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外交部

1674-27-08-2021

2021年08月27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路易吉·迪马约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致辞,罗马,2021年8月27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路易吉·迪马约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致辞,罗马,2021年8月27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结束了在罗马的会谈。上午,我与部长会议主席马里奥·德拉吉举行了会晤。就在刚才,我又与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路易吉·迪马约进行了详细的磋商。

      意大利是我们与之保持着密切的经贸和投资合作的主要国家之一。受疫情影响,相关项目有所放缓。

      去年两国的贸易额有所下降。但今年上半年以来,双边贸易额又恢复了增长,增长幅度达到30%

      在这些努力中,“俄罗斯-意大利经济、工业和货币金融合作理事会”发挥了重要作用,路易吉·迪马约代表意方领导该理事会的工作,我方领导是工业与贸易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

      我们讨论了双方即将在各个层面进行的接触。我们对今年7月在叶卡捷琳堡举行的“INNOPROM”国际展会上,意大利成为第一个作为伙伴国参加该展会的欧洲国家,以及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长吉安卡洛·焦尔杰蒂率领相应代表团出席展会表示满意。

      我们还对“意俄商会”和“俄意企业家委员会”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我们注意到意大利商务代表团出席今年6月初举行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所取得的积极成果,期间他们签署了多项重要的商业协议。

      我们重视并努力发展人文和文化联系以及教育交流。我们希望促进年轻人之间的接触,相互学习我们两国的语言。我们审议了今年正在进行的互办“博物馆年”的活动。我们拥有许多联合项目,包括为纪念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200周年即将在意大利举行的活动。我们重申支持“民间团体对话论坛”的活动。

      我的同行提到了两国联手抗击疫情大流行的重要性。413日,“加马列亚国家流行病学与微生物学研究中心”、“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和“拉扎罗·斯帕兰扎尼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签署了《科学合作与材料和知识交流谅解备忘录》。该协议为双方长期的系统性合作奠定了基础。我相信,这将是互惠互利的合作。

      我们希望逐步取消隔离限制,并恢复为两国公民提供最简化的出行制度。俄罗斯政府决定从今年628日起恢复与意大利的定期航班。这为意大利公民提供了像之前一样前往我国的可能性。

      在国际议程方面,我们审议了两国在反恐和打击犯罪领域开展合作的前景。我们以双边机制的形式建立了良好的基础。我们在联合国框架内也在这些议题上开辟了互动渠道。

      鉴于意大利正担任“二十国集团”的轮值主席国,我们详细讨论了该联盟的运作情况,其比那些“小圈子”更能充分反映当今的多极现实。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阿富汗在我们的讨论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我们谴责恐怖主义行为,并向受害者家属表示哀悼。我们认为,此时更加需要加速协助阿富汗人,以使他们不再继续拖延组建一个有该国所有主要政治力量参与的包容性的过渡政府。

      当我们从更广泛的意义上(关于移民潮和难民潮)谈论当前局势的后果时,我们的西方同行总是希望联合起来寻找共同的应对之策。但我们仍然应当吸取之前的伊拉克和利比亚,以及现在的阿富汗所带来的教训。企图强加他人的价值体系是非常危险的。我希望,这第三次的教训能够让那些考虑在其他人的空间中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政客们可以充分意识到这个结论。

      对我们而言,保护我国南部边境和我们中亚盟友的安全至关重要。这个问题已经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线上峰会上进行了讨论。集安组织的面对面峰会将于九月中旬举行,而在此一天后又将举行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毫无疑问,由阿富汗投射出的风险,包括非法移民潮,都将成为我们领导人讨论的焦点,同样受到重视的还有为阿富汗人提供协助以确保该国稳定和民间机构正常运作的问题。

      我们谈论了欧洲的局势,分享了对欧盟领导人所采取行动的评价,这些领导人在某些欧盟成员国的俄罗斯恐惧症的影响下保持着破坏性的反俄态度。

      我们还讨论了乌克兰局势。我们对必须全面执行明斯克的《综合措施》持相同立场。我们通过列举具体事实说明,乌克兰法律的最新修订是如何从根本上禁止基辅领导人和其他谈判参与者执行《明斯克协议》的要求的。局势很严峻。我希望,所有真正对乌克兰局势正常化感兴趣的我们的欧洲同行,都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对基辅领导层施加影响。

      我们还就利比亚和整个地中海,以及北非局势交换了意见。这些地方有许多很难称为积极的进程。我们在利比亚调解问题上拥有共同的立场。我们主张循序渐进地从该国同步撤出所有外国军队。

      我们支持将协助举行大选的任务作为优先任务。

      我的同行提到了有关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问题。我们再次建议他和所有真正有兴趣了解这个问题的人,去看一下联邦议院的会议记录,当时德国政府就此人的“中毒”情况回答了议员们提出的极其具体的问题。我丝毫不会怀疑,一个客观的人,在了解了这些内容之后,一定会得出重要结论,即: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个问题的绝大部分被加密了。我们也很想弄清楚这件事。

      近日,基辅举办了一个名为“克里米亚平台”的活动。我们就此事——意大利同行参加了这一活动——阐述了我们对这一毫无意义的企图的看法,这只会在必须承认现有现实的情况下加剧不必要的紧张局势。而现实情况是:根据居住在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的公民自由表达的意愿,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是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

      我们进行了详细、具体和富有成效的交谈。我邀请路易吉·迪马约再次访问俄罗斯联邦。我希望,我们将继续对话,包括讨论不久前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意大利共和国总理马里奥·德拉吉提到过的那些问题。