为她能够及时帮助那些身边需要救助的人。
      索尔兹伯里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疑云密布。问题出现了,为什么英国当局近一年来一直隐瞒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而一再强调英国警方在该事件背景下的繁芜工作,反复讲述在转移受害人时的片刻不停以及可能与斯克里帕尔父女接触人员的安危。此外,英国当局还不只一次地发表声明称,索尔兹伯里市民在面对俄罗斯“阴险攻击”时,表现出了保卫城市的英勇气慨。我们还多次看到了关于斯克里帕尔父女如何得到第一时间救助的官方报道。
      由于没有人对最新描述进行表态,可以看出,事情已经向着英国好的传统方向转变。根据最新的说法,首先对斯克里帕尔父女进行救助的阿比盖尔是麦考特上校的女儿,是英国陆军的总护士长。与此同时,这位年轻的医护人员并没有受到攻击斯克里帕尔父女化学试剂的伤害。我想提请注意的是,此前英国媒体多次报道警探贝利是如何住进军医院,之后又如何成为民族英雄,而所这一切只因为在索尔兹伯里现场接触到了斯克里帕尔父女身上有毒物质的伤害。结论是什么呢?贝利警官在施救时险些丧命,而这位年仅16岁的姑娘甚至连些微的不适都没有出现。而根据媒体的报道,这名年轻的护士是在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后第一个出现在事发现场的。我们可以使用任何方法来分析这些来自英国媒体的新证据,所有人都会明白,这个案子的真正主人坐在唐宁街。最后,世界想知道真相。针对此次事件,向我们提出过重责、想尽一切办法绕过国际法,甚至不惜改变专门研究化武问题的全球性国际组织的结构。或许,我们终于找到了是谁首先救助了斯克里帕尔父女?那么,当天在索尔兹伯里及其近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伦敦方面,我们已经听到了关于斯克里帕尔事件的许多版本的解释。我想,不仅是俄罗斯,包括广大英国公民都有权要求英国政府就此事件给出一个客观的解释。正如我们反复强调的那样,俄罗斯执法部门随时准备为英国同事提供必要的调查帮助。我希望我的发言能够出现在英国媒体的主页上,因为总有人向我提问,为什么俄罗斯方面拒绝与伦敦官方进行合作。就所谓的“斯克里帕尔事件”俄当局从没拒绝与英方合作。相反,我方不仅有许多关于外交合作的口头提议,而且还向英方正式递交了书面合作要求。
      对于此次事件的调查具有重要意义的还包括斯克里帕尔父女对当时感受的自我陈述,以及他们现在身处何方。我想再次提醒一下,俄罗斯方面仍在等待英国政府履行其国际法义务,向我方提供领事接触俄公民的权利。
      我们的问题与日俱增,但这些问题的答案以前没有过,现在还是没有。

      关于美国在挪威的反俄行动



      我想提请注意的是,最近在挪威的一家网上刊物中出现了这样一则报道:在美国俄亥俄州注册的、主要为美国军人、特工机关、美国务院以及“友好国家”政府提供各种专业性服务的“Mission Essential”公司开始在国内招募既懂俄语,又懂挪威语的特殊专家人才,以便“支持美国军队在挪威的紧急秘密行动”。值得注意的是对求职者的一系列要求:美国公民身份;准备前往“军事行动区”;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自律并且低调;通晓“驻在国的文化与习俗”。应聘者具体应该是在哪个国家来展露自己的才华?作为联系地只标注到了挪威南部城市阿伦达尔,没有更加详细的地址。
      遗憾的是,挪威国防部对此消息并没有详细说明,只是按照以往惯例将其解释为北约框架内驻挪美国武装部队的定期训练。与此同时,挪威国防部长延森根据他个人所知道的一些事实,确信美国盟友会“考虑并尊重挪威的利益,包括奥斯陆在安全和防御领域对莫斯科的政策”。
      现在我用简明的语言来解释我们在谈论什么,以及我们正在面对怎样的一件事情。美国公司用最不客气的方式招募员工,企图利用他们从挪威境内对我方实施不友好行动。与此同时,奥斯陆当局扮演着“顺从的群众演员”的角色,其任务就是无条件地服从高级盟友的所有“富有创意的思想”。挪威真的需要这些思想吗?值得怀疑。

      关于历史上首个兄弟城市成立75周年(伏尔加格勒和考文垂)



      2月2日将在伏尔加格勒市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纪念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胜利76周年。这一史上规模最大的战役同时改变了伟大卫国战争和世界历史的进程。
      俄罗斯合作署署长埃列奥诺拉•米特罗凡诺娃将参加此次庆祝活动,并对该城市进行工作访问。此间,计划签署一项包括在协调友好城市互动框架下的、有关俄罗斯合作署与伏尔加格勒州政府之间的合作协议。今年是苏联斯大林格勒和英国考文垂成立世界上第一对兄弟城市的第75周年,有关共同抗击法西斯主义的记忆直到今天仍然联系着两国民众。在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向这座城市赠送了一把荣誉之剑,其上刻有铭文:向钢铁一样的斯大林格勒市民致敬——英王乔治六世代表英国人民深表敬佩。
      伏尔加格勒与考文垂的友谊是建立在两座城市相同的军事命运基础之上的。
      1942年9月16日,当斯大林格勒的捍卫者为遏制敌人的攻击而做出不可思议的努力时,考文垂格陵兰市长向斯大林格勒发送了一封电报(原件保存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博物馆馆藏内),其文写道:“考文垂,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英国城市,对斯大林格勒的捍卫者深表钦佩,他们的榜样将激励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奋起反抗共同的敌人。
      考文垂的市民永远不会忘记斯大林格勒所做出的牺牲,并向你们——斯大林格勒人民表达一种特别的感激与钦佩之情,深深赞叹你们这种追求胜利的勇气与决心。”
      我还想引用1942年文件中另一个重要的引文,是考文垂工人向斯大林格勒发来的电报:
      “我们十分清楚,你们对法西斯野兽的抗击,付出了无以计数的牺牲……使我们终于摆脱了1940年11月袭击我们城市时不得不接受的恐怖。我们派一名代表到议会,要求英国方面履行对你们的义务。俄罗斯在战争方面的努力让我们感到惭愧,因此,我们必须要迅速而果断地采取行动。”
      读到这里,不禁潸然。一方面,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回顾这段历史;另一方面,它也督促我们为捍卫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而采取果断的行动。
      被斯大林格勒之坚强所感染的英国民众提出倡议,在考文垂和斯大林格勒间建立友好关系。 1944年两座城市正式签署了世界上首个友好城市协议,而今年我们将庆祝75周年纪念日。
      我希望英国媒体和公众也将就此写一些报道来回顾历史。
      我相信,西方当前分裂各国人民的政治时疫最终会消失,而使我们团结起来的历史遗产却无法抹去,至少我们不会允许这样做。


      问:最近越来越多的报道称以色列军队对叙利亚领土实施了打击,尤其是大马士革国际机场也在其攻击范围之内,莫斯科对此将如何评述?

      答:我们不会改变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它以国际法原则为基础,应排除一切对主权国家(在这里,指的是叙利亚)领土任意妄为实施打击的做法。我们认为,在该地区形成敌对气氛不符合任何中东国家的长远利益,当然也包括以色列在内。我们绝不允许饱受战乱之苦的叙利亚再次成为地缘政治角逐的舞台。我们敦促大家思考在中东引发新一轮混乱的可能后果。

      问:在您发表讲话前几个小时,有报道称美国想要退出“消除中短程导弹条约”。对此您有何评论?美国的这种做法对世界和平有怎样的影响?

      :今天,俄罗斯方面就您所提到问题的各个方面做了详细的通报。负责追踪这一问题的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就俄方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现状以及俄罗斯与美方就此问题所进行的各种形式的长期、长时间的磋商结果,已经做出了详细、全面和专业的阐述。在通报会上,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对于“消除中短程导弹条约”相关的问题做了全方位的解答。也许你所谈论的是美国对在库宾卡举行的这次通报会的反应。
      已经是所有人、而不仅仅是专家都知道俄罗斯对该条约的立场。我们启动了所有平台:从联合国大会到俄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及我方专家的所有谈判形式。俄方还专门与驻莫斯科的美国外交使团进行了交流,与处于中间立场的美国同事进行了会面。总之,俄方利用一切可能来维护这一国际稳定与安全的重要因素。
      今天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请关注俄罗斯外交部网站,那里有关于这一话题的详细资料。我想再次强调,今天谢尔盖•里亚布科夫的通报会是非常全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